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江西省南昌市倆老太面臨非法起訴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江西省南昌市的法輪功學員羅春榮和塗琳,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十七年的殘酷迫害中,均遭受過多種迫害,家人也承受了痛苦和傷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倆人在南昌市新建區西山鎮街上,心懷善心告訴民眾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時,遭新建區西山派出所警察綁架,目前被刑拘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並面臨非法起訴。

一、羅春榮曾遭非法勞教、暴力洗腦 身心俱受摧殘

羅春榮,女,現年六十七歲,江西省南昌市自來水公司退休幹部,家住南昌市自來水公司宿舍。

修煉法輪功之前,羅春榮身體狀況很差,患有頭痛等五種疾病,晚上起床上廁所都會感冒,需要上醫院治療。

自從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之後,她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不長時間不僅身體好了,精神也充實了,每天渾身是勁;整個人從裏到外都透著祥和與慈悲,再也不和她丈夫嘔氣吵架,家裏也從此安寧和睦了。全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輪功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羅春榮遭受了嚴重迫害:被非法抄家七次,被抄走大法書籍、煉功磁帶及大法師父法像等;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被非法勞教一次(兩年零七個月);家中的電話、手機被監控跟蹤;女兒因受株連被下崗並被扣發工資。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羅春榮去北京信訪辦上訪,在北京派出所遭到警察的刑訊逼供,身材高大的男警察從遠處衝過去,抬起穿著44碼方頭皮鞋的腳,對著她的胸部、腹部及下身猛力狠踢三腳。

之後羅春榮被劫持回南昌、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一個月,關押期間獄警指使男犯人毒打她,用拳頭重錘她的頭部。大年三十晚上,墩子塘派出所對她家進行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羅春榮再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金水橋呼喊「法輪大法好」時被綁架到北京地鐵派出所,後被南昌市墩子塘派出劫持到南昌第三看守所,後又被轉送省女子勞教所、青雲譜「法制班」、「洗腦班」,共被非法關押九十天。

期間羅春榮遭到非法抄家三次,家中電話被監聽、居室被監控,丈夫、女兒因受株連被剋扣工資,家中被勒索現金2000元。

二零零二年,羅春榮被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綁架並被抄家,警察連夜訊問,強逼她半蹲成一字形,稍有晃動就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勁踩碾她的一個腳趾頭,對她造成了無法忍受的劇烈疼痛。

一個月後,羅春榮被強制送到南昌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後又被轉押到省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羅春榮遭受嚴重摧毀:警察不讓上廁所,她只能在窄小的封閉房間裏大小便,她被強迫做奴工勞動,被長時間暴力洗腦。

二零零五年五月,羅春榮被迫害致血壓高達200才被釋放回家。女兒在驚見母親被摧殘的滿頭黑髮變成了銀絲,一口整齊的牙齒掉落了許多,容顏也由紅潤漂亮變成蒼老憔悴時,不禁心酸落淚……

二零一二年,羅春榮在南昌市昌北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派出所綁架,同時被抄家,被抄走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法像。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南昌市「六一零」、 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及南昌市自來水公司保衛處,三方聯合強行綁架羅春榮去洗腦班強制洗腦,在遭到羅春榮的堅決閉門拒絕後,這些人員就叫來「110」警察從兩側同時爬上她家三樓的陽台和窗戶,暴力強行將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羅春榮在南昌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下羅村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下羅派出所非法綁架。

在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中,羅春榮的家人遭受了難以言表的身體上、精神上及經濟上的傷害和損失。為了生存,她的女兒和女婿離開南昌,去到了外地。

二、塗琳曾遭毆打、侮辱 女兒受牽連

塗琳,女,現年六十四歲,江西製藥廠退休職工,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張家廠。

塗琳因身患多種疾病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時間不長就身心受益,在九九年「七﹒二零」後的高壓迫害下遭受過毆打、罰款及非法關押等迫害,小女兒受牽連被取消免試保送攻讀碩士學位的資格。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塗琳去北京上訪,被北京信訪辦的工作人員綁架到北京某看守所。

在看守所,塗琳被強行全身脫光衣服進行搜身,對她的人格和精神造成了嚴重的侮辱和傷害。當塗琳拒絕身份登記時,被一男性警察用穿著皮鞋的腳暴力狠踢雙腿,造成雙腿被踢傷疼痛。

塗琳在北京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多天,在離開北京看守所時,看守所在沒有開具任何票據的情況下,非法侵吞了塗琳隨身攜帶的被搜去的600元現金。

二零零零年初,塗琳被關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第三看守所,期間遭到同監室吸毒人員的毒打,在堅持煉功時被暴力搧耳光。

塗琳在第三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多天後,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勒索她家人6000元現金後,才將她釋放回家,

塗琳的小女兒被就讀的大學保送免試攻讀碩士學位,因受她的牽連被取消保送資格,這種「文革」式的「連坐制」使小女兒的心靈受到嚴重創傷,母女感情受到嚴重傷害,女兒與她之間從此造成了嚴重的隔閡。

每逢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警察時常上門騷擾,居委會人員有時也到家中所謂查看,鄰居則用異樣的眼光將她全家當作異類對待。這些都對她及家人造成了嚴重的精神傷害。

如今,年過六旬的羅春榮和塗琳為了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又一次身陷囹圄並面臨非法起訴,她們家人的身心又一次遭受煎熬和摧殘,羅春榮的丈夫因焦慮擔憂而身形劇瘦,塗琳的丈夫則經受不住打擊而一度住進了醫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