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源市高級工程師劉志富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凌源市煉鋼高級工程師劉志富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在1999年7月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被非法判刑6年,被鋼廠強行下崗、生活費也不給;妻子受到了嚴重的驚嚇,身體每況愈下,腰脫、血壓高、失眠等疾病纏身;母親、哥哥、姐姐含冤離世。

58歲的劉志富1994年修煉前身體曾患有過敏性結腸炎,身體非常虛弱,通過修煉法輪功,用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時刻提高心性,病痛很快消失了,人也變得年輕了,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道德品質也提高了,在家裏是個好父親、好丈夫,主動做家務;在單位,不爭名不奪利,踏踏實實努力工作。

劉志富在凌源鋼鐵公司技術部工作,老年同事多,算是年輕的了(當時四十來歲),所以身兼多職,別人不願做的事他都主動的做了,經常幫助他人,受到單位領導的多次表揚。

下面是劉志富訴述他與家人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江澤民濫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六年之久的浩劫之中。

六年的牢獄迫害

2000年9月,我們幾個人相約到北京上訪,在住處被北京警察綁架到豐台區看守所,多次被非法提審,五天後被當地公安局非法綁架到凌源拘留所,非法拘留兩個半月(75天),關押期間被抄家,遭到非法審訊、虐待、洗腦等,隨後被國保大隊勒索3000元放回家。回家後被鋼廠強行下崗,不簽「不煉功」的保證書,下崗生活費也不給。

2001年10月22日,由於向世人講真相,被凌鋼保衛處綁架,非法關押在凌源市看守所,遭國保大隊的王海多次辱罵、毆打(打完人後做筆錄說沒有逼供,逼我簽字),並非法抄家(未出示搜查證等有效證件),非法審訊,整夜不讓睡覺,虐待,在這期間,給吃的是摻沙子的粗玉米麵窩頭,和鹽水煮幹蘿蔔條或乾豆角,無法下咽。

被折磨十個月後,我被凌源市法院非法冤判6年。在此十個月期間,我家屬找到鋼廠索要我的下崗生活費,鋼廠不給;要求買斷工齡也不允許。最後被法院冤判後,接到了凌鋼對我開除廠籍的通知書,至此,在凌鋼工作了近二十年的我,一分補貼沒得到就被開除了廠籍。之後被關押在瀋陽第二監獄。

在這整整6年的牢獄迫害中,使我親眼目睹並親身經歷了中共政權對法輪功修煉者從精神到肉體慘無人道的非人折磨與迫害。在瀋陽二監獄,吃的是發霉的玉米麵窩頭和稀糊,遠遠的就能聞到刺鼻的味道,菜是白菜蘿蔔湯。每天強制勞動十五、六小時,有時還加班二、三小時。瀋陽第二監獄是化工廠,生產「東北」牌膠靴,主銷國內,有時也生產外銷貨,銷往日本、美國、歐洲。不僅勞動時間長,勞動強度高,廠房內橡膠味加上橡膠硫化的廢氣,讓人喘不過來氣,長時間的這種勞動環境,人極易得肺結核病和其它病症。橡膠廠的犯人有一半以上得肺結核,監獄也不給好好醫治,只給一些去痛片和消炎藥。

由於我堅定信仰拒絕轉化,他們對我強制勞動,兩次被關禁閉,使我遭受了世人難以想像的刻骨銘心的痛苦與傷害。

家人受到嚴重傷害

由於我被非法抓捕,給妻子、女兒、父母和家庭造成了極大的痛苦與傷害。女兒正在讀初三,受到老師和同學的冷落、挖苦,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打擊,原來成績在學校幾百學生中排前五名,一度造成孩子厭學,學習成績直線下降。

妻子原來得了許多病,如低血壓、低血糖、痛經、風濕、胃痛、神經性頭痛等,通過修煉法輪功,獲得了健康,工作、生活積極向上。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隨著迫害的加重,妻子也逐漸放棄了修煉,特別是我幾次被迫害後,妻子受到了嚴重的驚嚇,身體每況愈下,腰脫、血壓高、失眠等疾病纏身。特別是二零一四年發現她腎上長了一個腫瘤,經檢查確診為透明細胞癌並做了腎切除手術,經詢問專業人員得知該病起因是由於驚嚇所致。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綁架後,消息傳到老家,哥哥劉志昌聽到後一時著急突發腦出血,不治身亡,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

母親知道我被綁架後,日夜思念,經常夜裏被噩夢驚醒,終日憂慮成疾,身體日漸消瘦,於二零零四年十月,突發腦出血死亡。姐姐劉素蘭擔心我的安全和健康,多次到瀋陽二監探望,每次都淚流滿面,依依不捨,對我的安全憂慮和兩個家庭的拖累,也患上了高血壓,在二零一零年突發腦出血不治身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