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乳腺癌晚期患者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的救命之恩,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親人看到了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在新年來臨之際,我們全家人叩拜師尊,恭祝師尊過年好!

我是遼寧省某縣一個小村莊的普通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二零一三年末,經市醫院確診患了乳腺癌,已是晚期,之後進行了手術治療、化療、放療,曾經濃密、烏黑的秀髮也掉個精光。病情雖然得到了控制,但也同時給我的身心帶來了無情的創傷,我基本上喪失了勞動能力,勉強能做一點點家務。身為農民的我,給本來並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很大的負擔。

到了二零一六年春,由於母親的突然病故,致使我異常悲痛,整日以淚洗面,到後來感覺著自己的身體經常疼痛和不適,特別是腰部疼的厲害。起初以為腰間盤突出所引起的,漸漸的越來越嚴重,到後來連翻身、起床都很吃力,同時還伴有心律失常,高燒等一些不適的症狀。在縣醫院住院近二十天的治療,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重了。後又轉入市醫院,確診為癌細胞擴散,已轉移到腰椎、肺、胸椎等多個部位。

由於自己的身體很消瘦,虛弱的厲害,因此我放棄了對我來說已經並無很大意義的治療。回到了家中,這時的我身體多處疼痛難以忍受,時常昏迷,我已經徹底絕望了。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醫院已經無法治療,讓我回家。我丈夫不甘心,讓我到省城一個老中醫處繼續治療,可是我無法走路,此時我萬念俱灰,我去不了。

我的小姨是一位修煉多年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我回到家中後,她就一直陪伴著我,並讓我及我丈夫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勸我修煉法輪功。雖然在幾個月前小姨就把《轉法輪》一書、師父的講法錄音、教功碟、講法碟送給了我,讓我聽讓我看,可我卻並沒有放在心上。

這次當小姨再次勸我讀法、聽法時,我默默的點點頭,這時的我思想中並沒有奢求甚麼,只不過是麻木的,機械的聽著小姨給我讀《轉法輪》、師父的講法錄音,有時聽著聽著迷迷糊糊就睡著了並感覺挺舒服的。

在隨後的幾天裏,我逐漸感覺不那麼發燒了,疼痛也減輕了,再往後,就徹底不發燒了,不疼痛了,漸漸的我能夠坐起來了,飯也能多吃點了,也有食慾了,體重也增加了,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

我和丈夫都從內心感觸的說:這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從死亡的邊緣給我拉了回來,讓我擁有了第二次生命。我從內心真誠的感激師父的慈悲救度。我時常忍不住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由於我能下地走動了,我和丈夫一起看著師父的教功碟,把五套功法都學會了。我和丈夫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隨著我們每天的學法,我們都放不下這本書了,一有時間就看。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們從法中懂得了更多的道理,更深的內涵,《轉法輪》不僅僅是指導我們做個好人,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更是指引我們向更高層次突破,直至圓滿。我會堅定不移的修煉下去,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