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法後 七旬老母傷殘手臂復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五年九月家住農村的七十歲的老母親走路不慎被絆倒,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臂膀疼痛難忍,趕緊送當地鎮醫院,拍X光片,確診為脫臼,所幸骨頭沒有斷裂,醫生給進行了復位治療,開了些藥回家休養。過了一個星期仍然疼痛,以為是時間短有炎症,想必是歲數大了恢復的慢,誰都沒有多想,又到大點的醫院開了些消炎止血的藥。

一個多月過去了,胳膊不疼了可就是抬不起來,就那麼耷拉著,跟殘廢了一樣,吃飯夾菜都搆不著,提褲子右手都用不上勁兒,右手甚麼活都幹不了。我趕緊帶母親到市裏最好的骨科醫院進行檢查,問診後醫生懷疑筋有問題,要做核磁共振才能確診。做完核磁一週後結果出來了,確診為右肩袖嚴重損傷,得找這個醫院的專家治療,在醫生的推薦下我們找到了這個專家,他看完核磁診斷書說,人家六項中有一、兩項嚴重,您這六項都這麼嚴重,三根筋都摔斷了。現在可以通過微創手術把筋接上,通俗的講就是用進口的特製釘子把筋釘到骨頭上,費用大約要五、六萬,而且超過三個月就別再找他,做不了了。胳膊能不能恢復正常還得看神經受損情況。

我又帶母親做了肌電圖,結果是神經受損也比較嚴重,但還有恢復的希望,可至少得半年。

醫生說要不要治療你們自己做決定,跟家人商量後,我帶母親住上了醫院,等待手術。旁邊的病房有個胳膊摔傷的阿姨,六十多歲,剛做完手術,說很疼,以後還得每天鍛練把筋抻開,更疼,她就一根筋還沒完全斷裂就這樣了,真為老母親擔心。一週後輪到母親了,上午第一台手術,術前檢查血壓偏高,氧飽和度低,手術有危險,只好下了手術台。

弟弟說甚麼也不同意再做手術了。可是不治療,母親的手臂就殘廢了,從此後吃喝拉撒睡都有很大的障礙,看著活兒乾著急幹不了,別人照顧的再好,也代替不了胳膊呀,又是這把年紀,以後可有的罪受了。

我跟母親說目前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跟我學法煉功吧。我剛得法時看師父講法錄像,她來我家時也在旁邊看過,雖說聽不懂吧,但她知道說的都是好話,都是讓人學好的。母親不識字,我就讓她聽講法錄音,她開始聽不進去,也聽不懂,我鼓勵她要堅持,我有時間就給她念,慢慢的她就能聽懂一點了。煉功動作能做到甚麼程度就到甚麼程度,她覺的有希望了也很努力,每天都跟我一起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五套功法要領基本掌握了,能跟著音樂做了,胳膊能抬到哪兒就到哪兒。這樣回到老家自己也能聽法煉功了。

隨著不斷聽法煉功,她感覺越來越有勁,胳膊越抬越高,大概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右臂能舉過頭頂了,記的那時正是皇曆新年,我回老家讓她抬胳膊給我看,家裏人看到都驚呆了,對大法有偏見的父親也承認母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母親胳膊恢復正常她很高興,別人問起,她說是煉功好的,我們全家都很感謝師父,在此弟子代表全家叩拜師恩!一些知情的親朋好友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摔殘的胳膊不治自癒,事實面前,邪惡污衊大法的謊言不攻自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