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歲老人:是我的師父了不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原來沒有多少文化,識字也不多,但我很快就能通讀《轉法輪》,這是師父在幫我。一次次的消業經歷使我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看護我。有時我甚麼也沒有想,腦中卻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字。

一九九八年,我八十一歲(編者註﹕此文成稿於二零一六年四月)。有一天,大女兒從外地回來探親,告訴我說她煉法輪功了,非常好的中國古老的佛家修煉功法,不光能使自己做好人,還能修煉到佛的世界。我從小就敬仰神佛,記得我的外婆每年要出外燒香一個月。長大後,我雖然沒能像外婆一樣燒香拜佛,可我知道我要做個好人,要善良。所以聽女兒一說,我馬上感到我也要學。女兒給我請來了《轉法輪》、師父的講法錄音。我開始修煉了。

這些年來,我經過了好幾次關,有身體上的,也有心性的。有的時候。真的很難很難,好像生命到了盡頭,也許就是因為難,才使我切切實實感到師父在看護我;也使我真真切切體悟到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偉大。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表達我的心,說起這些事,我總有點激動,我只會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

我四十多歲時曾患子宮癌,治療後留下了後遺症,每次身體不適發燒時,整個腹部就紅腫脹痛。二零零四年,又出現這種狀況。有一天,我坐在陽台看書,突然感到我的肚子好像被針扎的很痛,一針又一針,我當時甚麼也沒想,也沒告訴家人。晚上我發現我的肚子消腫了,也不痛了,神奇的是肚子上還有針扎的痕跡,現在還能看到。

二零一一年,我的雙腿腫的粗粗的硬硬的,腳也腫的不能穿鞋。兒子非要送我去醫院看。看了幾次,吃藥也沒好轉。我心裏求師父救我。一天晚飯後,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我念著念著,迷迷糊糊的,像睡著了。

猛然間不知為甚麼,我睜開眼睛,看到床前站著一個人,是照片上看到的,啊,是師父。很驚喜,但我又不知道為甚麼不自覺的趕緊閉上了眼。這時我清楚的聽到電插座「啪」的一聲響,緊接著我的床就開始跳動起來。床上下震動,足有十分鐘。我沒有一點害怕,感到美妙極了,舒服的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發現我紅腫的雙腿開始消腫了。

這幾年,我好幾次摔跤,很嚴重,但都平安的過來了,而且一次比一次神奇。

有一天,我洗澡,從浴缸裏出來,一不小心滑倒了,撞到牆上,再倒地,不會動了。聽到那麼大的響聲,兒媳趕緊開門進來,把我扶起來。兩天,我就能下地了。

四年前的一天,我的兒媳和我的小女兒發生口角,衝撞起來,我趕緊去拉架。好像一股力推了我一下,我倒下,頭碰到茶几後,又重重的撞在鐵門上。整個臉立即腫的連眼睛都看不見了。大家都嚇壞了,趕緊送我到醫院看急診、拍片。我心裏對師父說: 「師父,我錯了,我不應該管小輩的事,不應該去拉架。師父救我!」 結果片子拍出來,沒傷到眼睛,大腦也沒受傷。一段時間後,一切恢復正常,沒留任何後遺症。

去年年底,一天,我拉微波爐的門,用力太大。我仰後倒地,整個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立即不會動了。當時家裏沒人,我只能靜靜的躺著,心裏念叨「我沒事。我有師父。師父救我!」 兒子兒媳回來後,把我抬到床上。

躺在床上,全身骨頭痛,一點都不能動,碰哪都鑽心的痛。兒子不放心,一定要拍片。片子拍出來,居然顯示啥事也沒有。一個星期後,我能翻身了,一個月後,我能走路了。驚喜之餘,大家感受到了,修煉法輪功就是不一樣。

心性上我也過了很難過的關。我的脾氣大,誰不順我的心,事情不順我的意,我就不高興,還不依不饒的,記恨在心。我的兒媳善良、能幹、勤勞。但是以前我總看她不順眼,婆媳關係一度弄的很緊張。修煉後,在矛盾中我一次一次向內找,終於找到是我爭鬥心太強了,事事要講究個對與錯,所以不能體諒她的忙碌和辛苦,沒能慈悲的像對待女兒一樣善待她。

之後我一點一點的去掉了爭鬥心,記恨的心,小事不再計較了,過去的事都過去吧,不再抱怨記仇了,這樣我們之間的隔閡煙消雲散了。遇到矛盾,我都想到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讓就要讓。我努力解開以往的一切結,哪怕再小的也要解開。過關消業過程中,兒媳和我兒子一樣無怨無恨的細心照料我,為我付出了很多。現在我們大家相互體諒,和睦相處,特別是今年添了小重孫,四世同堂,全家其樂融融。

我修煉後,雖然多次消業,但是無論多麼嚴重,都能平安過去,所以我的身體一直很好,九十九歲了,生活自理,還能做針線活,還總想幫助做點家務。我心裏十分清楚,我的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的。有人看到我這麼大的年紀還這麼精神、健康,說「這老太太真了不起。」我就會說:「不是我老太太了不起,是我的師父了不起,是法輪大法了不起。」

最後我想對師父說:「感謝師父慈悲救度,感謝師父帶領我走上修煉的路。我一定跟著師父走,永不改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