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1年半冤獄 南昌市優秀教師精神失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經歷十一年六個月的冤獄折磨後,一個原本風華正茂的優秀青年教師,精神失常了,身體一直非常虛弱,無法正常工作,只能依靠父母養活。

羅文斌,男,現年三十九歲,大學畢業,原南昌市青山湖區羅家一中優秀教師,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後,他被非法抄家兩次、拘留三次,判刑兩次(共計十一年六個月),被罰款數千元,被開除公職,所有證件(畢業證、教師證)被青山湖公安分局搶去,至今身體一直非常虛弱無法正常工作。

羅文斌一九九八年底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原有的胃疼、體質虛弱等疾病都痊癒好轉;明白了人生存在的意義,心境開闊,有一種發自心底的喜悅。他按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遇事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工作嚴謹、勤懇踏實,不記個人得失,改變了原有的許多不良習氣。當時羅文斌在羅家一中任教,他改變教學方式,對學生更富有愛心和責任感,提高了教學水平,獲得了學校師生的肯定與認可。

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豫章監獄遭酷刑折磨

約二零零零年十月,羅文斌在他所任教的羅家一中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校領導胡木雲惡告到羅家派出所,當即被關押審訊。當晚羅文斌從派出所脫逃,被迫流離失所在外幾個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羅文斌在四川省營山縣發放真相資料被非法綁架到當地派出所。一星期後被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和羅家派出所接回南昌本地,後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在江西豫章監獄迫害。

二零零一年底,羅文斌被投入豫章監獄,因他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拒絕承認自己有罪而被關禁閉。在被關禁閉期間,羅文斌遭受了暴打、懸空背銬、長時間面壁罰站,強迫背監規和軍訓、插管灌食,躬背、超強度奴工勞動等折磨。

在強制轉化期間,羅文斌被獄警指使七、八個刑事犯人輪流看管不准睡覺,被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邪惡錄像、被強行面壁、被要求寫違心的轉化認識,如不服從即遭暴力毆打,甚至被強按在地上用衣架扭成的多股鐵絲猛力抽打頭部。連續幾天幾夜不停的輪番折磨,羅文斌被迫害致意識不清、精神恍惚。

由於六次被關進禁閉室,五次被關進監獄強制洗腦班,羅文斌的身心受到巨大傷害、體重由一百多斤下降到九十來斤。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羅文斌整整被關押七年後,從豫章監獄釋放回家。

又四年冤獄 死裏逃生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凌晨,羅文斌在南昌市青雲譜區粘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巡警抓捕到塔子橋派出所進行刑訊逼供:兩腳懸空、雙手被銬在鐵窗上,整個人臉色煞白形同虛脫。後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期間因他拒絕穿囚服,被獄警鄒任新罰戴械具、指使犯人蓄意刁難欺辱及用肘關節鈍擊他的背部。

被關押幾個月後,羅文斌被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羅文斌被關進南昌監獄。開始他被迫從事超強度的奴工勞動,遭到監控包夾犯人的虐待看管、面壁罰站,晚上睡覺有專人看管、甚至翻身都會被猛踹驚醒,沒有絲毫的人身安全,得不到正常的休息。

由於他堅定自己的信仰不妥協,迫害手段就更為殘酷惡劣,夜晚只睡十五分鐘就被看管的犯人用鐵管打醒,如此持續一週,幾乎無法睡眠、身心疲憊。因羅文斌無法完成監獄規定的高額奴工生產任務、拒絕配合獄警的無理要求,就遭到被當眾毆打的腰痛無法直身。接著又將他雙手銬在鐵門上,身體被拉抻,時間一長,手銬勒進皮肉裏,手臂又累又酸又痛。他被這樣連續掛銬折磨了三、四天,痛苦煎熬、難以忍受。

南昌監獄的禁閉室以折磨人為樂,犯人被毫無顧忌地迫害致殘、致瘋、致死的都有。平時強制犯人面壁、背監規、走隊列,一個晚上十三次叫醒犯人下床、身形筆直且聲音洪亮進行「點名」,幾乎徹夜無法正常睡眠,時間一長導致整個人精神恍惚。羅文斌因為不配合這些非人的折磨,十多次被晝夜銬在鐵門上且不讓上廁所,羅文斌只好不進食以減少排泄。每次掛銬都持續兩三天,有幾次被銬的無法喘氣、臉色慘白幾近昏厥,有幾次全身發燒致39℃以上,不得不送醫務室救治。

日漸神志不清 喪失勞動能力

後來羅文斌被送轉化班強制「洗腦」十個月,被強制要求寫違心的「思想認識」。被轉到勞務大隊後,又被關進禁閉室七、八次共計十四個月。因為經常被晝夜掛銬在鐵門上,羅文斌的肉體和精神都受到極大摧殘,非人的折磨遠遠超出人的承受極限。

二零一四年三月,羅文斌歷經苦難、死裏逃生,結束四年半的冤獄被釋放回家。回家後,他懷疑自己被監獄施用過不明藥物的毒害,經常意識恍惚、神志不清、頭痛、翻白眼、失神發呆、震顫、抽搐,甚至無法自控、手舞足蹈打轉轉、莫名其妙的發出很大的怪叫聲,全身無力,身體非常虛弱。雖經多方醫治,這些症狀持續至今且還在加重。

羅文斌修煉法輪功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昇華,卻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的打壓和迫害。在經歷了豫章監獄和南昌監獄共計十一年六個月的非人關押折磨後,羅文斌──一個原本風華正茂的優秀教師,如今卻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喪失勞動能力,只能依靠父母養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