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話遭迫害 湖南退休教師控告元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按:湖南衡陽市南岳區南岳鎮劉玉英,女,七十五歲,退休小學教師。因修煉法輪功、說真話,曾遭到警察綁架、關洗腦班,她丈夫因妻子遭迫害而積鬱成疾,過早離世。以下是劉玉英老人對元凶江澤民的控告:

我自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身心受益。每天活得很充實、愉快。堅信法輪大法的教導是正確的。可是一九九九年至今江澤民與中共互相利用,凌駕於法律之上,操控六一零(非法迫害法輪功組織)和整個國家機器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對法輪功創始人栽贓誣陷和人身攻擊。我們這群修煉的人及其家屬親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去北京為法輪功和我們師父說句公道話,頭一天去北京,第二天去天安門就被天安門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劫持,在天安門前門派出所關押一整天。不但不給水喝,反而打罵不停。到晚上十點多鐘才押送去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進行關押,在那裏又是恐嚇、又是謾罵,不准煉功、不准學法,關押了三十五天才通知湖南省衡陽駐京辦事處,衡陽駐京辦事處再通知南岳區,由南岳區國保大隊長何鐵堯、公安局的龔瓊等人坐飛機來北京,把我押回南岳,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直接送南岳看守所關押二十三天,這一次罰款六千零二十元。坐飛機等費用也強迫由我支付。

二零零零年四月,南岳區政法委「六一零」強制南岳區所有學法輪功的學員辦洗腦班。給所有法輪功學員洗腦,辦了十五天,「六一零」要我交生活費四百元,直接去我單位扣我工資,然後學區主任曠運泉與學區會計伙同多扣了三千六百元。是我丈夫去領工資時發現的。當即向學區負責人質問:辦半個月的洗腦班只需要交四百元,為甚麼成了四千元呢?他們啞口無言。在我丈夫不斷的催促下,幾個月後才把三千六百元還給我們。這就是流氓的行徑。為了錢甚麼事都能幹出來。原因只是我學了法輪功,怎樣對待都行。他們沒有絲毫廉恥和負罪感。

我的丈夫王連山是多次得過省、縣優秀警察獎勵的好幹部。身體非常健康,自我學法輪功之後,在江澤民「殺無赦」、「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等一系列的指令下,丈夫看到我幾次被綁架,他被嚇得終日寢食難安,他說他在街上走都抬不起頭,時時擔驚受怕。持續多年致使他積鬱成疾,於二零零八年過早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