大法改變了我們四口之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一、悲觀的未來

在我出生六個月的時候,父親被檢查出肝炎,為了治病,四處求醫問藥,中藥、西藥基本沒有斷過,可是都沒見效果,於是父親又開始習練各種氣功,寄希望能治好病,但是這些都沒有用,不但不見好轉,病情反而日益加重。

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也就是一九九六年,父親的肝炎已經惡化成了肝硬化,臉色發黑,肚子開始腫大,我家在五樓,但就這麼幾層樓他都爬的很吃力,也吃不下飯,勉強吃下一小碗飯,都要跑好幾次衛生間,晚上疼的睡不著覺。鄰居阿姨來家裏串門,母親跟她聊著聊著就哭了起來,說我父親晚上疼的厲害,擔心自己的病好不了,要是死了,我們娘三個以後的日子不知道怎麼過,想著想著就默默的流著眼淚,怕孩子聽到,都不敢哭出聲。我在自己的屋裏聽到媽媽的話後,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父親身體越來越不好,我是知道的,心裏也非常害怕,我不知道我們這個家以後會怎麼樣,我很害怕父親會死去,我也非常恐懼如果父親一旦沒了,我和媽媽、弟弟以後的路該怎麼走?那個時候我上才初中,弟弟上小學,母親才去過幾天學校,真的就是幾天,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沒有文化、就是個家庭婦女,從沒有過工作經驗,而且她自己的身體也不好,三天兩頭的犯頭疼病。

父親得病十幾年了,去醫院看病,吃藥,我和弟弟的學費,家裏的生活費,全靠父親撐著病體去掙,家裏基本沒有存下錢來,一旦父親真的沒了,我們娘三個要靠甚麼生活?沒有文化的母親找得到工作嗎?沒有錢我和弟弟怎麼繼續上學?我才十四歲,找工作都沒有人要,弟弟更小,我們會成為失學兒童嗎?指望老家親戚嗎?可是他們自己的日子就很難了,他們也都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老人要養,有心也無力啊!對於未來的生活,幼小的弟弟可能沒有甚麼太深的感觸,但我和父親、母親真的非常絕望。

二、喜得大法 家庭命運迎來轉變

一九九七年過大年的那天,是我們一家命運轉折的一天。那天父親同事給了他一本法輪功的書。父親一見如獲至寶,每天手捧著那本書看,看書當天,父親的身體就發生了奇蹟,原來見飯就愁,吃點東西,肚子都脹疼的厲害,還要跑好幾趟衛生間。但那一天他見飯就吃,好像多少年沒吃過飯一樣,吃完了也沒像以前那樣跑廁所。父親就這樣走入了大法修煉之路。修煉一段時間,他的脾氣也變好了,以前因為病痛,他經常無故發火,學了大法後,他變的和氣了,我在他面前沒大沒小,他也是樂呵呵的。大概兩三個月後,父親將家裏的藥全部扔掉了,當時我還有點擔心,怕有個萬一.但是自那以後,父親去醫院檢查,甚麼病都沒有了,父親真的好了!

父親的變化對我母親觸動很大,她也想跟著父親一起煉功。母親不識字,於是父親讀書的時候她就在旁邊聽。父親煉功她就跟著比劃。不知不覺的,她原來患有的頭痛病、眉毛的骨頭痛等所有小毛病全都好了。要知道在沒學法輪功之前,母親常常因頭痛起來吃不下飯,身體已經瘦到不到八十斤了。修煉後,母親不但身體的病全好了,身體也強壯了起來,現在都有一百一十多斤了。以前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現在大法書籍她全都能讀下來。

大法救了我父親,救了我母親,也救了我們一家。從我父母修煉法輪功至今,他們身體都非常棒,我從沒有為他們花過一分醫藥費。現在我和弟弟已經大學本科畢業好些年了,工作都很順利,家裏也給弟弟買了婚房,生活無憂。

有時候我都在想,如果我們一家沒能有幸走進法輪大法,也許父親早就沒了,母親拖著瘦弱的身體不知道能熬幾年,我和弟弟也可能因為沒錢上學早早進入社會,也許我們會隨著社會諸多亂象走了邪路,也許我們只能留在農村做個沒文化的農民,也許……也許……

但好在沒有也許,我們一家幸運的走進了大法,我們因此擁有了嶄新的未來。我們是學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們是被大法改變命運的眾多家庭中的一個。在江澤民挑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母親幾次被非法關押,拘留,毒打,都沒有使她放棄修煉,因為母親說大法救了我們一家,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們一家的現在。這是母親的心聲,也是我們一家的心聲。

朋友們,大法修煉者為甚麼能頂著壓力堅持自己的信仰,因為我們是親身受益者。有病的人通過學煉大法,醫院沒能治好的病,其它氣功不能練好的病,都得到好轉甚至完全康復;沒病的人,通過學煉大法,提高了自己的道德水平,提升了自己的精神境界,面對利益不去爭搶,面對爭執知道忍讓,心胸開闊,我們按照李洪志師父教導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願朋友你打開心扉,放下偏見,了解法輪功真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