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怪病絕望 修大法重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我姨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曾患有多種疾病,最突出的是非常嚴重的脊椎病。她修煉大法學法才短短一星期,脊椎就恢復正常了,隨後不長時間,多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我姨吃了幾年的藥,病都沒有好轉,可是在修煉法輪大法後不長時間就無病一身輕了,這簡直太神奇了。這個神奇事一直都記在我心裏。也是因為這個親眼所見,我沒有被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編造的謊言所矇蔽。

二零零四年,我在大學二年級得了甲亢病,眼球漸漸突出,心跳特別快,每分鐘一百二十多次,手抖、肌無力、易怒、易激動、急躁、緊張。去了北京的兩個大醫院,醫生都給開了類似的西藥,醫生給開的激素藥,都會有副作用,還不能徹底好病。後來聽說,吉林一家醫院,能治甲亢,用的進口藥,服用一、兩次就好了。我就專程去那裏服用了這種進口藥(放射性碘131),用藥後幾個月,雖然檢查指標有所下降,但副作用太大了:面部肌肉緊張,與別人說話久了,面部肌肉容易僵硬,面目表情非常不自然,不能與別人正常交流,頭髮白了很多,身體發涼,非常虛弱。

我當時二十歲出頭,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病變,承受不住,很難接受這一事實,變得消沉和無望,更不願與人接觸,封閉自己。

我特別後悔吃這種藥,上網查了一下,這種所謂的進口藥──放射性碘131,就是二零一一年日本福島核電站泄漏的其中一種有毒物質,它能使甲狀腺激素分泌很少,是一種無需開刀的「內部切除甲狀腺手術」,而正常人體是需要分泌甲狀腺激素的,這樣產生的就是甲減。而甲減卻是一種終身病,需要終身吃藥。我特別後悔吃這種藥,後來想想,服藥前,自己都不知提前先了解一下放射性碘131是甚麼以及副作用是甚麼?一味的聽信醫生的一面之詞。現在很多醫生真的很不負責任,為了掙錢,給患者隱瞞藥物的特性、副作用及危害,真的沒有醫德可言。

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我想起了法輪功的神奇。我堅持每天煉功、學法。師父幫我淨化身體,煉功時,面部明顯感覺有能量在通過,很舒服,身體開始好轉,每天都有變化。有一天,脖子後突然像睡落枕的感覺,很疼,也沒有在意,幾個小時後,疼痛開始沿脖子往下移,疼痛加劇。又過了幾個小時,疼痛到了脖子根、再到肩膀、然後漸漸的到肩膀頭、到大臂、到胳膊肘、到小臂、到手腕、再到手掌、最後沿著手指一直到指尖,這種劇痛是隨著骨頭往下移的,說起來輕鬆,可是真的疼痛難忍,白天疼的嘴唇都發抖,晚上疼的根本睡不著覺。這種疼痛持續了一個星期,最後從指尖處消失了。

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摘病根,把這個終身病以及放射性碘131產生的病變的病根,在短短一星期內幫我摘掉了,使這種終身的痛苦減到最小,在短短一星期就承受過去了,而這種痛苦相對於終身病來講,簡直就是微乎其微,師父只讓我承受了這一點點,而實質的痛苦卻是師父幫我承受的。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給了我嶄新的生命。

修煉一段時間之後,身體都逐漸恢復了正常,心跳速度降到每分鐘七十多次,全身肌肉放鬆、有力,眼球沒有以前那麼突出,恢復了好多,手不抖了,身體也不發涼了。通過學《轉法輪》,我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心胸變得開闊、樂觀、與人為善、理解別人、為別人著想。法輪大法,給了一個全新的我,身心都發生了巨變。謝謝師父的慈悲,謝謝法輪大法帶給我的美好!

大法的美好說不完

大法美好還不止這些。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一直在考會計師,但是一直沒有考及格過,連相對最容易的經濟法,都沒有考過去。修煉法輪功後,法輪大法的高深法理,不但教我如何做好人,讓我的思路也變得清晰,大法給我開智開慧,很多事情能看得很明白,這在我學業上也展現出神奇──我很快就考取了會計師資格,而且是考一門過一門。據我所知,當時班裏只有兩個人考上了,其中一個就是我。

我父母以前經常吵架。母親修煉大法後,出現矛盾向內找自己,不再去指責父親了,父親老家的親戚有困難,母親都熱心幫助。而我也開始主動關心父親,做好女兒應該做的。漸漸的我們家庭也變得和睦,沒有了以前爭爭吵吵。我姨在一次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到公安局,父親積極營救我姨。就在當年體檢時,父親多年的肝病沒有了,身體恢復了正常。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千真萬確的,是我們修煉人和明白真相的人們所親身實踐的,希望人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真正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就能明辨真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