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口也會造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在正法接近尾聲的關鍵時刻,同修的一思一念都顯的非常重要。最近,在同修中出現「病業」的現象很突出。同時,一些同修修心、修口中存在的問題也彰顯出來,現在僅舉幾例:

有一同修出現了病業假相,同修A張口就給下定言:「癌症。」那位同修做了手術,出院三天後就回到了第一線講真相。這時A又說:「下次比這還重,」沒幾天,那位同修又住進醫院,進了搶救室……。

A的丈夫是以尿毒症形式離世的。有一同修出現病業假相,A說:「得的和我丈夫一樣的病。」有一同修覺的眼睛看東西有點模糊,想找她幫著發發正念,結果A說:「白內障。」並且再見著那位同修還說:「你看不見嗎?你空間場不乾淨了,你被干擾了」等等。

A是當地的一個協調人,她認為自己已經漸悟,誰一說她,她就炸,用她自己話說,就是自己很「霸道」。同修們看到這種情況也不敢指出,一是她不聽,二是怕她不修口。

同修B也是一個協調人,是很精進的同修。有另一同修也是出現視力模糊的假相,找到她,希望幫助一下。結果,B開口就說:「不能找人幫你發正念,如果找人,人家就會說:『誰誰的眼睛要瞎了』。」

同修C天目能看見一些東西,對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說:「不能幫,現在三界內特別亂,三界外的邪惡生命都跑進來了,自己給自己發正念還夠忙乎的,沒時間幫別人。幫別人,邪惡就來害自己!」

同修D對遇到病業假相的同修說:「那得靠自己,找別人發正念就是向外求,沒治!」

還有一同修E,也是開著修的。一次幫一同修發正念,當著幫忙發正念的同修和遇到「病業」魔難的同修就說:「已經到壽了……」

記得前幾年還有一例:同修都為一同修發正念,結果,有兩個同修就在人家家裏吵了起來。

面對同修中出現的一些狀況,有的同修在背後、私下談論起來,常人心就上來了,背後加的都是常人念。

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尊的看護,但是,弟子念不正,不修口,不是那麼回事,就妄下結論,也會造業。

大法弟子聽到的、看到的、經歷過的每一件事都一定有修煉的因素。對照師尊講給我們的大法,我們就能明辨是非,師尊說:「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1]師父關於「修口」的法,讓我們回顧其中幾段:

「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幹甚麼幹甚麼,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都是很複雜的,可能無意中就造了業了。」[2]

「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2]

「或者道聽塗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2]

「過去在寺院中專業修煉對這些要求很嚴。我們按照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好就可以了。」[2]

關於修煉中出現「病業」的假相,同修間交流的文章也很多了,有的同修也做的非常好,第一反應就是:這就是假相,是舊勢力以及黑手、爛鬼對同修的迫害。面對邪惡、面對迫害,就是否定、清除。這是第一念,也是立刻要做的。大法無所不能,大法弟子的一切會在大法修煉中歸正,這是向內修煉的問題,一切邪惡不配參與。

有個家庭學法組,一個老年同修突然出現手腳發軟、哆嗦的假相,其他同修就告訴他:都是假相,真正的我不會這樣,否定它,不承認它,滅掉它,並且讓他也跟著說出來,讓他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求師父幫助。其他同修也幫助發正念,同時也互相提醒:這都是假相,誰也不能動常人心。甚麼吃飯時手哆嗦、睡一宿覺尿了四次褲子等,都沒動搖整體的正念。結果第二天下午,一切假相都消失了!

如果真正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那就不會去指責、埋怨。退一步,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家人的事,動的念、說的話也許都會改變。每個真修弟子都在助師正法中做著自己該做的,即使當地的修煉環境變的寬鬆,也是同修共同精進的結果。

有的同修張口就說這個病、那個病,這不是常人的觀念嗎?這不是常人的思維模式嗎?這不是被假相、幻象迷住了嗎?師父說:「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2]。

我們有許多同修天目已開,實際上這對同修心性要求更高,真真假假,更應該學會修自己,有了能力,一句話、一個念就起很大作用,不正的一念、一言,可能就影響了環境、製造了間隔。在這一點上說是被舊勢力利用了也不為過!

師父說:「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2]師父還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你改變後的這條道路是不允許別人看的。別人要看了之後,都能給你說出來你哪一步有難的話,你還咋修啊?所以根本就不讓看的。其它法門誰也不讓看,同門中的弟子都不讓看的,誰也說不對的。因為那一生是改變的,是修煉的一生。」[2]

「病業」假相以及因此離世的例子很多,這不只是個別人的問題,大法徒是修「無私無我,先他後我」[3]的正覺,出現大面積的問題,這更應該是需要每一個同修都放在其中實修自己。有個出現「病業」的同修曾說:「你不知道當時多苦、多難呀!得不到幫助,還給我加不好的念,這是幫助邪惡迫害同修呀!」我們希望出現「病業」的同修念正,但是,她要真的念正,就不會有假相了。她的正念需要同修幫助,對邪惡干擾也需要共同除惡。清除邪惡這是每個大法弟子為己任的。我曾經見過幾個同修成宿的幫一位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發正念,那真是無私無我。當時我就覺的以前說幫誰誰發正念,真都是應付似的,很慚愧!當時也在發願:有需要幫助的同修,我一定幫助!

毒藥的本性就是毒,邪惡的生命還存在,也沒有停止做邪惡的事。間隔同修,利用同修尚存的人心製造矛盾,也許這是邪惡最後的瘋狂。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可能會出現勾著人的心,老想回頭看看那倆個說他壞話的形像。回頭一瞅,那倆個人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正說在火頭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來了,可能馬上跟人家幹起來了。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那個心很難守的住」[2]。

同修遇到關、難,有的也是剜心透骨的,特別是有的拖的時間太長了,真是需要幫助了。共同否定邪惡迫害,以法理用善念加強同修正念,這是應該做的。如果此時只是冷言冷語的指責,甚至當面不說,背後議論紛紛,這都不是大法修煉者應該有的言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