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深處的呼喊: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下半年,丈夫經常說胃脹的睡不著覺,隔夜食氣味嚴重,消化不良。十月份到市中心醫院檢查,病理確診為:三度淺表性萎縮性胃炎和多發性胃息肉。這兩種病都是癌前病變,我們嚇壞了。後來又到省級醫院檢查,診斷同前。打針、吃藥、看中醫都沒有明顯效果。

正在我們心力交瘁,愁眉不展的時候。老鄉給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當我聽到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時,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樣,回家跟丈夫說:「你煉法輪功吧,你的胃病會好,你看誰誰煉法輪功病全都好了,我陪你一起煉。」他同意了。

我們開始聽師父講法錄音、看《轉法輪》和師父各地講法,到二零零六年初,開始煉功。丈夫一直喝中藥,一天我看他喝藥就說:「你還喝藥嗎?」他猶豫了一會說:「不喝了。」從此,丈夫再也沒吃過一片藥,胃脹、隔夜食氣味很快消失了。以前不能吃的蘋果、高纖維的蔬菜都能吃了。以前經常犯的腰椎間盤突出症也好了。十多年來,丈夫一直幹著重體力活。晚上學法煉功,心性不斷提高,處處為別人考慮。

我以前有神經衰弱、頸椎病、關節炎、肩周炎。隨著學法煉功,不知不覺也都好了。以前我很自私,甚麼事都是以我為大,我說了算,脾氣暴躁。學法輪大法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很大變化,慢慢的我知道忍讓了,做事知道為別人考慮了。

孩子以非常優異的成績考入市重點中學,這也得益於法輪大法的恩澤,按著孩子平時的成績根本不可能。我們對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感恩之情,用盡人類的語言也難以表達。「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是我們全家人發自心靈深處的呼喊。

二零一四年元旦期間,得知老家八十多歲的老父親住院,說貧血,住院輸血。元月六日,當醫生的幹姐姐來電話說:「爸的血小板急劇下降,已經到了一萬八(正常值是十萬到三十萬),懷疑得了血液系統惡性疾病,已經轉到市中心醫院等待確診,你趕快回來吧。」

我立即動身,第二天趕到醫院,當見到父親時,我嚇了一跳,父親目光呆滯,說話聲音微弱,吃不下飯,一點勁沒有,胳膊、腿大片大片的青紫。說也奇怪,弟弟們護理,爸就發燒,我護理爸就不發燒,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是我護理,第三天後就再也沒發燒。

以前我給爸講過大法真相,有時他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他幾十年的慢性支氣管炎幾乎都好了。當爸有點精神時,我就問他:「你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嗎?」他說:「沒念,好忘。」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無邊,只要你心誠,神佛就會保祐你,就會有奇蹟。」他答應了。

奇蹟出現了,市裏、省裏的化驗結果都診斷為:營養不良性貧血。元月十三日,爸出院回家治療。但是他仍吃不下飯,沒有體力,回家一忙活起來,我也沒有提醒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臘月二十八,爸吃飯順嘴角往下淌,言語不清,一點力氣沒有,家裏準備了後事。我到藥店買了營養藥給他輸液。我扳著他的手指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的念,雖然他吐字不清,但看的出他在用心念。奇蹟又出現了,年三十吃年夜飯時,爸要吃羊肉、吃豬蹄,一家人面面相覷,只好由著他。從此爸能吃飯了,有勁了,能下地慢慢走動了。正月初八複查,爸的血小板為八萬,基本接近正常。我臨走時囑咐他一定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父親一天比一天健康。二零一五年十月,八十三歲的老父親,自己坐火車從三千里外的老家來串門。父親每天早晨起床坐在床邊,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下床。他住了四個半月,自己又坐火車回老家了。

非常感謝師父和法輪大法給了我父親這麼健康的身體!「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是我們心靈深處的呼喊。

這件事,讓家人和親戚朋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盼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明辨是非,不被中共謊言欺騙,不被中共謊言所害,不與中共同流合污,不做中共的替罪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