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疾因何不治而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六歲,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沒修煉大法之前,我疾病纏身,有神經性頭痛、肝炎、心臟病,還有被稱為第二癌症的牛皮癬,令我痛苦不堪。

一、患牛皮癬 悶悶不樂度日如年

在我二十一歲那年,頭頂上長了一塊東西,就覺得發癢,難受,厚厚的一層白皮,把白皮撓下來就冒鮮血,到後來遍及全身,別人一看說:「你這是長的牛皮癬,是第二癌症,治不好,常言道:治瘡不治癬,治癬就丟臉」。我聽到這話,真是五雷轟頂,嚇了我一身冷汗。抱著僥倖心理開始四處求醫,先是用偏方,抹煙袋油,抹雞蛋黃與白礬煎出的油,也沒治好。偏方不行,就找西醫,打針、吃藥、外加抹藥,也沒治好。西醫治不好那就找中醫吧,吃中藥,一連吃了七十多付,每天晚上煎藥、吃藥,我想這回吃了這麼多藥可能得好,可也沒治好,甚麼法都用盡了就是治不好,這使我真的絕望了,心灰意冷。每天晚上睡下時渾身奇癢、難受,非得把它撓破、撓出血,心裏才好受一些,才能入睡,天天如此,棉被裏兒粘的都是血,給我精神造成很大壓力,真好像一座山壓在我身上,整天悶悶不樂的度日如年。

二、修大法 頑疾消

在被單位一同事再三催促下,我想先看看法輪功的書,她就給我一本《轉法輪》,並說:「看這書時,你得把手洗乾淨再看」。白天是沒時間,到了晚上吃過晚飯,洗完手我就拿起《轉法輪》這本書翻開來看,越看越願意看,我想這本書中怎麼說的這麼好,句句是理,頭頭是道,這真是一本寶書。那晚一直看到深夜十二點多也不覺得睏,身上也不癢了。就想一口氣把他讀完。明白了法理後,我就下決心煉這個功。這時已到了一九九七年正月十八,正式走入大法修煉。

煉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全身上的病都好了,當時我也不是為治病才煉的,只覺得這功法挺好的而煉,可他真起到了祛病健身的作用。以後我真象換了個人似的,心情格外舒暢,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幹活不覺累,走路生風,真像書中講的:「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看此書自修的一樣可以達到應有的狀態。」[1]誰看見我都說:「你現在怎麼像換了個人似的,看你整天有使不完的勁,臉上總是帶著笑容。」我說:「你們知道為甚麼吧,我是煉法輪功煉的,才會有這個狀態。」

三、學功後心性的昇華

我在單位是會計,管錢的。在我管理期間沒差過一分錢,領導交給了任務按時完成,所以得到領導和同事的好評,都說我是一個好人。

二零零三年那年鬧非典,別人都嚇的打針的打針、吃藥的吃藥,整天搞得人心惶惶,我們經理走後門弄來一些消毒液,按人分每人只能分到半桶,多了沒有,分的那天我說:「我那份我不要了,讓給別人吧」。這時副經理搭話了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不得病是吧!」我說:「是,我們煉法輪功的不得病,有抵抗力。」她隨即就說:「好,那以後我也跟你煉法輪功。」我說:「好啊,你甚麼時候想學,我就甚麼時候教你!」

我以前趕集買菜,人家給少了就不幹,給多了就高興。自修煉法輪大法後,明白了法理:不該要的不要,處事為別人著想。現在趕集買菜時,賣菜的要說:「多多少多少,帶著吧,別往下拿了。」我趕緊說:「你把多頭拿下去吧,我不多要你的,你們種菜也不容易,還大老遠來到這裏。」那賣菜的就說:「哎,像你這樣的人,我還是頭一次碰到,你看見了吧?剛才那老太太,我給她稱好了,臨走又拿了些,這種人太多了。」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師父教我們不要佔別人的便宜,處事要為別人著想,不該要的不要。」他聽後笑了,看的出他嘴上沒說,心裏在說:「你們師父真好!」

這十九年來我是沐浴在佛光裏,每天生活的那樣充實,再沒有以前的煩惱與憂愁,這十九年來我不但無病一身輕,還為家多創一些收入。自我退休後,把孫子看大,現在又找了份保潔工作,雙收入,真像書中講的那樣:「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真是三生有幸,讓我得到這高德大法,謝謝師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在中國大陸受到嚴重迫害,使我師父和大法蒙受這不白之冤,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真是千古奇冤,每想到我們的師父還在承受著這不明不白的冤屈,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樣難受,眼淚汪汪的。

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矇騙了的世人。我堅信總有一天,真、善、忍的法理溶入每一個人的心田,真相大白於天下,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我願每個中國人都明白真相,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