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在同修交流中出現的一些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在師尊的加持與保護下,大法弟子彼此之間的切磋交流,使大法弟子的修煉更加如意高效;也成為了大法弟子形成堅不可摧之整體的一個必要條件。

師父講:「每個人言談舉止啊,都在大法中像一個弟子。我們這個環境極其珍貴的,在任何世間上一個環境當中都沒有像在我們這裏那麼純淨。」[1]

下面談談我與家人同修、更多同修交流切磋中的一些經驗和教訓。也就是想與大家交流一下關於「交流」的問題。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們一定給予慈悲指正。

第一部份:珍惜家人同修之間的交流

對於家庭中只有一名大法弟子的同修來說,能有家人同修共同修煉,是很令人羨慕的。這樣的環境,除了能在修煉中互相理解、支持、配合,更方便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彼此互相提醒、互相鼓勵與督促,共同快速在法上提高,以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與同修配合與交流中,我看到不少同修,在很多方面表現的都很正,也能吃苦。但卻在與家人同修的交流方面,有些不盡如人願。

近一段時間以來,我主動詢問一些家中有同修的大法弟子,與家人同修交流的怎麼樣。得到的回答,有的說:「與別的同修交流都還行,就是與家人同修交流不了」。有的說:「他就那樣了,他總是那樣,說了也沒有用」。有的說:「生活上彼此都挺照應的,救人項目的配合不敢耽誤,心性修煉方面基本不說啥」。還有的說:「以前還行,還能交流點,現在越來越交流不了了」等等。在與同修們就此問題交流切磋後,有所收穫,下面就與同修們一起交流。

先來看看我自己的例子。

我家也有一個同修。在多年共同修煉過程中,我感受到:家人同修之間的這種緣份,是修煉中的一份寶貴的資源。如果能把握好這份資源,真是受益良多,有時候能幫助我們儘快發現一些,挖出自己較難察覺的心性方面的問題。

比如,寫此交流前的一天,岳父母來我家一起吃晚餐。岳母原本平和的心態,卻因為我說的話,而變的有些不愉快。吃過飯後,就想要儘快離開。並對我說:「你沒覺的你瞧不起常人嗎?說話有點神叨叨的。」

當時的我一頭霧水。我每天想的幾乎都是救人的事啊,如果證實法做不好,給大法抹黑,是會影響眾生得救的,怎麼會瞧不起常人呢?而且我覺的自己說話挺注意了呀,怎麼會覺的我神叨叨的?

回到房間,妻子同修立即站在修煉人的角度,慢慢的對我說:「你有沒有發現,你說話有點不尊敬老人呢?你說話時的心態有問題啊,快點找找吧!」「你前幾天不是還對同修說:自己做到心態平和,不動心,只是在一個層次中的標準。而讓談話的對方也平和,不氣、不惱、不反感,才是更高一點標準嗎?」還有,「在事情當中會找自己、能找到自己的問題,才是修得更好,更會修呀!」

同修的話,說的聲音並不大,但我當時卻覺的轟隆隆的震耳、震心!想起來師父法身就在我身邊看著我的一言一行我即刻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得找自己,必須得立刻就找自己。

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我放下所有剛剛與岳母說話時想要表達的想法,不再對老人聽不進勸說而耿耿於懷,急轉過來找自己,一下子找到一大堆我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對別人說話缺乏善心。常人中有「百善孝為先」的標準,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沒善心怎能說出善意的話來?是我對自己善這一方面要求的標準該提高了。

第二個問題:說話時以自我為中心,還有急躁心。覺的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家裏的老人怎麼還是聽不懂我想說的事?其實是自我的一廂情願,覺的對方應該這樣了、不應該那樣了,沒有了耐心,卻有些急躁。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做的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的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2]

我剛剛只想著讓對方聽懂、讓對方明白、讓對方變化,卻沒有意識到,是我該更明白,更清醒,該提高、該轉變了,一味的想讓對方接受而改變,卻沒有主動發現自己的心境與心態的問題。

發現的第三個自己的問題,是說話時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一下,沒有觀察對方的接受能力、接受成度。自顧自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沒有把握好分寸,造成對方的不理解,才說出那樣的話。其實這第三個問題,也是在前面找到的善心不足、執著自我的共同作用下,表現出來的不佳狀態。

想到這裏,我留住了要出門離開的岳母,把剛剛這些思考過程,一點一點的說出來。岳母感覺到我在看自己的這個毛病想改掉、那個標準要提高,剛才的氣也消了,又說了點生活中的瑣事,心情平和的回家了。

同時,與家人同修在修煉上交流,還有不少其它的好處:家人同修與我們接觸密切,容易看到其他同修不容易看到的問題,容易看到我們身上隱藏較深的問題,可以更直接的感受到我們身心的變化,方便的及時提醒我們遇事向內找、實修自己等等。

我與同修們在這方面交流後,總結出障礙我們與家人同修交流的一些原因:

一、有的同修覺的,家人同修不讓別人說,就不再想交流了。

這個一方面要看說的一方。師父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3],以及「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3]那麼我們就來看看我們交流中,說的一方,是否在按這個標准說話。

另一方面是看聽的一方。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就是大法弟子有錯誤不願意讓人說,誰也不能說,一說就炸。對時不高興別人提意見,錯了也不高興別人說,一說就不高興。這個問題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了。」[4]

個人所悟,在師父正法的尾聲中,在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師父明確講出的這些問題,及給我們提出的標準,是時候該清楚的對照自己,修正與提高了。長時間在交流中處於這個狀態的同修,是得抓緊時間和機會,在這方面調整好了。

二、人的情,是在與家人同修交流中產生障礙的另一個原因。

一些同修在人情與人的觀念作用下,認為身邊的同修修的不好,認為與家人同修交流不會有收穫。舉個例子來說。

有一位同修在救人項目上,遇到了一個技術方面的問題,就找到技術同修,幫忙解決好了。技術同修對這位同修的家庭有所了解,知道同修的孩子也修煉,而且文化程度較高,就問了一下小同修,是否也會處理這個技術問題。得知,小同修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可家長同修卻問都沒有問小同修,就直接找技術同修了。

經過交流才知道,不只是在技術問題方面,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兩人幾乎也不太交流。偶爾談到也是語氣比較急躁。

比如有時候覺的:你是我的同修,還是一家人,我這麼認真的提醒你怎麼就聽不明白呢,就不改正呢?這時急躁之心與恨鐵不成鋼的心,佔了上風,也就不容易平和、理性的提醒與善勸了。有時候則是帶著怨心,不停的嘮叨。這些情況,就是人情在其中起作用了。

面對這些後天堆積出來的人情,我們怎麼辦呢?通過與同修們交流,我們總結出:我們只有通過學法,真正明白─甚麼是人情;人情是怎麼產生的;人情對修煉人的影響;人情對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影響等等。

這樣我們就會慢慢的看淡人的情,直至慢慢放下。我們才會變的更理性,在修善中生出慈悲之心了。

三、人的觀念,也會在與家人同修交流中產生障礙。

如果同修是在人的觀念、在自我的作用下,潛意識中有時候就會產生瞧不起同修、不屑與同修深入交流的想法。比如觀念中覺的你是我孩子,或覺的我比你修的精進、比你救人救得多,或比你年輕理性等等,我就甚麼都比你強了。沒覺的家人同修哪裏修得好、悟性好等等。這些情況,可能就是有人的觀念在其中起作用了。

多年的修煉中,同修們都能體會到,一個在大法中熔煉的生命,是會不斷變化與提高的。同修某些方面的弱項,是會不斷在學法中昇華的,同時智慧與能力也會不斷的增強。如果我們放下人固守的觀念,動態的看一個大法修煉人,就會發現大法對眾生強大的歸正作用。也就不會被人的觀念障礙住了。

就如前面提到的同修,放下人情、轉變觀念、從新的視角看待小同修以後,很多技術問題都在小同修的協助下,迅速得到解決,並且在心性交流方面也慢慢開始多起來,開始注意正視同修的修煉與提高了。彼此交流中,小同修理性的一面也逐漸展現出來。

第二部份:與外部同修之間的交流

上面文中談到的是家人同修之間交流中遇到的一些問題。實際上,很多大法弟子之間的交流與實修,有時也會出現類似的現象。

本地區的部份學法小組,每次都是學法後,或者是商量一下救人的項目就解散,或學法後立即就解散,沒有交流的環節。這不能不說是這些同修們的一個損失。希望同修們都再來讀一下師尊關於大法弟子集體煉功、集體學法、彼此切磋交流這方面的講法,也在正念交流中找到不足,得到收穫。因為大法弟子之間切磋、交流的狀態效果,不但反映了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也會直接或間接的影響我們助師正法、影響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

在下面這一部份中,主要談一些與廣大同修交流中的經驗與教訓:

經驗一、交流中把握好、不跑題

師父講:「很簡單,就是你是在證實法還是你在證實自己。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5]

有些同修在交流中,在跑題這方面,也有幾個狀態。有的是,始終並不知道交流已經跑題了;有的是發現跑題後,就立即停下跑題的話題,回到正題上來;而有的小組同修們在發現交流跑題後,會暫停原來要交流的內容。先試著找一找,為甚麼會跑題了,是在哪一方面,出現了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的狀況。

找到了問題的同修,印象都比較深刻:一方面是對自己的人心與執著得以明確,另一方面也深刻的體會出,原來師父在大法中,把我們修煉中的很多問題,都已經講的很清楚、很明白了。只要我們放下心來,以法來對照自己,以大法為標準評判自己的言行與思維,在這部宇宙大法中,修煉真的不難!並因此而信心倍增!也就是說,我們要正視跑題的原因,不要錯過這個修心與提高的機會。

經驗二、擴大容量,交流中不堅持己見

師父講:「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6]。

在修煉的過程中,並不是所有的同修都會走一樣的路。師父針對每個同修的來源、使命、責任、去向等諸多因素的不同,早已給我們安排了每個人的修煉之路。同修的路與我的有不同,並不一定是同修就不在法上。抱定想讓同修與自己完全相同才行的態度,幾乎是交流不了的。路不同、悟法不同、層次不同、先修哪方面、後去哪個心,每個人都有不同。每個人有自己的特點是正常的。而所有人都像一個模子扣出來的,想法、做法完全相同,那才奇怪呢,也是不可能的。這也許是我們在彼此交流中,應該保持的一種態度。

另一方面,我們自己的觀點也是修煉過程中所悟,不是真理也不是法。即便是引用的師尊的講法,我們談出的也是自己所在層次中有限的認識。如果堅持自我,非得強加給對方,這同樣是執著與人心。

在同修暫時接受不了、不好接受時,我們可以先看一下自己的語氣好不好、說話時是否有善心、有沒有私心、是否完全為對方好、是否對救人有利、依據的法理是否清晰對症等等。提得起也放得下,不去執著交流本身。就會順其自然,不強加己見了。

我們可以先試著傾聽同修的認識與想法,先了解同修的心結在哪裏。而後再有針對性的提醒同修對照法中的要求,看到自己的不足之處。通過交流,引導同修思考這個人心、執著有可能對我們的修煉與救人帶來的不利影響。讓同修自己認識到,抱有這些人心與執著的害處,進而主動去掉這個人心與執著。

這樣再有問題暴露出來時,同修自己也會警覺、主動重視起來。達到師父法中講的人心與執著不斷減弱的狀態,走出自己修煉的路。也會主動去學法而不依賴同修了。

本地區有幾位能力較強、有一定影響力的同修,曾經共同配合了很多救人、證實大法的項目。後來因為各自在某些問題上堅持自己的想法,不再配合,各自做自己的項目了。當然,力量就分散開了,有些項目就做不了了。很多同修知道這個情況後,紛紛登門相勸。但幾乎都是沒說幾句就交流不下去了。

後來有一位同修C,分別找到這幾位同修,徹夜長談。最後這幾位同修在C同修的安排下,又坐到一起,交流了很長時間,化解了不少誤解,又從新配合了一些重大的項目。

在後來與C同修的交流中,C同修表示:能與這幾位同修坐下來,細細的交流,得是理解師父告訴的法理,在交流與配合中,儘量放下自我,放下觀念,擴大容量。在尊重同修的前提下,真正的用心傾聽同修心中的想法,了解同修遇到的實際難處及心結所在。要理解,在修煉的過程中,放下人心與觀念需要一定的過程。只要不是與師尊的大法相抵觸,不給救人造成明確的不利影響,可不必糾結在某個具體問題上,咬住不放。當同修真的感覺到,我們是在用心與其交流,而不是要強加自己的想法給他,強行要改變對方,同修才會敞開心扉,也用真心去交流了。

師尊說:「執著放下的越多,心胸越寬廣,對事情的容量越大。」[7]「胸懷要大。(笑)(鼓掌)容量大,能做好。」[8]

我的理解,交流中就是在修煉。而容量的擴大,也是修煉提高的一方面體現。

經驗三、交流中要真、要忍,也要善

在與同修的配合與交流中,有時候會聽到有同修這樣說:「你怎麼不修真呢?」「你怎麼忍不住呢?」「某某同修不修『真』,有時還說謊,這怎麼修啊」等等。言語間,感覺到同修對於修「真」說真話、和對修「忍」的重視。但有時會感覺到,語氣中缺少一些「善」的因素。師父說:「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9]。交流中,請同修們,不要忽視了修出善心、修出慈悲心。

一位同修D在一次交流中談到:某日D與同修K配合一個項目時,因為時間比較緊,平時說話的習慣就是有點急,聲音有點大。結果同修K就很不願意接受了,還很生氣的告訴別人說,D同修說她了。D同修認為,自己那麼真誠的與同修說一個正理,而且自己的心也挺平靜的,同修K怎麼就會生氣了,再說自己也沒想說同修呀……

同修D講完這件事後,有同修問他:您對同修說話時,有沒有懷著善心、善念呢。是想勸善還是就想著,要讓對方改變想法。同修D聽完思索了一會,說他當時幾乎沒有甚麼善念,應該在善心這方面好好修一修了。

通過這件事,我們悟到:與同修之間的交流要真誠。遇有接受的不好,態度不佳時要忍耐住不被帶動,自身始終保持平和、冷靜。同時也要注意我們的出發點是同修之間的責任,是善舉,要懷有善心。考慮對方的接受能力,是善的體現。

經驗四、注意在交流中修自己

本地區,在一次邪惡大面積的,瘋狂抓捕迫害本地區大法弟子事件中,有幾十名同修被非法關押。使本地區的救度眾生項目,受到不小的衝擊。其中包括多名技術同修,也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

A同修也是一位本地區的技術同修,修煉比較在法上。一次,A同修談到,她的幾次印象較為深刻的交流場景:當她見到身邊的多位技術同修遭遇這樣的迫害的時候,她就想,會不會是在技術同修中,存在著一些有共性的問題,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於是,她就在與同修的配合及交流中,注意查找有甚麼地方我們的做法有所偏離。

一次,在到一位同修B家裏,修理打印設備的時候,缺少一個配件。A同修就問同修B,是否能到電子商場購買這個配件,回來自己換上就好了。B同修就說了一個原因,不方便去買配件。這在以往的配合中,A同修就會微笑著告訴同修不用擔心,她可以幫同修購買,再送來換上就好了。

可這次,因為有了前面的思考,A同修改變了從前的做法,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整理一下思路,平和的對B同修說:「我可以幫你創造條件,使你可以方便的去購買配件,你是否願意自己去跑一趟呢?」因為A同修的真誠與平和,B同修經過一番思考,說出了心裏話:其實是有些怕心,不太敢去電子市場買配件。A同修當時心裏有些吃驚,配合了這麼多年,同修有這個心,今天才知道。

受這個事情的啟發,A同修又在後來到幾位同修家,幫忙處理技術問題時,與同修交流,請同修參與其中,自主去購買所需的配件及耗材等物資。鼓勵同修自己帶著電腦、打印設備到常人的維修店維修,並教給同修相關的安全注意事項。剛開始,幾位同修都表示有些不方便或不具備某些條件。經過與同修心與心的交流,最後得知,這幾位同修或多或少的都存在這方面的怕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A同修就憑著一顆善心與耐心、本著對同修負責任的態度,與同修們真誠的交流,使同修明白了師尊在這方面講出的很多法理。並走出家門,邁出了自己正法修煉中的一步。

A同修在這當中,也找到了本地區多名技術同修,普遍存在的問題:看似熱情周到的為同修提供技術支持,卻沒有從另外一個方面意識到,有時也會擋住同修們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並且,在此後與同修們的配合中,A同修逐步提醒同修們,放下依賴心、怕心、懶惰心等人心,更加堂堂正正的匯入助師正法的洪流中。

同修之間在交流中,既是提醒同修,善勸同修,也是自己修心、理清法理的好機會。很多同修是在與其他同修的交流中,把原來看不清的法理看清楚了。提醒別人的同時,也發現了自己在這方面的不足與低標準。看似交流同修存在的某方面問題,結果也發現了自身的執著與人心,提高了對自身修煉的標準要求。

在我們讀明慧交流會文章及每日修煉交流文章中,在往明慧投稿的寫作中,都是大法弟子交流的不同形式,也都是我們修煉提高的好機會。

結語

大法弟子形成整體、救度眾生,這需要我們懷有一個純淨的心態,與純正的修煉狀態。放下自我,放下人心,放下人的觀念,容量不斷擴大,善勸提醒同修,也不忘記實修向內找。這樣,大法弟子形成整體才能沒有阻礙,形成的整體也更為牢固堅實。在整體的配合中,救度眾生的力度就會更強大。

還有一些與同修交流的經驗,篇幅所限,就不一一列舉了。其實再多的經驗,也是通過學法,在大法某一層次的展現中、在對大法的理解與實踐得出的。這就需要我們對師父講出的法理儘量理解透,善於用大法來對照自己,才能在表面事情當中儘快的反應過來、跳出來。而當我們難以察覺、難以發現自身問題的時候,能聽進去同修的善勸與提醒,我們就會有更多的收穫。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講法,來結束這篇交流,與同修共勉:「我為甚麼讓大家在一起集體煉功呢?碰到問題能夠互相切磋,共同探討這些問題也能夠解決。自己一個人煉功遇到問題弄不清,很困惑,而在煉功點上,大家共同探討探討,許多問題都能解決。其實把握住一個問題,就從心性上找,甚麼問題都能解決。」[10]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為何拒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