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九年 勞教一年 上海工程師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上海法輪功學員張勤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家庭、社會、工作中做好人,他刻苦鑽研質量管理技術,成為上海勝德塑料廠質量保證部經理。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張勤被六次綁架關押,累計被提籃橋監獄迫害九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國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張勤和八十六歲的母親共同控告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張勤

優秀工程師

張勤,男,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出生,家住上海市徐匯區,是一位質量保證工程師(現已退休)。母親譚慧韞,今年八十六歲,中學退休教師。

一九八三年,張勤大學畢業後,在上海勝德塑料廠(全國的行業領頭羊)工作。一九九四年九月,他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按照李洪志師父的教導,在家庭、在單位、在社會上,張勤處處做一個好人。多家外資企業和獨資企業曾邀請他,但為了所在企業的利益,他都拒絕了。

在單位裏,張勤每天早來晚走,在質量管理技術和質量管理工作中,認真負責,刻苦鑽研世界先進的質量管理技術,成為質量保證部經理。在一九九九年,張勤成為國內工程塑料加工領域質量管理技術的先行者。在工作上和為人上得到同事們和領導的一致好評。

正當張勤正在不斷地鑽研,準備在質量控制圖技術上建立動態模型時,江澤民發起和推動了迫害法輪大法的政治運動。張勤曾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青浦勞教所、看守所、上海市監獄醫院等,慘遭多種酷刑包括長時間體罰、毒打、野蠻灌食甚至有一次雙腳化膿流血水生命垂危。

下面是張勤先生在他的《刑事控告書》中的部份敘述。

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在上海吳興路粘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被太平路派出所警察綁架。為了讓我招口供,五天五夜,不讓睡覺,不讓坐,不給吃飯,每天不停的打罵,上千記耳光,並叫流氓打手來打我,致使我左耳聽覺受損。非法抄家,抄去全部大法書講法錄音帶,師父照片等以及煉功帶和手機,複印機。最後,我被徐匯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到提籃橋監獄。

提籃橋監獄四年冤獄

在提籃橋監獄的四年中,我被關在三點三平方米的房間,和死刑犯關在一個小組。毆打體罰虐待,強迫坐線圈座子(酷刑工具),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肌肉繃緊保持一個姿勢十多個小時,強迫面壁反省,禁閉無期限(不認罪就一直關禁閉)。二監區警察倪凌指使打人經驗豐富的犯人張國勝每天三次每次一個半小時用各種方法和工具對我身體各個部位毒打和折磨持續二個多月,企圖「轉化」我,讓我放棄信仰法輪大法。

還因為煉法輪大法,我被五個犯人拳打腳踢,被打得面目變形。惡警安排四個犯人看著我,一舉一動都必須得到他們同意,拿走了我的東西,這樣他們可以任意不許吃不許喝不許睡,不許洗臉、刷牙、上廁所、寫信、買生活用品。

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的所謂「敏感日」,我在去長寧區看望我的姑母和表姐的路上,被綁架後,被刑事拘留三十天以後,又非法勞教一年,因為反迫害絕食,被南匯監獄總醫院強行灌食一年。期間,被長期用五根繩子綁在床上,導致我損傷了行走的功能,到如今還只恢復了部份的行走功能。

再次被綁架 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我被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非法刑拘三十天,並且被徐匯區法院初審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開庭期間,二次剝奪了我為自己辯護的權利。上海第一中級法院在審理我的上訴時,不開庭審理,只是迷惑性的做一個簡單的筆錄,根本不告訴我這是開庭審理,是為自己做辯護。就這樣,以掩蓋自己違反法律的行徑,黑箱操作,把我非法裁定判刑五年。

我又一次被非法關在上海提籃橋監獄一大隊。為了不讓我修煉法輪大法,上海提籃橋監獄一大隊的警察派四個看管犯看著我,並且用約束帶把我的手反束在背後,讓我不能做任何事情,晚上也無法睡覺,攝氏四十度的天氣,三個月不讓洗澡,臉上的油和污垢在汗水浸泡下往眼睛中滲透。眼睛像浸泡在硫酸和鹼水中一樣,一個星期,只許洗二次衣服。三個月以後,警察指使四個看管犯,用封箱帶或繩子把我的手反綁在後背,長達四年,導致我的雙手麻木,至今左手還時常麻木。


手反綁在後背

出監獄後,我被公司除名。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我退休後,工資比我部門其他已經退休的同事(工人)少了每個月一千七百元。這是因為十年的牢獄之災沒有交五金和江澤民一手製造「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我工作的公司黑箱操作,把我的五金暗中扣下一部份所導致。

法輪大法拯救我和高齡父母

在煉法輪大法前,我是個追求真理者,我喜歡了解宇宙、時空、生命的終極真理,學習各種科學前沿理論和各種哲學,學習中國傳統的河圖、洛書、周易、八卦、各種氣功,最後看佛教、基督教、喇嘛教、道教的經典著作。但是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標。

一九九四年九月,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公園裏看到有人教法輪功。自從煉了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後身心都得到了淨化,使我越來越真誠,越來越善良,越來越容忍,身體也越來越充盈,身清氣爽。我找到人生的目標,回歸「真、善、忍」。

在家裏,我八十六歲的母親煉了法輪大法,身體很健康,和九十歲的父親,甚至還能外出坐公共汽車,去很遠的飯店,參加同學聚會。我媽以前有十多種病,如心臟傳導阻塞、腔隙性腦梗、全身關節疼、內臟下垂、狼瘡性腎炎、美尼爾氏綜合症、免疫力低下,任何治療方法都不起明顯的作用,而越來越重。如果不是法輪大法為她祛病健身,今天她就會痛不欲生,我們家就會錢財耗盡,精力耗盡。我爸爸也一直支持我們煉法輪大法,也一直善待來我家的大法弟子,遇到問題,也能彼此善解。他自己也曾經煉過法輪大法四年,這為他今天的身體健康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法輪大法教我怎樣做一個好人,法輪大法使我全家健康長壽,生活幸福。

我僅僅因為信仰法輪大法,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真相,就被非法抓捕、拘禁、勞教、判刑。在經濟上,精神上,肉體上,都遭受到強烈的痛苦和傷害,使我年邁的父母在十年中失去親人的照顧,生活在擔驚受怕、淒風苦雨中。

如今,我冤獄回家後,仍然處處被監視,老人們盼望著過上寧靜、自由的生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