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得救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五十歲,生長在農村,五年前做了宮頸癌手術。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去親屬家串門,看到堂姑腿腫、膝蓋骨變形不能動,被兒女強行弄到醫院,上下樓都得人背著,醫院要做小針刀,沒辦法,怕負效應家人又給送回來。堂姑回來後認真學法輪功,兩個小時後腿好了。我看到後,也要學法輪功,可是《轉法輪》這本書拿到手,三天看了十多頁就看不下去了,身上這兒疼那兒疼的,不敢看了,就放下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遠房大姑家的妹妹來串門(我叫她三姑),她聽村裏人都在議論我的病。因當時我的病復發,癌細胞都轉移到淋巴了,正在化療,臉浮腫,頭髮都掉了,甚麼都不能幹了,人眼看就完了。我在大姑家,正巧見到了從未謀面的三姑。

三姑修煉法輪功,六十五歲,人很年輕,臉色白裏透紅,和藹可親。她給我講了一個身邊七十三歲老人的故事,十九年前,老人乳腺癌術後復發,癌細胞都擴散了,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人躺在床上,渾身藥味和膿血味,只等一口氣咽下,就送殯儀館。這時三姑給她講了法輪功強身健體有奇效,她動念要學。第二天三姑去看她,沒敢進屋,不知她還活沒活著,一趴窗戶,她還活著,就這樣,她一心修煉,對照大法,修去人中的不善、強勢……現在這位老人身心健康,走路一陣風,坐公交車她給別人讓座。

這時,村裏來電話,讓我丈夫去市裏掃雪給錢,我聯繫不上他,我竟快步從村中間走到村南頭回去找到丈夫,又快步返回大姑家,聽三姑講修煉故事,我太愛聽了,人也精神了許多。三姑問我:聽我說,煩不?我說:不煩,要不我能來嗎?這回,我非修不可!

半個月後,我在夢中看到了圓的花紅柳綠的旋轉物,轉的可快了,我打電話問三姑:這是不是你們說的那個法輪啊?回答當然是肯定的。

一月份,似睡非睡時,看到兩個穿白大褂的人,在我身邊不吱聲就把我肚子打開,從裏邊拿出像煤炭似的幾塊東西,又劃拉出一些碎渣。我的身體明顯見好,以前半桶煤提不動,現在兩桶煤不在話下,三個多月沒再化療,連感冒都沒有。消業時,我學法煉功,家裏沒人,我自己做飯菜,啥事兒沒有。

弟弟、妹妹看我不堅持連續化療非常著急,強行把我帶到醫院檢查,這一檢查,沒想到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讓當醫生的弟弟大吃一驚!消息傳開,堂姐夫說堂姐:這麼重的病都煉好了,你們也煉去!省得這兒疼那兒疼的;村裏信主的鄰居也找上門來要請大法書,要學煉法輪功。

我太幸運了,在生命走到盡頭時,幸遇法輪大法得救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