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勞教 一家人受傷 山東個體業者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一年四月,山東省棗莊市法輪功學員官景雲(現名官景芝)歷經看守所近五個月的迫害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山東第一和第二女子勞教所,熬夜、坐小凳、生活上虐待等,企圖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她的弟弟、嫂嫂也因堅信大法被非法勞教,父母、公婆、兒女在迫害中驚恐悲傷。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官景雲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書》,起訴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以下為官景雲女士的自述:

修煉法輪功 明白了人生的意義

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被書中真、善、忍的博大精深法理深深震撼,身心受益匪淺。

我於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九出生,我學法煉功前,身體有多種疾病,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吃藥打針,多方醫治無效,丈夫離世。丈夫去世時大女兒一歲,小女兒還沒有出生,那時候的我頓時感覺像天塌了一樣,整天以淚洗面,給我病痛的身體雪上加霜,精神壓力太大,連活著的勇氣都沒有,不知今後的日子咋過下去,輕生的念頭都有過。

經過學法煉功,我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生老病死的緣由,慢慢從痛苦、絕望中走出來,身體的多種疾病也不翼而飛,不再吃藥打針,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時時、事事都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對人處事寬容忍讓,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與人為善,和睦相處,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給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氣,給這個不完整的家庭帶來了溫馨和快樂。

婆婆看到我的變化,也走進了法輪功修煉。是大法讓我帶著兩個幼小的女兒,帶著公公婆婆,堅強的活到了今天,我耐心的用真、善、忍管教孩子,兩個孩子已長大成人,聽話孝順,學業有成,我細心照料著公公、婆婆的衣食住行,成為鄰居、親朋好友眼中的好兒媳婦。

江氏一夥迫害 遭非法抄家、關押

可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眼裏容不下好人,以權代法,脅迫媒體、公檢法司、外交、教育、軍隊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把這一群遵紀守法,善良的好人關進了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進行迫害,迫使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黃賭毒蔓延,腐敗成風,其實是迫害了所有的中國人,乃至全世界人。

二零零四年夏天,嶧城區六一零到我家非法抄家,強行把我帶到嶧城壇山派出所,把我銬到鐵椅子上,審訊一天一夜才把我放回家,後來我才知道是我弟弟拿了三千元把我保出來的。

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八天腳鐐手銬、冷凍、三個月家人不知人在哪裏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當地六一零、國保大隊、派出所闖入我經營的服裝店實施綁架,七、八個兇神惡煞的警察進到店裏亂翻一氣,強行給我戴上手銬,用毛巾把我的眼睛蒙上,手銬把我的手劃了一個大口子,往外流血,把我非法關押到棗莊市文化路派出所。晚上把我非法銬在鐵椅子上,手、腳都戴上鐵銬子,動彈不得,非法審訊了一夜。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警察強行給我照相,做指紋,我極力反抗。警察王玉峰要給我用電棍,被好心的警察制止住,下午,又給我查體(好多法輪功學員在被活摘之前,都被驗血查體),把我的眼睛蒙上,被兇狠的警察拉著手銬使勁拽,手腕像刀割一樣,深一腳淺一腳的痛苦的行走。

晚上,警察把我非法送到棗莊岳樓看守迫害,強行脫光我的衣服,說是給我驗傷,兇狠的打我的頭部和臉,她讓我睡在地上,鋪一張爛草蓆,蓋了一床透亮的被子,夜裏凍的我睡不著覺。

剛到看守所由於我是回民,不能吃那裏的菜,七天沒吃沒喝,他就讓幾個犯人把我銬在鐵窗上,強行讓我吃乾饅頭,在看守所裏面,給我戴了四十八天的腳鐐手銬,期間還戴了幾天的抱鐐,就是把手和腳銬到一起,走路彎著腰,上廁所都困難,我試著取下來,他就打我,又強行給我戴上。四十八天後,把手銬取下,又戴了七十五天的腳鐐。

我被折磨的皮包骨頭不像人樣,頭髮髒亂的像枯草,路都不能走了,有個犯人叫高玲,她說,官姐你要出去,人家都得說你是瘋子。

看守所的地像冰一樣,進去幾天,就下雪了,由於孩子在外地上學,公公婆婆年歲大了,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幾個月,沒人知道我在哪,也沒人送錢和衣服,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還多次被刑訊逼供,三個月後,家裏才收到通知,讓送錢送物。

在山東第一、二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洗腦、熬夜、坐小凳、生活虐待

二零一一年四月,也就是差七天不到五個月,我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往山東淄博第二女子勞教所迫害,被迫看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的書籍、音像製品,經常熬夜,逼迫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二零一一年六月,我被送往濟南,非法關押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在這裏,同樣也是逼迫我看那些顛倒黑白是非的東西,被犯人監視看管,熬夜,一天一天從精神上消磨我的意志,逼迫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勞教所還從外地找來邪悟者,給我灌輸那些欺騙人的歪理邪說,從小暑到大暑的這最熱的一個月,逼我天天坐在小凳子上,把手放在膝蓋上,四個人圍著我,不准我動。

天非常熱,水也不給喝,我身上長滿了痱子,渴的要命,嘴發紫,被折磨的肚子不好,也不許上廁所,來例假,故意讓我用涼水洗澡,就是有時睡覺、上廁所,還要有人在跟前看著,以此來羞辱我,給我帶來莫大的痛苦折磨。

多位家人遭勞教迫害 老人驚恐傷心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棗莊利民街道附近的派出所又闖到我家進行騷擾,問我還煉不煉功,勒索電話號碼,企圖監視迫害,給不修煉的家人帶來巨大的壓力和痛苦。

我家遭迫害的還有我弟弟官景堂,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妻子因此打掉懷孕六個月的孩子,離婚了。徐廣美被非法勞教兩年,大兒子十二歲,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娘家嫂子大法弟子徐廣美在送孩子去幼兒園時,在幼兒園裏,被棗莊嶧城區邪惡六一零(王其中、官祥海、王建民、馬彥義)綁架,送進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家中剩下四歲多的女兒、十四歲的兒子,丈夫(有精神病史),由我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照顧,七十多歲的父親脾氣變得暴躁,經常喝酒,打罵母親,母親整天以淚洗面,從此得了抑鬱症,現在還沒有好。

原本健康的公公由於驚嚇過度,生活不能自理,很快就去世了。現在婆婆怕我再被迫害,整天提心吊膽,不讓我出門,我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只能靠婆婆退休金來糊口生活。

這不幸的家庭都是江澤民造成的。江澤民是這場浩劫的始作俑者,策劃指揮者,是罪魁禍首,我要把這禍國殃民的千古罪人告上法庭,接受法律、正義、道德、良心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