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側股骨頭壞死 修法輪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六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二十多年了。是師父和大法,把我這樣一個活不了的病秧子變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健康人。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感恩。在此叩拜師父,向師父彙報一下修煉中的體會。

我從四十歲左右就心臟不好,醫生診斷為冠心病、心絞痛,還有慢性胃炎、十二指腸息室(睡覺不能躺著,只能趴著)、膽囊炎,韭菜、菠菜都不敢吃,吃了就瀉,子宮肌瘤(說是良性的)長得像雞蛋大。人瘦的只有九十多斤,路都走不動。四十八歲以後,感覺全身痛,神經官能症,整晚睡不著覺。後來腰、腿疼的很厲害,老去醫院看,說是骨質增生,可是老治也治不好。有幾次從自行車上痛的一下子就摔到了地上,以後就不敢騎車上街了。在家裏熱水瓶都不敢提,手正拿著炒菜鍋,「砰」一下就摔到地上。站都站不住,成天看病。後來去省立醫院、省中醫院看,被確診為雙側股骨頭壞死,都叫我住院做手術,換鐵的股骨頭。因家裏沒錢,就沒做,醫生叫我拄雙拐,說在屋裏也不能走,要再摔著手術也不好做了(鐵股骨頭有尺寸)。拄了一年多雙拐。

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在心裏的無助中承受,覺的快到極限了,心裏想著自己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有時想到了去死,可又想到孩子還沒成人,只能是能活幾天就活幾天吧。

一九九六年到處是氣功熱,一個親戚告訴我,法輪功很好,去煉煉吧。我到百花公園裏去,看到很多人都在煉,我就上前去打聽,人家給了我一個小白皮本子,我拿回家仔細看了一遍,裏邊介紹了功法特點等。晚上睡覺就在似睡非睡時,眼前看到了一個大紅球,還看到了兩個人踩著雲彩在天上飛。

第二天早上一醒來,我穿上鞋一抬腿,一下子覺的像飄起來了一樣,兩腿走路飄飄的,那麼輕鬆舒服。(當時我膝蓋骨半月球壞了,做了手術,腿又紅又腫。我想法輪功這麼好啊,我還沒開始煉,只是看了簡介就感受到了他的神奇超常了。第二天我就去百花公園煉了。從一九九六年一月開始,煉了一個月,越煉越覺的好,就直接把介紹法輪功的大橫幅拿回來,掛到我們小區小廣場上煉起來了。

一次,我去十幾里路遠的另一地方看師父講法錄像、並與同修交流,騎車子一路上坡我都沒有感覺到累,像飛一樣。我心裏高興的說,沒想到十一年不能騎車的我,三個月不到,現在又能騎自行車了!也不給同修添麻煩了(開始去煉功時同修幫忙帶著我)。煉了不到半年,我身上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身體舒服的、心情好的真是沒法說了。每天勁頭十足,家裏外頭的忙活,幸福的不得了。

老伴信大法得福報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我多次遭迫害,老伴也跟著受到了很大精神壓力與傷害,他對我常有怨言、惡言,有時不答理我。

二零一零年新年間,老伴突然腰痛的厲害,躺在床上不能翻身。醫生檢查確診為腰椎間盤變形壓迫神經。只能是拔火罐子、針灸、推拿。人又動不了怎麼辦?聯繫醫生出診到家裏來,可是因為出診費,孩子們有矛盾,最後誰也不管了,老伴十分生氣。我告訴他,不要緊,我管你。我心裏想,這是師父讓我過關呢,我要好好的按師父的要求去做。老伴仰面躺在床上,我每天買菜、做飯,然後餵他吃、喝,再收拾、洗衣、背他上衛生間;還得給大夫準備水果和一頓飯。老伴對來看他的朋友淚流滿面的說感激我的話。

在這期間,我經常給他講大法的美好,神奇功效。老伴從我身心的變化中看到了修大法的美好。用真名退出了邪黨,從此不交邪黨費、不再參加它的任何活動。他和我一起讀大法書,我給他在日曆上做記號一共讀了四十五遍《轉法輪》

師父給他調整身體,他不理解,心臟悶氣、發燒,孩子把他送到醫院,花了六萬多塊錢心臟做了三個支架,開了大量的藥。血壓高天天吃大量藥也不管用。我說吃也不管用你還吃嗎,停一個星期看看怎麼樣?停了後也沒怎麼著,這回他相信了,自己不聲不響的開始煉功了,後來就把所有的藥都扔了,全心的看大法書、認真煉功。一直到現在身體狀況都很好,不胖不瘦,面色白裏透紅。

回顧修煉的歷程,在師父的呵護下一路走過來,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些事,但是還有好多方面離大法的要求很遠,有時家人孩子的親情關沒過好,沒能及時從法上提高,精進的意志有所放鬆,靜心學法、多學法、向內找實修自己也有差距。在今後不多的有限修煉時間裏,我要抓緊彌補這些不足,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辜負師父慈悲救度。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