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雨中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我是在生意上失意,感覺看透人間一切,才走入大法修煉的。煉功不久,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整天沐浴在師父的浩蕩洪恩和喜悅之中。

一、勞教所裏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無端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我因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每天強迫勞動十多個小時,晚上回來還要強迫所謂「學習」,強制「轉化」。到了黑窩我才知道以前學法少,沒有法的指導,正念是不強的。我決心在黑窩裏反迫害,開創自己的學法環境,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安排。

我把同修想各種辦法捎進去的《洪吟》和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反覆記,直到背下來。一天深夜,我看見所有人都睡熟了,就悄悄在床上背法,沒想到讓包夾看見了。第二天晚上出工回來,勞教所大隊長帶著一幫人氣勢洶洶的進了監舍,讓所有人員都在原地不動,對監室進行搜查。他們在我上下身搜了個遍,然後直奔我的床位去搜,很快就搜出了我晚上背的經文。大隊長惡狠狠的說:「把她帶辦公室去!」

到了辦公室她們問我經文哪來的,見我不說話,她們就左右開弓打我嘴巴子。我就是昂著頭不說話,她們又開始拳打腳踢,皮鞭子沾涼水抽我,一邊打一邊罵:「你整天七個不服八個不從的,早就想收拾你了!」後來她們把我打倒在床邊,又說不準碰她們的床,接著又拿出電棍要電我,我一看沒完沒了了,不能讓她們這樣肆無忌憚的迫害下去,我大喊一聲:「今天我就把這一腔熱血撒在這裏,以喚醒你們的良知!」警察一看慌了,急忙往回拖我,把我摁在床上,我又猛的把頭抬起來,一邊喊一邊哭: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你們也是女人呀!你們知道我多想孩子嗎?為了躲避你們的強行「轉化」,我晚上躲在被窩裏偷著哭,怕你們看見,因為你們的手段就是發現誰想家,想父母,想孩子,你們就利用家裏的親人,把他們領到這裏來又哭又鬧又下跪的,讓我們寫悔過書,讓我們放棄修煉,所以想孩子都不敢讓你們知道。如果我要是偷一針一線你們判我十年八年我認錯。可我就是為了學大法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一個高尚的人,你們就把我關押起來,強行在這裏做苦力,我也是一個有自尊的人啊……

我越說聲越高。一個胖胖的女武警打人最狠,在勞教所裏誰都怕她,這時卻安慰我說:「到期就讓你回家。」一個大隊長說,「快給她梳梳頭髮……」馬上上來幾個警察給我梳頭、整理衣服,樂呵呵的讓我回到監室。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過了這一關。

剛進勞教所,由於不知道甚麼是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我就配合了勞教所的勞動。過一段時間隨著背法深入,法理越來越清晰,漸漸悟到不能再配合邪惡強加的迫害了。有一次,大冬天的非常冷,路邊是很厚的積雪,勞教所讓我們到很遠的地方扒苞米給勞教所掙錢。那個地方很偏僻,一個小拖拉機裝了滿滿一車人,晃晃悠悠的沿著彎曲的山路到了目地地。一看,所有的苞米都埋在厚厚的積雪裏面,讓我們從積雪裏把苞米扒出來,再去皮,一天下來手凍的鑽心的疼。

晚上收工回來,由於車小人多,道路又滑,在轉彎時車翻了,把車上四十多人都扣在車底下,有的人被砸的傷勢很重。由於通訊不方便,大夥等了很長時間,勞教所才來車把大家接回去。勞教所為了掩蓋事故,第二天又強行把我們拖出去出工。想想那天的場景心裏還不寒而慄,叫罵聲、打罵聲、哭聲混雜一片。一個大法弟子從床上一直被拖到外面,她一路喊著師父。

我下定決心絕不能再讓邪惡得逞,出了這麼大的事不承擔責任,就想輕輕滑過去?就在那一刻我決定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就是不出工,我就是要讓勞教所給個說法。我開始絕食。

絕食到第九天,管教科的來了一幫人氣勢洶洶的,問我:為啥絕食?我說:「在這裏沒安全感,我來時你們檢查了吧?我啥病沒有,現在我身體被折磨成這樣,這是事實吧?你們想知道我為甚麼煉法輪功嗎?就是因為社會太黑暗了,出了事故沒人敢擔責任,人間沒有了淨土,只有法輪功才是一片淨土,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喚醒人的道德回升。」這時,一個當官的說:「你一個人就能把這一切正過來了嗎?」我說:「最起碼,我也能起個添磚加瓦的作用。」他們用敬佩的眼光看著我,然後吩咐勞教所警察:「給她到食堂弄點吃的,看她想吃點啥?下午讓管教科派車送她到醫院去檢查。」從打那時起,我就否定了勞教所對我的一切安排,甚麼也不幹了,有時間就背法,直到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

二、在綁架事件中講真相

回家後,當地「六一零」把我作為重點迫害對像。有一天,一大早有人敲門, 我往外一看,是一男一女,我問是幹啥的,說是片警和街道的。我想:來了,那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吧,他們也是可貴應該得救的人,便開了門。誰知,他們身後藏的一幫警察趁機一齊闖進屋裏來了。我一看不好,馬上沖進衛生間把門關死,厲聲喝問:「你們是幹甚麼的?趕快給我出去!」他們說是公安局的。我說:「不管你是幹啥的,私闖民宅就是犯法。你們給我出去,你們要是不出去,出現一切後果你們負責!」我在裏面和他們說了很多,這些人怕出事,就退了出去,在門外死死的把守著,並向他們上級彙報情況。

這時,我上到陽台上,向圍觀的世人大聲講真相,我質問那些警察:「憑甚麼抓我?就因為我做好人,被你們勞教兩年,迫害的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著回來了,今天又來抓我,你們看我像電視媒體裏造謠的那樣嗎?煉了法輪功就不過日子了嗎?我起早貪黑做生意養家糊口,沒向政府要過一分錢,我學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錯在哪裏?邪黨為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動用國家大量財力物力軍、警、公檢法、媒體等一起造謠生事,大動干戈抓捕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你們也是為人之妻,為人之父,有家有口的人,捫心自問,把你們抓起來,你家的日子還咋過?誰正誰邪不是一目了然了嗎?」我講了很多,周圍的老百姓聽明白真相後,質問警察說:「放著壞人不抓,就扯一些沒用的,你們看這小區治安多差?老丟東西,你們咋不管呀?」警察急忙擺手說:「不管我們的事,是上級指名要抓她。」

一聽警察說上級,我突然想到,那我就找他們上級「六一零」頭子講真相吧。前幾天街道辦書記、派出所正副所長我已經和他們講過真相了,我講了兩、三個小時,他們的態度也變得很友好,最後他們說:「那你就在家煉沒人管你,別出去。」現在又點名要迫害我,那我就該和「六一零」頭子講真相了。

於是,我向樓下把守的警察要了「六一零」頭子的電話號碼,並立即打過去。對方接了電話,我說我是誰誰,他很驚訝,說:「聽說你坐在陽台上,那是很危險的,可別衝動啊!」我說:「你們不逼我是不會衝動的。我要找你談談。」在電話裏談了一陣,他說:「聽你說話就不是一般人,我這就開車過去。」我說:「你也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我只想和你一個人談,不准你帶任何人。」他說:「好吧,我馬上就過去。」一小時後,他來了,望著陽台上的我,那表情不知道是欽佩還是甚麼,旁邊有個警察對我伸出大拇指。

我把「六一零」頭子叫到屋裏,拿出水果招待他。我從自己是怎樣得法的講起,講了學大法後的身體的康復和道德的提升,在家裏如何孝順老人,我說:我媽癱瘓後,大小便不能自理,我就給她接,有時拉不出來我就用手給她摳,手上胳臂上經常弄上屎尿,我從不皺眉頭。我媽媽過意不去,問我嫌髒嗎?我說我們小時候你不也是一把尿一把屎的把我們拉扯大的嗎?孝敬您是應該的。我媽媽經常感動的流淚,說這個家有我她甚麼都不擔心了。我說:我有幾個姐妹,但我從不去攀比,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最好的人,我一直伺候我媽媽到最後,給我媽媽送終。你說我是電視媒體上造謠說的那種人嗎?說煉了法輪功就不孝敬老人,不管孩子、不過日子了,我們是那種人嗎?

我又講了只因為我努力做好人就被關到勞教所,我告訴他我在勞教所被打被罵和被逼做奴工的種種迫害,又講來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盛況等等真相。他聽了直點頭。

我講了兩個多小時,他一直在聽,最後他說:「這樣吧!我親自開車接你到賓館學習幾天,應付一下我的工作,那裏條件非常好,吃的也好。」我說:「你那裏就是皇宮我也不去,古人言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我師父對我有救命之恩,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忘恩負義呢?」他看了看我, 表情有些複雜。

後來聽說,這個「六一零」頭子辭職不幹了,還做了「三退」。我想,這是一個得救的生命。可是在他的得救的過程中,大法弟子的付出卻是巨大的。

三、修心向內找化解恩怨

有一次,我去外地一同修處取資料,被國保警察跟蹤,當時雖然正念闖出來了,從此卻流離失所。幾經輾轉歷經艱辛漂泊到外地,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在那個地區擔任了做資料的工作。那時環境很惡劣,也很複雜,心性關也是過的剜心透骨,我反思自己:為甚麼遭到干擾和迫害?根子上就是學法沒修心,不會向內找。下決心從心性上下功夫。

我租的房子是個死角,大白天看不到天和地,屋裏很黑暗,進屋就得開燈。對面屋住的老阿姨是房東。開始老阿姨讓我交房租,說水電費、煤氣灶用火都包括在房租裏。住進後,她說我用水和電太費了,我就儘量少使,很少洗衣服,我說我再交點錢吧,她還不要。我一出來做飯她就看著我,老說我用水、電、煤氣用多了。

我向內找,這是魔我來的,讓我要修出大忍之心。說我用的甚麼多,那我就少用或者不用,我就用一個普通的電飯鍋做飯做菜,我幾乎是幾天吃不上一頓菜,我把燈泡換成15瓦的節能燈。

那時資料點很少,我所住的地區邪惡還很猖獗,環境沒開創出來,資料點就我一個人,工作量很大,我起早貪黑的做資料、刻光盤、進耗材,真是又孤獨又寂寞,但我從來不荒廢一點時間,在做完每週資料後就開始背《轉法輪》。我知道,這部宇宙大法是生命的唯一,不知道背了多少遍了。後來在學法時幾乎就是背著學了。法學的多了,關也就好過多了。

一次,房東老阿姨又說她的衣服、鞋、油、碗、晾的乾菜都丟了,懷疑是我偷的,就開始罵我,罵的很難聽。我就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她說衣服掛在衣架上就沒了,碗放在桌子上也沒了,想起來就罵。當時我真想離開那個環境,又一想,當地做資料的人少,建個資料點不容易,為了更多的世人能夠得救,環境再苦也要堅持下去。我向內找,看到還是自己的心性不到位,對老阿姨不夠善,她冤枉我,我對她有怨恨心。再仔細一想,這不是邪惡利用老阿姨干擾我嗎?干擾我救度眾生,我不能上舊勢力的當,我得把心放下。

當我把心放下後,老阿姨也好了。有時過節了看我一個人還吃不上飯 ,她就把菜飯給我端過來,有時也誇我、同情我。當我看到老阿姨理解我時,心情非常愉悅,向內找真好,能善解一切恩怨。

四、整體配合救眾生

二零零八年,我回到了家鄉,看到一部份同修和周邊地區同修還處於懈怠麻木的狀態,我就起早貪黑的找同修交流。先單個找,大約找上十幾個,再把這些同修找到一起交流。有時把外地同修找來和大家一起交流。在師父的加持下,加上外地同修的配合,漸漸的我地同修很快在法上提高上來,相繼成立了學法小組,開始走出來發資料講真相。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配合準備了幾千份資料和不乾膠,各鄉鎮學員相互配合分片分組去發,幾天之內幾個鄉鎮大街小巷家家戶戶都接到了資料,牆上電線桿上隨處可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姐夫在政府上班,聽他回來講,派出所所長說,也不知哪來的那麼多法輪功,幾個鄉鎮家家戶戶都接到了法輪功資料。我姐夫對所長說:「你管那些事幹啥?」這件事在當地震動很大,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對同修鼓舞也很大。

還有一次,我和幾位同修到外地參加交流會,一個老年同修談面對面講真相體會時說,要多準備點資料到旅遊區去發,端午節那天每年都會有上萬人來旅遊。我們幾個同修很受啟發,回來後在學法點學完法,就開始交流怎麼樣到旅遊區去講真相發資料。我們分頭行動,準備各種所需資料。那天出去了兩輛車,拿了好多噴漆、條幅、不乾膠,分兩組,把條幅掛得滿山遍野。匯合時,猛抬頭看到「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在遠處的山峰上金光閃閃。

眼下,這個地區修煉環境已經開創的很好,各片都有學法組。我參加的學法小組的同修學法時幾乎都是雙盤,身子正直,手捧寶書拜讀師父的講法,分秒必爭多學法、背法。學完法大家互相交流遇到矛盾怎樣向內找,比學比修,氣氛愉悅祥和。

師父正法已到最後,我們一定要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延長來的時間,講好真相,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叩拜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