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救人還是在往外推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最近在撥打真相電話的時候,一位青年的一番話讓我思考了很多。

他說自己並非警察,剛剛換號一個月,經常收到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但是無論他怎麼解釋,很多法輪功學員就是不相信他不是警察,很多人甚至不去聽他講的話,就是一味的強調自己要講的內容,這讓這位青年很無奈,掛了電話,法輪功學員往往又直接打過來。他強調自己曾經對法輪功沒有負面印象,但是現在也開始產生負面印象了。我默默的聽他講了很久,真正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後對他說:「我充份理解您的心情,如果您覺的我已經冒犯您了,那您就掛斷電話吧,我不會再打擾您了,真的非常抱歉。」我說完以後他並沒有掛斷電話,我們的交流反而變的更加順暢了,他聽了很多真相,最後向我表示感謝後結束了通話。

講真相這麼多年了,我越來越覺的講真相真的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舉一個或許不太恰當的例子,我們講真相就好比做一個高難度的外科手術一樣,每一個動作必須非常仔細謹慎,稍有不慎我們不僅救不了人反而會害了人。

在景點講真相我看到過這樣的同修:不管遊客願不願意,就是一直跟著別人,遊客不三退就不算完;還有同修當著很多人的面就和中國遊客爭執的面紅耳赤,別人一提出不同想法,或是言語有些不敬就變的情緒失控,好像是在維護大法,結果讓很多常人對我們產生負面想法;有些同修對遊客拍拍打打、拉拉扯扯,從一旁看起來真的是感覺很不雅;還有些同修穿著邋遢,行為語言有失風範。

我在和常人溝通的時候常常會選擇沉默,並理性傾聽,微笑著等對方說完以後禮貌的問對方:「我可以表達一下我的觀點嗎?」可能有的同修會覺的我們不能讓常人牽著我們走啊,但是我要說我們的沉默、我們的傾聽、我們的微笑、我們的理性、我們禮貌的一舉一動其實都是真相啊,你想讓別人相信你首先要在對方心裏建立好感,沒有這一點你講的再好可能也很難達到預期效果。我的這些做法真的是在實際講真相過程中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往往都是十幾個人一起聽我講,並不時和我互動,最後我們每個人臉上都是掛著微笑的,分別的時候常常都是握手、鞠躬,彼此交換聯繫方式甚至合影也是常有的事情。

記得有一次,我給一位大爺發報紙,他非常氣憤的對我說:「你趕緊走,我不看,快走。」聽了他的話,我微笑說著:「大爺,別生氣,來到國外旅遊是一件高興的事兒,如果您覺的我冒犯您了,我馬上走。」這之後我就鞠躬離開了。接下來我繼續給別的遊客發報紙講真相,偶爾走過大爺的身邊,如果我們的眼神交錯的話,我會對他報以微笑。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他自己在旁邊找了一張報紙仔細看了起來。

甚麼是講真相呢?我覺的我們展現給常人的一切都是真相,我的服裝是否得體、我們的身體是否過於臃腫、我們的個人衛生是否乾淨、我們的口腔是否有異味、我們的微笑是否真誠、我們的談吐是否自信、我的態度是否謙和、我們的知識是否豐富、我們的觀點是否理性等等,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相,真正語言的交流雖然很重要,但只是其中的一部份,遠非全部。很多時候,自己安靜下來以後,我常常會仔細的去思考我付出的努力是不是真的起到了救度眾生的作用呢?會不會因為自己沒有發現的不足而影響了眾生的得救呢?付出多少是一方面,效果如何那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在做媒體的時候,我還看到過這樣的問題,在採訪常人以後,媒體的記者因為整體新聞或是評論的需要,很「巧妙」的甚至有的時候是斷章取義的把採訪的內容用在了自己的新聞裏,看起來好像很「完美」,但是已經改變了受訪者最核心的意思,不知道被採訪者看到這樣的新聞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想法,我真的是有些擔心。還有些文章看起來明顯極端或者是把有些事實誇大了,結果造成了讀者的流失,或是讓讀者對我們產生了懷疑。其實看到同修們做採訪、剪輯、寫新聞、評論真的挺辛苦的,這麼累做出來的新聞如果不能救人甚至適得其反,真的讓人感覺很遺憾。

在景點的時候看到一些同修,風裏雨裏好多年堅守在景點第一線,付出了那麼多,但是他的講真相方式在我看來真的是很讓人擔憂,交流以後往往也沒甚麼效果,當然很多事情大家悟到的法理可能不一樣,我也不能強加給別人甚麼,也不能武斷的強調別人的方式就是錯的,但是看到常人不愉快的表情,心裏面還是不免感到非常焦急。

講真相的效果很多時候真的就是非正即負,我們不能救了人,很多時候可能就把人往下推了。如果您看到了我的文章,不論您在甚麼項目裏面講真相,我都真誠的希望你能仔細的想想您所做的一切真的是很有效的把人救了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