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開啟我的智慧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不記得背第一遍《轉法輪》用了多長時間,記憶中很多時候都是一句句的背才背下來的。要是思想不集中,坐在那裏背半天也不能背下來一小段,我不得不迫使自己加強主意識背法才行。

背法後不久,領導給我換了個新的工作崗位,我單獨使用一間小辦公室。在新崗位我熟悉流程以後,師父又給我靈感,想出幾個好辦法,讓一個月的零零散散的管理工作能集中在一、兩天完成。我驚喜自己有很多時間背法了,這是師父鼓勵我背法,才給安排了最好的工作環境。

一、背法開啟我的智慧

一次系統內很多同事一起參加一個考試,題目極難,我做完前面的題目,感覺自己沒希望及格。最後一道題目十分,一看更難,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是從沒做過的一個題目。我看了看周圍考生都在咬筆頭,估計是都沒戲。這時一個念頭突然在我的大腦閃現,一個很清晰的做題思路浮現,我頓時開竅,一口氣把最後一道題做完,拿下來這關鍵的十分。考試成績下來,我考了六十點五分,是全系統唯一及格通過這個考試的。

這下我就出名了,大家都很佩服我這個法輪功修煉者。修煉法輪功前,我業務水平很一般,都知道我是靠關係進單位的,背後說閒話的有的是,後來我那個關係退二線了,單位時時都有人想著要把我從這個好崗位擠走。這下好了,頭上頂著「系統第一名」的光環,實力在這裏擺著呢,誰也不敢跟我搶崗位了。

我業務上越來越有悟性,後來成了系統內最年輕的業務精英,偶爾還在系統內講課。我從來都沒想到這輩子還能站在講台當老師,當看到台下無數雙眼睛,眼光裏流露出欽佩,聆聽著我的講課,我想這些人都是指望我來救度了,師父給我的智慧和才華,都是為了救人做鋪墊的。這些聽過我講課的都願意聽我講真相,不少人都做了三退。

一次單位請一位大學教授到大禮堂授課,課間休息,廣播裏放出來的都是邪黨的歌曲。我找到禮堂後台給放音響的人講真相,給一個大法弟子歌曲的碟,讓他播放。放音響的人很是羨慕我的才氣,說自己是個粗人甚麼都不懂,連聲答應三退,換上了我給的光盤上的歌曲播放。

我走到講台跟講課的教授說:您仔細聽,這是放的法輪大法弟子的歌曲。教授很吃驚,說他們單位有個修煉法輪功的,在單位都不敢說法輪功,你們這還敢公開放呀。我就講真相,送一本《九評》給教授讓好好看看。

我坐在禮堂的角落靜靜的聆聽廣播裏面的歌聲,當播放《得度》這首歌曲時,一位三退了的同事突然跑過來有點激動的跟我說:感動了,感動了!我問:甚麼感動了?他說:被歌聲感動了!課間休息禮堂有些吵鬧,也不一定能聽得清歌詞,我想應該是被歌曲背後的慈悲打動了吧,大法弟子的歌曲真有能量!

記得有一天,我在辦公室低聲哼唱《婆羅花開》,被一個領導聽到了,這位領導是經常被人請到外面吃飯唱歌的,對流行歌曲很熟悉,一臉詫異的問我:這麼好聽的歌曲怎麼還沒流行起來呢?我笑開了,自豪的說:好聽吧!這是我們法輪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後來這個領導也看了《九評》同意三退了,一次系統評選優秀黨員,聽說他被選上了,他卻跟我說:這次我拒絕這個「優秀黨員」了。

二、在勞教所背法

曾遭遇一次勞教迫害,我慶幸自己能背下來《轉法輪》,不然是很難走過來的。

勞教所播放毀謗法輪功的錄像,邪惡的聲音在耳邊轟炸,干擾我很難背下去,必須排除干擾高度集中我的主意識才能背。幾個吸毒人員二十四小時的貼身夾控,猶大的圍攻,耳畔傳來隔壁同修受酷刑的呼救……勞教所壓抑得讓我感覺時時要死去,只有靠背法點燃著我的生命之火不會熄滅。

我在艱難中衝過了勞教所的洗腦這一關,接下來就是要到車間做高強度的勞工生產了。想到每天要長時間的生產,沒有時間背法了,我是一萬個不情願,內心跟師父說:我只能每天背法,我不要做生產,師父幫我。

一天警察傳話來要我去辦公室,不知道又是甚麼陰招,我覺的勞教所的日子真的需要我時時用很強大的正念才能不落入每一個陷阱。警惕不安中我到了辦公室,看到裏面所有的警察都是起立的,還來了幾個勞教所領導。一個人喊著我的名字衝上來一把抱住了我,我定睛一看,原來是很久都沒有聯繫了的一位朋友A,我感覺太突然太意外了。A跟勞教所領導介紹:這就是我跟你們提到的好友某某(說我的名字),勞教所的領導排成一隊,一個個上前與我握手。

A提著一袋水果說:走走,去看看你住的房間,等下我請你出去吃飯。我說:我們是不能出去吃飯的呢。A說:帶你出去的手續都辦好了。真是有備而來呀!A攬著我的肩頭就往我住的房間走。這時我才問:你現在混的不錯了呀,你怎麼來這裏啦?原來A事事不順,打算到深圳打工,我跟他講真相,他三退了,真的得到福報了。A興奮的告訴我:調到了一個新單位,最近提拔當處長了(只有當處長才有資格帶隊檢查)。突然接到緊急安排,要A立即帶隊到勞教所來檢查。臨行前的晚上,有人告訴他說我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這勞教所了。A來勞教所第一件事就跟所長說:我以前的一個好朋友關在這裏了,我要請這位朋友出去吃飯。

師父真的及時安排人來幫我了,聽過程好巧妙好神奇!A 壓低聲音問我:你有甚麼困難甚麼要求快說,我來幫你的。我說:這裏要做很多的勞工生產,我不想去做生產。A 說:好,我跟他們講,不讓你做事。太感謝師父了!我一掃多日的陰霾,發自肺腑的笑出來,被一個吸毒夾控看到了,說:都不知道你還會笑呀。是呀,自打被關進勞教所,我一直都沒笑過。

A 的及時到來相救,更加堅定了我背法的信心。那年我在勞教所把《轉法輪》大約背了有七十多遍吧,別的被關押的同修都在趕做奴工任務,我坐在車間裏從早到晚的背法。經常是背完一講法的最後一個字,就聽到警察說:收工。

除了吃飯睡覺我幾乎都是背法的,午間休息,別人休息我也不休息,抓緊一切時間背法。都覺的自己比要做奴工生產的同修還忙,他們體力上忙,我是忙著背法。過年那三天勞教所放假不做奴工,給放常人電視劇,很多同修都在看,我就不瞅屏幕,只一心一意背法。

三、師尊牽著我的手往上攀登

其實很多方面我都不如同修的,在勞教所我內心苦的不行,很多同修一天到晚樂呵呵,以苦為樂。唯有能背下來《轉法輪》,讓我超越,從法中得到的、師父給予的更多更多。

表現在做項目上,更是神跡展現。一個很好的項目,技術同修宣布做不下去了,這個項目只能走入歷史了。師父多次點醒我:我們能做的下去的。夢裏我看到師父給這個項目開闢了一個專門的救人的通道(言語不好表述所見,只能這樣粗淺的寫),讓項目起死回生了。後來項目穩定的做著,應該是很難有人會相信我們把項目做的那麼好,師父做的,當然無人超越。我內心問師父為甚麼選擇了我來做,師父告訴我,大意是選擇我有兩個原因,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法學的好。師父也多次警醒我:人心不能多,人心多時項目就會做不下去了。每天修為上壓力都很大,我明白一點點的放鬆,就會給救人帶來損失。

一次夢裏看到,師父牽著我的手往上攀登,我踩著師父的一個個腳印緊跟,步伐很穩健。還看到,當我遭遇困境,是師父背著我行走在狂風暴雨中,雨點都是落在師父身上的,我看不下去了,掙扎著想從師父身上下來,師父不肯。還一次夢到,一位母親指著自己的孩子很欣慰的說:不錯,要好好培養。幾乎每天師父都會鼓勵鞭策我,讓我好好修。哪怕一天學法跟不上,師父都會敲我警鐘,指出我的人心,讓我看到不努力修行的危險,不敢妄為。師父的洪大慈悲與威嚴是同在。

現在我一直是堅持每天背法幾個小時。坐下來很清淨的連貫的背《轉法輪》,會感覺到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背著、溶在法中,身體一層層在同化著法。「你背下《轉法輪》來,對於提高是有好處的。因為你身體微觀上的那部份和你人的最表面都在背。」[1]有時背法會跟煉靜功感覺一樣,周圍都不存在了,只有法在大腦裏流淌,洗滌著我的身心,這一刻,我最能體悟到背法是一條無止境的光明大道,守住法去修,充實自己的每一境界與層次,一定能在這部法中圓滿。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