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後面癱好了、心態祥和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我突然右側面部癱瘓,口歪眼斜。雖然知道這是小病,但剛剛四十出頭的我得這毛病有些意外。那一刻深深的感到:如果沒有一個好身體,即使擁有再多的錢也是不幸福的。這個道理很早就知道,發生在別人身上只會說說而已,沒有那麼大的觸動。事情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會使人警醒。

十二月中旬寒風刺骨,為了儘快病好也不得不去醫院。那十幾天每天坐車去北京治病,不能開車,開自己的車去北京頭暈開不了,媳婦又不能總是請假陪我,只得自己來回跑。到醫院後,醫生先用手術刀在自己的口腔內左右兩側各割上十幾刀,割出血後再在面癱的部位用針頭扎上十幾針藥水完事,也不打麻藥,很是痛苦,自己還有些暈針,難受程度可想而知。

第一個療程結束後效果甚微,過兩天要進行第二個療程。我真不願意再這樣治療下去了,很痛苦。怎麼辦呢?那時突然想到了法輪功,姐姐一家人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沒聽說他們得病進過醫院,不如試試這法輪功吧。自姐姐煉法輪功後不久,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了,脾氣比以前也有改變。後來姐夫也在她的帶動下學煉起來,她的公公、婆婆也相繼學了起來。在這十七八年中,姐夫沒少跟我提過法輪功的事。

從二零一五年元旦後,我斷斷續續的學法煉功,才一年多,面癱的病已經沒有了。通過學法煉功,知道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修煉原則是「真、善、忍」,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開始,逐漸看淡名利和各種慾望,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能使修煉者道德昇華,各種疾病得以康復,現在已經弘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我是一位體育教師,利用業餘時間又開了一家培訓機構,算是所謂的白領了。開始只是抱著治病的目地來學法輪功的,認為法輪功就是氣功,現在知道了是佛家修煉大法,但在自己思想中還是很難接受的,畢竟無神論的思想在大腦中根深蒂固了。有時常問:真的有神佛存在嗎?我沒有看到呀。但我看到了姐姐全家及接觸的同修都是如此相信,如此堅定,我相信她們不會騙我,所以一路走來堅持到現在,但我現在知道這也是執著,也是該修去的。我有時總是把自己當作常人,沒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好多事情心存疑慮。這是我要去的最大的執著心。

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本著這一法理,我在工作中努力踐行。有一次學生家長來我校區退費,與會計發生了衝突,會計為校區利益考慮不願意退費,對家長的態度還非常不好。家長告到了我這裏。因為我是校區的總負責人,只有我能最後解決這件事了。我調查後知道,是因為學生在我們這裏補課沒提升成績,家長不滿意才提出退費的。因為會計對家長出言不遜,使家長很生氣。那麼換位思考,如果是我的孩子交了上萬元的錢補課沒有提升成績,當時也會有想法的。我叫來會計讓她給家長道歉,她當著我的面不但不道歉反而再次與家長爭執起來,我訓斥了她一句,沒想到她居然摔了我的門怒沖沖的離去了。我當時想自己是修煉人,沒有動心,非常真誠的向家長道了歉,並且替會計向她道了歉,真誠的說都是我們的錯,請家長原諒。按家長的要求退了費,最後令家長非常滿意的走了。事後我又找到了會計,如果在修煉前我會嚴厲批評她,但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時時要體現善的一面,只是語重心長的指出了她的錯誤,耐心的教給她待人處事的方法,讓她從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訓,學會妥善處理矛盾,學會換位思考問題。

從這件事中,我初步感受到修煉大法的美好,遇到矛盾找自己,越找事情越小,越找越感覺自己越高大,越找越幸福。如果在社會上人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如果人人遇到矛盾都找自己的缺點和錯誤,那這個國家,這個社會將會是一片非常祥和的氣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