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每個字都真實不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我家住於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學大法前,我全身都是病,沒有一處好地方。腦袋疼、臉腫的像個麵包,眼睛都睜不開,經常休克,到醫院去看,醫生診斷為心臟供血不足,中西藥開了不少,都不見效,吃的我一見藥就想吐。婆婆看我難受三番五次讓我去學法輪功。當時我家裏供著別的東西,不想學,後來實在是疼的難受,抱著試試的態度去了學法組。當時我躲在牆角裏,眼睛也睜不開,聽組裏的學員讀《轉法輪》這本書,我越聽越愛聽,越聽身體越舒服,我知道這本書不一般,我決心學大法。

學就得認真的學,我把以前供著的東西全清理了,可是那東西不幹,附在我丈夫的身上,做著各種動作想要咬人。當時我心不穩,這是怎麼回事呢?找來同修才知道丈夫是被附體了,當時就求師父保護,我們幾個人煉起了第五套功法,隨著音樂的響起我丈夫霎那間就好了。

這可是真實所見呀!《轉法輪》這本書真是天書,是佛法呀!每個字都是真實不虛的。這更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信心!通過修煉大法不知不覺中身上的病都沒有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我修煉法輪大法十七年了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事太多了僅舉幾例:

1、一九九九年,我去天津親戚開的工廠上班,眼腫的很厲害,我堅持學法煉功,沒幾天眼不腫了,最神奇的是我眼從小就有的斜視,看東西雙影的毛病沒有了。以前眼睛做過手術後留下的疙瘩也不翼而飛,工廠的工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2、大姑有病住院,我去看她。回來後臉上開始長疙瘩,頭上帶刺,皮越長越厚,奇癢難忍,越去抓越泛紅流水,看見的人都說是紅斑狼瘡。家裏人背著我上長征醫院拿藥,我不吃。我就堅信師父堅信法,沒事兒就看書、煉功。臉一天比一天好,四、五天後就好了,家裏人都稱奇。

3、一次在家看孫子,小孫子一抬腳我一躲,沒站穩,手一戳地,手腕子斷了。當時手就腫的跟個饅頭似的不敢動。孩子們拉我到醫院拍片子,我就告訴醫生給我打個板就行了,我堅持回家。早晨起,我就下地,手腫的抬不起來。我抱著師父的法像哭了,我是修煉人,心一橫把板扔了。我就煉功,不斷的煉,手彎著也煉,漸漸的手不疼了,一個星期比一個星期強,三個星期就能端碗喝稀飯了,第四個星期也就是二十八天時,我的手就好了。

4、我給城裏一單位打掃衛生,看見車底下有一張紙,搆不著。我想我是修煉人應該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不能偷奸耍滑。我想盡辦法去夠那張紙,不小心摔了一跤。當時腰就不能動了,同事要送我去醫院,我沒去。回到家就受不了了,我堅定我是修煉人這一念,堅持學法煉功。第三天上九州親戚家,早起洗臉倒水,腰不疼了。

5、我在本村私人辦的工廠裏做飯,一人做二十多人的飯,從不喊累,變著花樣的給他們做,大家都愛吃我做的飯。經理知道我修煉法輪功,知道大法好。一次下班,一輛開的很快的摩托車把我撞了。頭衝下栽過去又翻回來,人們把我拉到醫院,開摩托的小伙嚇壞了。家人讓我做個徹底的檢查,我說沒事。當時醫生說脊柱有三節擠在了一塊,能舒展開就好,舒展不開就只能下半生在床上度過了。我心裏想你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我堅持不輸液不打針不吃藥,醫生非要給我輸液,我說:「您別給我扎針,別看您是老醫生,一扎準起包。」他不信一扎立刻就起了個大包。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孩子們要開五百元錢的藥,說不能便宜了那個司機,我不讓。

回家後,兒子把我抱上床,我真正感覺自己從腰那兒開始分開,像是兩半人一樣。我求師父我要下床。我趁孩子們不在,強忍疼痛一點一點的蹭下床,心裏想著要煉功,我就比劃了一套功法,就睡著了。第二天,我掐著腰一步一步挪動著腳步走出去,每邁一步都是鑽心的疼,自己上了廁所。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告訴家人不能跟司機要錢,司機感動的說「法輪大法好!」

因堅持煉功我很快康復了,單位換了好幾個食堂大師傅,職工們吃不了別人做的飯,大家強烈要求我回去,我欣然接受。

再說說我八十多歲的公公修大法受益的事。老人修煉大法前患有冠心病,一犯病就不省人事,學法後再也沒犯過。八十二歲那年,他騎三輪車,被一輛電動車撞出老遠,騎車人要送他去醫院,他說沒事你走吧!回家雖然有點疼,第二天就沒事了。

我們以親身的經歷見證了法輪大法好,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們也加入了訴江大潮,對這個迫害好人、迫害佛法的惡人提出控告。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使很多人失去了也受益於大法的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