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枯木逢春 何其幸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鄉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回頭看看,人這一生啊真的不易,凶險、困苦、病痛常伴左右。我是多麼幸運,修煉了高德大法,我和家人的人生改變了,變的格外祥和、幸福。我一直想把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

枯木逢春搏嚴霜

我原本有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妻子賢惠,兒子懂事。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及生活的壓力,妻子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體弱多病、進出村醫務室就像進出自己家門一樣頻繁。到後來,鄉村醫生說對她的病已束手無策,建議她去大醫院就醫。

一九九八年我又一次帶她去大醫院。一番檢查之後,權威醫生嚴肅的說:老伴的子宮肌瘤已有孩子頭大小,必須馬上做手術切除,否則性命堪憂。

恰巧,就在此時我們見到了一位剛剛做完肌瘤切除手術,被推出手術室的病人,她面如死灰,不省人事。老伴嚇壞了,當即決定:再怎麼疼痛也不做手術,誰勸也不聽。

其實,那時家裏因為老伴常年求醫治病,已經一貧如洗,再加上老伴身體虛弱,即使上了手術台,也沒有絕對勝算能活著下來。

我們無可奈何的回到了家。接下來的日子,老伴因為受了驚嚇,加上病痛折磨,再加上絕望,真是活不起的樣子……

那天在街坊的介紹下,我們才知道當時有一種氣功叫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奇佳。老伴和我商量,要我帶她去看看,因為她身體太弱自己去不了,也怕記不住。於是,我攙扶著虛弱不堪的老伴去街坊那裏看法輪功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老伴感覺這師父講的好,聽的很入心。

這樣過了一天、兩天,到第三天去看錄像的時候,她說感覺有點勁了,就不讓我攙扶了。到第七天的時候,她說渾身都輕鬆了。當時兒子正在學醫,聽說我們要去學煉法輪功,不屑一顧的說:「法輪功怎麼可能這麼神奇?要那樣還要醫院幹甚麼?」一週後,他再看到媽媽時,驚喜的發現媽媽臉上竟然有了血色,這是前所未有的。

接下來的週日他再回家時,看到他的媽媽就像換了一個人,病態全無!這種變化簡直是天翻地覆的。很快,老伴能做家務了,能幫我幹農活了,還能幫鄰居收玉米了。腹部那個大瘤子也不知甚麼時候沒有的。

我和兒子及街坊們目睹了這奇蹟,驚嘆不已,我們全家都走入了大法修煉,嚴格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善待別人,一家人在佛光普照之下,融在真正的幸福快樂之中,一家人無不感激法輪功師父賜給我們的美好生活。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出於妒嫉,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血雨腥風的迫害!謊言充斥了每個角落,大法和師父遭到誣陷,我們這些按真、善、忍標準做人的好人被抄家,被洗腦「轉化」,被勞教,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致家破人亡、致流離失所。

我家也沒能倖免,我們被抓去洗腦班,被威脅、恐嚇。冬天下著大雪,他們把老伴弄到雪地裏凍著,逼迫她「轉化」。真是枉費心機!

我們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牢記按真、善、忍做人,從那時到現在,神跡一次次降臨在我們身上。

這世上竟還有這麼好的人,咱們拜個幹親吧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中午,我騎摩托車去上班。到一拐彎處,突然被後面一輛順行的農用四輪車撞到後車架上。由於慣性,我連人帶車被拖出幾米遠。出事的瞬間,我頭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大法修煉者,我沒事,我絕不能訛人家……」

司機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嚇壞了,跳下車來查看我的情況。我看到我的右腳腳面已經被拖的皮肉模糊,右腿被地面蹭掉一些皮,傷勢不重,試了試,還能動。我對司機說:「你別怕,我沒事。」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大家七嘴八舌的幫我說話,讓我管司機要錢,我岳丈的一個街坊,乾脆把車橫在路上,就怕肇事者逃逸。見此,我忍著痛笑著對大家說:大夥兒該忙啥就忙啥去吧,別耽誤了上班,我沒事。那個時候,我還不敢在大庭廣眾面前證實大法,這是一直讓我感到愧疚的。

摩托車已經沒法騎了,大夥幫著把車拖到附近的修車店修理了。司機非要拉著我去醫院拍片治療,我再三告訴他,我沒事。他堅持要我去最近的醫務室處理傷口,處理完後,醫生給開了不少的藥讓我帶回家服用,我不要,但拗不過司機,只好帶回家。

老伴對我說:咱們是修煉人,有師父看管著,用不著這些,咱不能要人家的藥,那不也得花錢買嗎?咱讓他退回去吧,就給他說這些藥咱家都有,別讓孩子花這個錢了。於是我們把藥退給了司機。

司機非常感動,回家和他媳婦說了這事。小倆口一起來到我家,對我們說:俺把你傷的那樣了還不讓俺賠錢,連醫生開的藥都不要,就怕俺們花錢,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人,咱們拜個幹親吧!從今以後,俺倆就是您的兒子、兒媳了。

我和老伴挺高興,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他們很接受,從那時起,我就多了一個兒子一個兒媳。每到年節,小倆口就像待親爹媽一樣來看我們。

長了眼的大貨車

二零零八年的一個下午,我騎摩托車進城,遠遠看見前面五岔路口中間在施工(後來才知道是修建大轉盤),我順著施工場地南側騎過去了。回來時天已晚,看不清路了,我記的那地方在施工,就想再順著南側繞過去。就在這當口,一束強光突然照的我啥也看不見了,就聽見「噹」的一聲,就感覺一堵大牆擋住了去路。

很快有人跑了過來,一看,摩托車已經歪在地上,我趴在車子的前保險槓上,甚麼事也沒有。

我站起來抬頭一看,原來是一輛大貨車!司機說他突然看到前面有人,趕緊踩剎車,這車就像長了眼睛一樣,停的那麼恰到好處,如果因慣性再往前多走一點,我就完全鑽到貨車底下了,好懸哪!

我心裏知道,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我們把摩托車扶起來,車子前面的塑料板和框撞碎了,其它的甚麼問題都沒有。司機嚇壞了,怕我會賴他點錢花。我牢記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那麼做,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位被車拖出去十多米遠,「啪」一下摔在地上的善良老太太,我對司機說:「我沒事,你走吧。」我騎上摩托車回家了。

交警被感動了

二零零九年冬天,大雪封地,我有事要去辦,騎摩托車上路了。路上的積雪很厚,大馬路邊的雪根本沒化,所有車都順著另一邊走,正走著,迎頭一輛車剎不住就把我撞上了,我當場暈了過去。

等我稍有點意識時,就聽一個年輕人抱著我扯著嗓子哭喊:「大爺啊,你快醒醒吧……,爺爺啊,你快醒醒吧……」我使勁睜開眼睛,好傢伙,120和交警全到了,司機的父親也聞訊從家裏趕了過來,估摸著我至少昏迷了半個小時了。

看我醒來,大夥非要把我送醫院,我說我沒事,不用去醫院,可大夥都說不行,非得去醫院檢查檢查才行,我執意不去,「120」怕擔責任,讓我簽了個字走了。

我始終牢記自己是個修煉人,絕不能訛人。我對大家說,我真的沒事,讓司機把我送回家就行了。交警做了記錄,讓我簽了名,因為別處也發生了事故,交警匆匆走了。

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告訴司機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沒事,我不會訛你的。

我到家後讓司機走了,才發現,鞋裏面全是血水,腳上一大塊皮連著肉就那麼唿噠著。我去村醫務室縫了縫,處理了一下就睡下了。

第二天,村幹部、交警和司機都來了,要讓我去醫院住院治療。我說我真的沒事,交警急了,從口袋裏拿出現場照片說:你看看,你這是叫啥撞的?你說你沒事,你知道你把人家100多萬的車(奧迪Q7)撞進去一個大坑去!我看了一下照片,照片上的大坑正是我身體的位置。警察接著說:光維修費就得10多萬哪,你能沒事嗎?這回他們非讓我去醫院拍片看看不可。

為了讓他們放心,我配合一下吧。拍片或檢查結果:左胸肋骨二根骨折,大拇腳趾開放性骨折,右腿腫成紫茄子色,因不疼也就沒拍片。

我沒要他們一分錢的賠償,自己回家堅持學法煉功去了。

過了幾天,交警讓去處理事故。老伴代替我去的。處理意見是:司機的全責。交警對老伴說:肇事的這位是老闆,隨便拿出幾萬沒問題。老伴說:我按真、善、忍做事,不能訛人家,一分錢也不要。

這位交警起身把老伴拉到一邊小聲說:「你看我是幹啥的?」那意思就是不能說這個,免得被迫害。你只管要錢。然後回到座位上說:你要多少錢儘管說吧。老伴還是不要,說:那天晚上他們把我老伴送回家的時候,拿出一把錢放在桌上,說是二千二百元,過後我一數是二千三百元,這錢我們也不要。

交警動情的說:你這老太太真是好人!我工作這麼多年了,從沒遇到你這樣的好人,人家都是哭著鬧著要錢,你們一分錢也不要,我們都感動啊!

司機隔了幾天來看我,見我身體恢復的很快,很驚訝,說:「大爺不住院治療好的這麼快,真是太神奇了。」於是,老伴就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並做了「三退」。當時已臨近過年,過了年,正月十八我就正常上班去了。

轉眼到了夏天。有一天,穿著半褲的時候,我不經意的發現右腿膝蓋骨中間是凹下去的。我有個朋友是專做按摩的,有一天我讓他看看我的膝蓋是不是斷成兩半了,他一摸告訴我:「你這不是兩半,是碎成三瓣了!」

一般人傷成這樣,至少得用半年時間臥床休養才敢下地。可是我的這條腿被撞成這個樣,自始至終也沒有甚麼不好的感覺,醫生也沒做任何檢查,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總共在家只呆了三十八天就上班去了,這真是奇蹟啊!

這些年,每當回頭想想,總是感覺自己和家人特別的幸運,特別的幸福!而我們的幸運、幸福,全都是來自大法與師父的恩賜!今天只是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千真萬確的!這是真實不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