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除了劉家兒媳早逝的命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我老伴他們哥兒仨,每個人都間隔十一歲。我老伴排行老二,下一輩的孩子都叫我二娘或二嬸。說也奇怪,從我這往上數,我的長輩劉家兒媳從來沒有活過六十歲的,都是六十歲以前就去世了。據老人講,從很久以前,祖祖輩輩劉家兒媳的命運都是這樣的。我親眼看到的就有三個人:老婆婆活到五十九歲,大伯哥娶了兩個媳婦,第一個二十多歲去世,第二個活到五十六歲。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我七十九歲了。是大法為我這個劉家兒媳解除了早逝的命運。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我騎著三輪車和老伴到郊外發大法資料,回家的路上出了一次車禍。上了立交橋時,騎的車子失控了,像飛了似的往下衝,我心裏特別緊張,因我學騎車時間短,也不知道剎車了,就這樣連車帶人一起摔到橋下。身體多處受傷(但都是皮外傷)。最嚴重的是鼻子出血,出的很多。用手把鼻子捏住,一鬆手就像水壺倒水一樣,洒在地上有兩碗口那麼大一灘血,共出了六灘血,直到我用衛生紙把鼻子塞住為止。當時我也沒有害怕,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也不迷糊、也不痛。可是手、臉以及全身都成白的了,沒有血色了。

我心裏想到師父的話:「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我也沒有多想甚麼,就騎上車往家走,走了半個多小時,到我家附近正好經過整骨醫院,我想讓大夫把我膝蓋和手背裏的石子撥出來,就進了醫院。大夫看到我的形像嚇了一大跳,說:「這是怎麼了?」我簡單的說了過程,他說:「快照像!」照完像,大夫又檢查一下,發現我身體各方面都正常,他自言自語的說:「那麼多血是從哪出來的呢?」他讓我住院觀察,我謝絕了,回家了。就這樣沒打一針,沒吃一片藥,第二天輕傷處結痂了,三天後血液在回補,七天後痊癒了,血液也正常了,我看上去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

我把那次大難當作一般摔跟頭一樣過去了。可是現在想起來,屈指一算那年我正是五十九歲,我恍然大悟,那次劫難是師父救了我的命,給我否定了劉家兒媳早逝的命運,不然我怎麼能輕鬆過的去呢?至今師父給我延續了二十年的生命。

師父不但給我延長了生命,也給我們劉家其他修煉大法的媳婦延長了生命,我小叔子媳婦今年七十三歲了,三個侄媳婦都超過六十歲了。我們每次團聚時都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並同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成為大法弟子真幸福,我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呵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所以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只要我們信師信法,甚麼奇蹟都會展現,甚麼關、甚麼難也擋不住,真是沒有走不過的坎,沒有過不去的關!

寫到這,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弟子對師尊的感恩之情啊!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修煉如初,回報師尊救命之恩!隨師回家。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