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了一雙能見人的手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七六年開始,我的手得了一種裂口子的皮膚病,讓人看了很恐怖,中西醫、偏方都用過了,可就是不見好轉。那時年輕好美,看到別人的手都細皮嫩肉的,而自己從不敢跟別人握手,怕別人笑話、嫌棄。心裏那種無形的壓力,造成了脾氣怪異,喜怒無常,總是怨天尤人,抱怨命運對自己不公,哪怕得點表面看不見的病也比人前丟面子強。

結婚前,因為這個病,父母竟提出結婚後,我丈夫不許讓我幹家務活兒,如果做不到,就不能嫁。沒想到他都答應了,也許這就叫緣份。婚後,丈夫確實兌現了承諾,他總是遷就、包容我,而我卻變本加厲的沒事兒找事兒,還「理直氣壯」,認為自己是應該的,誰讓他欠我呢。

等到有了孩子,更不見長進,對孩子也提無理要求,例如:不許上外面玩兒土,不許把家裏衛生搞亂,每天就沙發的一角可以坐等等,以至於兒子非常怕我,從沒想過這會給兒子身心造成甚麼陰影,兒子急了,就說沒見過像你這樣的媽!我還是從不反省,還憤憤不平。就這樣,在我的陰雲籠罩下,熬到了一九九七年。

一九九七年過年,我來父母這兒探親,大家都在談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好處。我也沒往心裏去,說實話,我不相信氣功能治好我的病。但我聽說母親不抽煙了,妹妹、妹夫夫妻感情和睦了,並且妹夫也戒了煙酒。

呆到三月底,妹妹說,今天又開始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了,大家都去看看吧。我問,我能去嗎?她說,能啊,誰都可以去。我又問,要錢嗎?她說不要,並且還有人義務教功。我抱著試試看的心來到了煉功點。我看到那麼多人,但是都自覺遵守秩序,安安靜靜的聽老師講法。我聽著聽著入迷了,天啊,這才是真理啊!如果我早知道這些做好人的道理,說甚麼我也不會幹這麼多年的壞事都不改呀!因為師父講出了人得病的深層原因。

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聽明白之後,我決定修煉大法,聽師父的話。我再不能壞下去了,我一定努力改變自己。說來也怪,從那天起,就生不起氣了。幹家務活,手雖然鑽心的疼,但不覺的委屈了。煉功,手無法合十,那我還是咬牙堅持。該幹啥就幹啥,不再抱怨了,遇到矛盾也知道反省自己了。就這樣,抱著一顆感恩的心,堅持每天煉功。兩個月後,奇蹟出現了,二十一年的頑疾竟然痊癒了。我欣喜若狂,逢人就講是師父的法輪大法給了我一雙能見人的手啊。從那一刻,更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信念。

五月份,我回到自己家,丈夫看到我的手真的好了,他比我都高興:「謝天謝地,總算有出頭之日了。」為了這雙手,他忍受了多少委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說:「我可解脫了!」我說:「如果沒有法輪功,別說我的病好不了,就是這個人也活不長啊!我真誠的向你道歉:對不起。這些年我欺負你,給你造成了傷害,以後我決不會那樣了,希望你原諒我,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

丈夫用懷疑的眼光望著我說:「我沒聽錯吧?你真能改?」我說:「只有師父的法輪大法能使人真心向善,道德回升,從根本上改變人。因為這是宇宙大法,是天法。除此之外,人世間的任何說教都無能為力了。」

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這個活生生的人的變化,就擺在面前,還怎麼否認呢?是法輪大法讓他看到並且擁有了一個真實全新的妻子,兒子得到了一個有愛心的母親。全家人感激師尊的救度之恩與大法的神奇功效。不久,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