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文章中向內找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以往給明慧網的投稿中,我似乎形成了一個觀念,就是連續發表兩篇文章後第三篇總不能發表。我一方面想可能是我的稿件不行,不能錄用。另一方面我還揣測明慧同修的心理,是不是明慧同修怕我生起歡喜心或其它人心呀?

隨著需要整理的東西越來越多,我幾乎每天都要投稿,而且有的時候還要投兩篇,我想:在一個信箱中投兩個,明慧同修會不會不給發表?於是在八月份我又申請了一個郵箱。這樣我就可以一天投兩個了。

不過當我申請了郵箱之後,我問自己,你這樣做是為了耍小聰明欺騙明慧同修嗎?內心回答:不是。你是想證實自己,顯示自己嗎?不是。我真心想圓容大法,通過同修遭迫害的典型事例揭露中共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師父在《洪吟三》中說:「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1]。

就在越來越順利的整理文章工作中,我發現了自己的一顆顆私心,並且很快去掉了它。

我的文件夾

二零一五年我建立了一個自己的文件夾,將自己發表的文章彙集起來,近幾個月來由於發表的文章明顯增多,人心也跟著浮動起來。

一次當我滿心歡喜的將整理後發表的文章複製到自己的文件夾時,突然意識到一種膨脹的自我在心頭溜過,這時我馬上捕捉到它,尋其根源,原來這個東西是從我建這個文件夾時產生的。

在收集自己文章時的那種興奮,不正是由自私引起的滿足感嗎?我意識到在這個文件夾上滋生的私心已經很嚴重了。於是我馬上決定不再收集自己的文章了。那一念出來之後,當時我真感覺解體了一個自己,內心頓覺有種失落感,但是我覺的這樣做是對的。可能在自我包裹的狹小空間內待久了,突然間包裹的外殼碎了,自己暴露在一個比較大的空間中,所以才感到沒著沒落。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過去了,一種無以言表的美妙、舒適感油然而生。

我用-t.zip做標記

今年十一月六日,我在騎電動車上班的路上突然摔了一跤,雖然身體並無大礙,但是我想這肯定不是偶然的,一定與我的修煉有關,但一時又找不出甚麼人心。

第二天我在上班的路上一邊走,一邊背《洪吟二》,當背到,〈無〉時,我心裏突然一亮,再背「無無無空無東西 無善無惡出了極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迷」[2]。我對照自己的內心查找,看有沒有「東西」,結果還真的發現了問題。

前些日子放棄了「我的文件夾」,覺的自己輕鬆了許多。但今天的向內找,發現那顆私心並沒有徹底放下。從行為表現上看,就在放棄了「我的文件夾」的當天,我下載每日文章時就有了區別,沒有我的文章就用不含圖片的形式(zip)下載,有我的文章就用含圖片的形式(-t.zip)下載。現在想來,為甚麼要有我的和不是我的區分呢?這不就是那個自私的我在作怪嗎?「我的文件夾」廢棄了,但私心不願就此死去,馬上又找了個-t.zip寄生下來。當時我的心動了一下,是不是這樣做也是自私?可還是有些自我掩蓋似的就這樣過去了。

既然現在發現它了,就肯定要去掉它,不再執著自我了,讓一切回歸本真。用zip下載也好,用-t.zip下載也好,不會再有我與不是我的區別。一切都是大法的,事蹟是同修證實法做出來的,所成的一切因緣都是師父安排、師父在做的,自己只是動動筆整理一下而已,怎麼能貪天之功、歸為己有呢?自己就做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在證實法中不能有任何分別心。否則只要有證實自己的因素在,就有了不能溶於法中的間隔。最終隨著自我的膨脹,使自己脫離大法。

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內心體驗到了真我的覺受:坦蕩自若,平靜悠然,沒有了往日因「我」而生起的激動色彩。

通過修心使我認識到,人的內心本應是平靜的,而打破平靜的都是「私心」擾之,或是高興或是痛苦;或是興奮或是鬱悶;或是成功或是失敗等等諸多對立存在的因素,都是使人達不到「空」「無」的「東西」。當我們去掉了自私,就自然同化了大法,回歸了大道。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