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父親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我的父親今年八十一歲了,是山東諸城的一個地道的老農民,身體健康,紅光滿面。吃飯幹活一點也不遜於年輕人。

前幾天我回家,沒看見父親在家,母親說他去菜園了。快吃中午飯的時候回來了,父親騎著電動三輪車,車上有鎬頭和鐵鍬,車騎到院子裏才停下,速度還挺快的。父親臉上都是汗,帽子也溻濕了,我問他幹甚麼了,出這麼多的汗?他說:我去菜園邊半坡上刨了一塊草地,並挖了樹坑,下午去栽樹。

作為兒女,我們看到健康的老父親,真高興!心裏無比感謝法輪大法

十二年前,我的父親是個拄著棍的老頭,腰椎盤突出折磨的他都不想活了,因為吃藥就過敏,頭上身上都是大疙瘩、奇癢無比,不吃藥也不行,腰疼的蜷縮在炕上,難過的說:不行了,老天爺在叫我了,躺著也疼坐著也疼,就是個活受罪。就這樣病情一天比一天厲害,後來小腿和腳都腫了。老人們都說:男人腫腳,就看坡。意思是男人腫腳不好,我們只好給他準備了送老的衣服。

我和母親都修煉法輪大法,就對父親說只有師父才能救你了。父親開始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一天比一天好,後來就能坐起來和我母親一起讀《轉法輪》(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了。

父親只上了十八天的「夜校」,斗大的字認識不了幾個,但是他學《轉法輪》很認真,母親讀他就用手指著,既認字又學法。有一次我問他看書走不走神,他說不走神,走神字就不認識了。就這樣每天學法(沒煉功),父親身體慢慢好起來了。

四十天後我回家看望父親,他坐在炕上雙手捧著書,嘴不住嘟囔著,我瞪著眼睛看著他,開玩笑的說:還真象會念似的,你念出聲來我聽聽。結果第一頁,他就能認識百分之七十了(換了別的地方又不認識了),我是又激動又羞愧,為自己學法時走神和剛才的玩笑而羞愧。

半年過去了,父親扔掉了拄棍,走進了菜園,腰好了,臉上露出了笑容。見了我就說自己好了,腰一點也不疼了,包括關節炎的老寒腿都好了(五十多歲的時候開始,睡覺都疼起來)。老人家高興的像個孩子,吃的香、睡的著,好久沒種地的他又種了四畝半地,在兒孫們的勸說下今年才不種了。

零五年春天種了一些菜苗牙到集市上去賣,有個人買了四塊錢的菜苗子給了他五十元的假票,他找人家四十六元錢,一早上共賣了六元錢,老人家也很高興,因為這是他自己的創收,好吃早飯了,就在旁邊的爐飽攤上買了十個爐飽,拿著這五十的錢準備找開,好繼續賣菜苗找零給人家。結果賣爐飽的說:「大爺這錢俺不要,是假的。」

父親當時心裏真不是滋味,你看看我辛辛苦苦的不但沒賺到錢,還賠了這麼多錢,心想不是滋味,就是利益之心,先吃飯。正吃著,賣爐飽的老闆說:「大爺你把那五十塊假錢給我,我給你二十五怎麼樣?」父親說也行這樣就能少賒點,於是他們就交換了錢,可是怎麼心裏覺得不對,父親就把假錢換了回來撕碎了。

周圍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說甚麼的都有:這個老漢撕了,連二十五也沒有了。父親說:我看大法的書,就得按著師父說的做,別人騙了我是他不對,我不能再去騙別人,這不符合真善忍,我得聽師父的話。我不懂大道理,就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您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好,他能騎著腳蹬三輪一手扶車把,一手扶著扁擔挑著兩桶糞上菜園。鄰居們都開玩笑的說他「耍雜技」,因為家離菜園比較遠,隔三差五就「耍雜技」,人們見著我就笑著說你家老爺子真厲害!八十多了還會這一手。

我們全家都謝謝恩師的慈悲救度!在此真心希望所有的人們都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