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我是一個六十歲的婦女,七年前的一天,家人發現我的臉發黃,眼睛發黃,很難看,於是丈夫和我去縣醫院做檢查。

醫生檢查後,說:「膽裏也滿了,哪裏也不好,去大醫院檢查去吧。」過了幾天兒子和女兒帶我乘車去市裏做檢查,檢查完取結果時,讓女兒把我領走,沒讓我看診斷結果,兒子和醫生商量好後,才把我領到醫生那兒,醫生騙我說:「得的是胰腺炎(後來知道是胰腺癌),希望你住院治療,回家商量商量,又說大便還要變白,渾身還要發癢。」

後來我們回家了,回家後我見丈夫不聞不問,我心裏就懷疑,接下來每天有人來家中看我,我心想我的病情肯定嚴重,心裏非常難過,那兩天老想哭,肚子也疼。

過了兩天,一個法輪功學員知道我的情況後,到家中來看我,丈夫對她說:「她就靠你們法輪功救她了。」學員反問:「看來你也挺相信法輪功,你怎麼不煉?」丈夫說:「她病好了我就煉。」

其實我在一九九八年大法洪傳時已經煉過功。此前,我全身是病,常年感冒,流鼻涕,眼睛看不清楚人,心臟不好,小腿子僵硬,走路艱難。那時我村有法輪功煉功點,一個朋友知道我有病,來我家叫我煉法輪功,說祛病神奇。第一次去,走不動路,很費力才走到,可我煉完功後,回家時走路輕鬆,身上的病都沒了。煉了四、五天後,我的雙眼開始流淚,不停的流,流了三天淚,眼睛亮了,看人清楚了,後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當時我的感覺是法輪功太神奇了。

可是修煉不到一年時間,江澤民開始迫害,丈夫非常害怕,不讓我煉功,把煉功磁帶也踩壞了,大法書也藏起來,有時還打罵我。我沒有一個修煉環境,修煉越來越放鬆,沒按師父法中要求做,不是一個修煉人了,常人當然要得病了,所以得了那絕症,這都是江澤民不讓煉害的。

我知道我的病無藥可治,從那以後,我加緊學法煉功修心性,就這樣修煉了不到一星期,全身及眼睛的黃色褪去,身體都正常了。這時的丈夫說:「你以後甚麼也別幹了,就煉你的功吧,做大法的事吧!」我在家呆了一個月,一個月後完全是一個正常人了,家務活,甚麼都幹。

後來,我去鄰居家串門,鄰居說你現在好了,那時我不敢和你說,當時你丈夫不聞不問,其實體檢完,你兒子已經通電話告訴你丈夫,他們已經商量好了,不讓你知道,其實是胰腺癌,醫生說做手術得六、七萬,最多才能活四個月,家人決定不做。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告訴世人,於是我也投入到救人之中,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逢人就講大法的美好。幾年來,我一直堅持修煉,我的身體一直很好。

當年我的鄰居見我修大法康復了,也走入大法修煉。我丈夫被大法的神奇感動了,由原來的反對轉變到現在完全支持,也走入大法修煉。現在如果我去遠的地方講真相,丈夫會騎車子將我送去,講完後再將我接回。

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朋友想想,如果法輪功是江澤民說的那樣,我看現在一個煉的也沒了,哪能像現在這樣大法洪傳世界。我全家人都認同大法,也都支持我做大法的事。

在此我也說一句,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人得按師父的法要求自己,不能我行我素,似修非修,不真修也會出問題;不修煉的人知道大法好也會受益的。

我把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的事寫出來,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想讓更多的人受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