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被打聾、兩眼被噴風油精 劉勇遭六年牢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被非法關押迫害六年後,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江西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劉勇帶著巨大的傷痛回到家中。面臨家中的困境,身心受創的他倍感悲涼、愴痛。

六年的身心折磨,使原本身體健壯的劉勇患上脈管炎、下肢浮腫、長期高燒四十度、雙腳風濕致行走困難。多年被非法關押,使他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生活沒有著落;從小將他拉扯大的九十三歲的外婆癱瘓在床無人照料;面臨中考的兒子急需升學後的書資費用。而被沒收身份證的他無法正常找工作……

劉 勇
劉 勇
六年前雙腿被酷刑折磨後留下的疤痕
六年前雙腿被酷刑折磨後留下的疤痕

劉勇出生於一九六四年十月,原為南昌市婦女兒童商店鞋帽櫃的營業員。雖然受中共的洗腦宣傳被灌輸了無神論的思想,但他從小就經常思考人生許多不解的問題,人為甚麼要活在世上?到底有沒有神、佛、鬼的存在?為甚麼要燒香、死後為甚麼要燒紙?一九九七年五月,劉勇有幸接觸到了法輪功的書籍《法輪功》,剛看完前半部份,他就感覺到許多的人生疑問都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生存在的意義是返本歸真、返回自己先天的善良本性。修煉大法後,他很快戒掉了多年的煙癮,原有的支氣管炎、胃炎和關節炎也痊癒了;煉靜功時,看到過羅漢和菩薩。大法的法理還善解了他與前妻的冤怨,倆人冰釋前嫌。這些親身的體會和受益使他內心非常震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殘酷鎮壓法輪功後,劉勇與大陸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也經歷了血雨腥風的迫害,被非法關押、被強制洗腦、被酷刑逼供,被非法判七年刑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劉勇抱著向政府反映法輪功是高德功法、政府的鎮壓是錯誤的良好願望,向單位領導請假一個月,單獨一人去北京上訪。借宿在北京朝陽區某農戶家時,半夜十二點遭朝陽區高碑店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非法綁架,在高碑店派出所關押一夜後又被送到江西駐京辦,後被劫持回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個月。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八,劉勇被單位領導騙致單位後,被幾位彪形大漢強行塞進車中,直接被綁架到位於南昌市昌北警校的洗腦班強制洗腦。

三個多月的時間裏,他失去人身自由和與家人的聯繫,被單間關押且二十四小時都有兩個包夾人員監控,房間裏貼著誹謗法輪功的條幅,他每天被逼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和造假的電視節目、參加所謂的法制學習班。當劉勇把那些抹黑攻擊法輪功的條幅撕毀時,遭到了洗腦班惡人的毆打、謾罵、搜身等各種體罰,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

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晚上十點左右,南昌市國安大隊長李小平、南昌市青山湖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王軍,夥同當地桃苑派出所警察熊俐清和振中小區居委會人員等七、八人強行闖進劉勇的家中進行非法抄家,搶走筆記本電腦四台、打印機兩台、刻錄機一台、攝像機一台、手機兩部、移動硬盤四個、上網卡兩個、U盤數個、DVD影碟機一台及招商銀行卡一張(存有五千多元錢)等等,家裏被翻抄的四處凌亂、一片狼藉,被抄走的所有物品、錢財均沒有開具任何收據、清單。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劉勇被劫持到位於南昌市新建縣(現為新建區)新建大道八號的 「北斗大廈」賓館進行秘密酷刑逼供。警察將劉勇雙手一前一後分開銬在審訊椅裏,以國保大隊長王軍和另一個教導員為首,加上另外八個警察,每倆人、每六個小時一班輪流對劉勇進行二十四小時不間歇的酷刑逼供:掌搧耳光、用鞋子猛抽耳光,導致劉勇內耳被打傷、左耳當時即失去聽力致聾;用腳狠踢他兩小腿的前骨,致小腿紫脹青腫、血肉模糊,至今還留下斑斑傷痕;用帶有鋒利齒狀邊沿的塑料鞋底在劉勇大腿的皮肉上拉鋸般的切割、使他右腿破裂淌血;用木棒擊打大腿致青紫腫脹;用鐵皮棒擊打背部;五天五夜剝奪睡眠不讓閤眼,用風油精噴腦門、噴眼睛,導致雙眼火辣滾燙、疼痛難忍,視力一度不正常;用冷水澆透全身後,將空調製冷開至最低溫度吹乾,然後再澆透再吹乾,使人處於極度痛苦之中。王軍還試圖用腳踩劉勇的生殖器官,幸而被劉勇躲過。最後警察將劉勇隨身攜帶的六百元現金搶走,於六月十三日下午將他關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惡警聲稱所謂牽扯到一個案子,劉勇又再次被提外審。同樣被劫持到新建縣的北斗大廈賓館,警察又再次使用同樣的手段折磨他,且比上次更殘忍,每天有時只給一頓飯、有時只給兩頓飯,讓正當年的劉勇食不果腹。王軍還揚言準備對劉勇實施十天十夜酷刑逼供不讓睡覺,如出現生命危險就送監獄醫院。在遭受了五天六夜的剝奪睡眠、搧耳光、澆冷水、腳踢雙腿的酷刑折磨後,劉勇身心衰竭,眼睛嚴重損傷、無法站立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二零一零年九月,劉勇遭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一年四月遭第二次非法庭審,最後被法院重判七年刑期。劉勇不服判決依法上訴,結果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被送往位於珠港農場的贛江監獄,十五天後又被送往位於經開區的南昌監獄。

南昌監獄是江西省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黑窩之一,在那裏法輪功學員被妖化為自焚、殺人、放火的精神病患者而加以歧視和虐待。劉勇在那裏的五年黑暗牢獄歲月裏,被強迫奴役勞動:做服裝、做冰棒棍子、插祭祀花圈等等。

劉勇還被監獄強制洗腦迫害,長期被強迫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和造謠電視。長期被刑事犯人包夾監控,包括洗漱、上廁所、吃飯、做工、購物、睡覺等等,每句話、每個動作都受到嚴格的管控。刑事包夾人員還動輒對劉勇辱罵、恐嚇、喝斥,甚至耍流氓手段在他身上亂摸亂捏,在生活上虐待他,不經他的許可將他的生活用品隨意丟棄,將他尚能穿戴的衣物當抹布使用,威脅他出獄後要到他家裏實施暴力侵襲。

一年看守所的關押迫害、五年監獄的身心殘酷折磨,使原本身體健壯的劉勇患上脈管炎、下肢浮腫、長期高燒四十度、雙腳風濕致行走困難,身心遭受極大的摧殘。

劉勇所遭受的這一切只是江氏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給億萬修煉者家庭帶來深重苦難的一個縮影。他真切希望世人能早日明白真相,認清邪惡的謊言毒害,共同結束這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