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綁架、勞教 南昌市主治醫師又被開除工職(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吳鳳珍,女,現年51歲,江西南昌市第一醫院針灸科主治醫生。她1998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江氏集團發動迫害後,她先後被綁架三次、勞教兩次,2016年3月左右又被無理開除工職。

'吳鳳珍醫師'
吳鳳珍醫師

吳鳳珍女士針灸醫術精湛,然而她一生遭受了非常坎坷的命運,精神痛苦幾致崩潰,是法輪大法善解了她與兩任前夫的怨緣,避免了幾個家庭的破裂和痛苦。

1990年11月吳鳳珍與第一任丈夫萬某結婚成家並育有一女,1996年兩人因性格不合協議離婚,女兒歸萬某撫養。1998年9月六歲的女兒患上了哮喘病,萬某在照料日夜吵鬧、寢食不安的女兒時,一時失控揮刀在女兒頸脖處連砍六刀,活活將女兒砍死。當吳鳳珍在萬某家親見女兒慘死的血腥場景時,整個大腦一片空白、失憶近致崩潰……

一個月後,吳鳳珍的一個大學同學前往看望她,見她痛苦不堪、無法自拔,就善意向她推薦法輪功。當吳鳳珍強按心頭的痛楚,靜心閱讀《轉法輪》及其他法輪功的書籍時,她的內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動,法輪大法深入淺出的法理使她明瞭人世間諸事之間的淵源,驅散了她心頭的陰霾,從痛喪幼女的悲慟中解脫出來,從那時起,她成為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吳鳳珍修煉法輪功後,多年的偏頭痛、腎結石、胃病、頑固的皮膚病等疾病不藥而癒;隨著不斷的閱讀法輪功的書籍、晨煉五套動作優美的功法,同化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她提升了自己生命的層次與精神境界。

在後來的歲月裏,她遵照大法中真善忍的要求,以真誠善良和寬容忍讓的心胸,放棄了起訴前夫,令其為女兒償命的復仇計劃。萬某及其年事已高的父母萬分感謝吳鳳珍的堅忍和善良。

正當吳鳳珍沐浴在法輪大法慈悲祥和的佛光中時,1999年7月江氏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殘酷打壓,吳鳳珍被推上了中共高壓迫害政策的風口浪尖。

一、第一次被綁架迫害。2000年4月,吳鳳珍抱著讓政府了解真相,還大法師父清白的良好願望,依法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後又被劫持回南昌,關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看守所迫害。吳鳳珍在看守所抵制迫害,絕食十五天,身體非常虛弱。辦案方南昌市勝利路派出所害怕承擔責任,向家人索取3000多元錢後將她釋放回家,期間遭勝利路派出所非法抄家。回單位上班後,醫院開大會通報她的「錯誤」,還要求醫院職工人人必須在反對法輪功問題上表態、簽字,直接把吳鳳珍推向了全院職員的對立面。

回家後,吳鳳珍被全天24小時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丈夫被脅迫不准上班、專職看守著她,並隨時彙報她的行蹤。她還被逼寫不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書」,不然就面臨被下崗、開除。

二、第二次被綁架迫害。2000年6月,吳鳳珍冒著生命危險再次去北京上訪,又再次被綁架關押在二七北路看守所。因堅持煉功,被看守所的女警劉某銬上48公斤重的腳鐐,在戴腳鐐的半個月時間裏,正值炎熱夏季,吳鳳珍根本無法正常洗澡更衣。後來,吳鳳珍出現早孕的症狀,在家人和監號裏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強烈要求下,才解除了腳鐐。

2000年7月,吳鳳珍被非法勞教兩年,因處於孕期才被「所外執行」。2003年初,女兒才一歲多時,由於經常受到騷擾,同在衛生系統工作的第二任丈夫丁某承受不了巨大的身心壓力,精神失控毆打吳鳳珍,試圖阻止吳鳳珍煉功。後來丁某忍痛與吳鳳珍離婚,幼女經協議後由吳鳳珍撫養。

三、被強制洗腦班迫害。2003年9月,吳鳳珍正在醫院裏給病人治療,保衛科科長等人命令她跟他們走,她得知是去強制轉化班洗腦迫害,堅決予以拒絕,保衛科長和幹事竟強拽著她的胳膊拖進電梯,因門診大廳人多、害怕吳鳳珍呼救,一出電梯就攔腰將她強行抱上車去。吳鳳珍就在院方領導的注視和眾目睽睽之下,光天化日被暴力綁架到了洗腦班。

在轉化班,吳鳳珍不配合一切命令和要求,不觀看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不聽、不看任何有關法輪功的造假謊言。轉化班將她關小屋禁閉,負責人吳某對她惡語謾罵、侮辱她的人格,單位則派中層幹部輪流看管她。因她不轉化,單位受牽連,導致全院全年數額不小的「綜治獎」都被上級主管部門罰扣。

四、第三次被綁架、第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2006年6月,吳鳳珍在發放真相資料時遭滕王閣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法輪大法書籍、MP3、U盤、音象資料等被抄走。

2005年7月,吳鳳珍被非法勞教兩年。在省女子勞教所,吳鳳珍因不配合洗腦迫害和謊言灌輸,拒絕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不穿號衣、不報數、不喊報告、不背監規,就遭到了勞教所的迫害和延期關押。烈日下她被強行「隊列訓練」、站「軍姿」,被長期隔離關小號,被吸毒包夾人員胡某用針刺手臂,視力嚴重下降還被逼完成奴工勞動,因傳遞法輪功的經文被延長勞教期半個月。2007年8月21日,吳鳳珍被延期41天才被釋放回家。

非法勞教期間,單位只發給她300元的生活費,她和四歲的幼女只能依靠已下崗且經濟拮据的娘家姐姐接濟度日,女兒常因找不到媽媽而哭喊悲泣,幼小的心靈留下了沉重的無法抹去的傷痛和陰影。

2007年8月25日,單位綜治科和百花洲派出所警察逼她寫轉化書,威脅她不轉化就要再次被送去勞教。她拒絕這些不合理的非法行為後,日常行蹤遭到監視,節假日和敏感日被派專人24小時監視跟蹤、人身自由遭到限制,被剝奪授予先進工作者和專業技術職稱的晉升。

五、拒簽「承諾書」被開除公職迫害。2015年12月4日,她所在單位南昌市第一醫院開始安排保安人員對她實行全天24小時監控,派專人對她實行為期一週的全天脫產「幫教」,要求她在草擬好的承諾書上簽字,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否則就開除公職,吊銷醫師執業證,從已分配給她居住的職工宿舍裏搬出。當吳鳳珍詢問緣由時,單位領導無奈說這是上級的命令,如果她不轉化、不在承諾書上簽字就必須被開除公職,另外單位領導如不處理她就要被撤職。

2016年1月13日,單位人事科科長口頭通知吳鳳珍已被開除公職,從1月14日始不得到單位上班。吳鳳珍要求人事科長出示處理她的有關書面依據和辦理相關的手續,人事科長卻說院領導指示任何書面的資料都不能給她。1月20日院方告知她禁止再在醫院上班,取消了她的處方權。2月開始停發她的工資及一切福利待遇。後來院方通知她如堅持上班就是「非法行醫」(可能吊銷了她的「醫生執業資格證」)。期間她多次找醫院領導抗議,陳述她修煉法輪功沒有做任何違反國家法律和違反院規院紀的事情,也沒有任何失職和危害社會的行為,單位不應該違法開除她的公職、剝奪她的勞動權利。

時至今日,吳鳳珍母女倆不僅失去一切經濟來源、生活處於困頓之中,還面臨著年底就要搬出單位職工宿舍的無理強制要求,寒風凜冽的冬季,孤苦無助的母女倆去往何處?!她本是位遵紀守法、恪守醫德的善良好人,可「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卻操縱院方要將她逼上絕路,這不是和現政府大力提倡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嗎?希望善良的民眾能從中辨清正邪與善惡,伸出您援助的雙手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