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牙痛瞬間消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我有一個很大的執著,就是口修的不好。具體表現在:說話不顧及別人的感受,不考慮別人的接受能力,想說就說了,還美其名曰:心直口快。結果是自己痛快了,給別人造成很大的壓力,甚至很大的痛苦。實質就是不能容忍別人的缺點與不足,不寬容、不慈悲,說白了,就是心不善。我的不修口,長期以來沒有引起我足夠的重視,直到摔個大跟頭,我才真正的清醒過來,真正的認識到它的危害性。

有一件事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有A、B兩個同修在色慾上出了點問題,為了引起另一個同修C的重視、警醒,不犯同樣的錯誤,我就把A、B的事說出來了,C就把這件事告訴了A、B同修。A、B同修知道後覺的很沒面子,非常生氣,怨恨我。我知道後不但沒向內找,還覺的很委屈,心想,我是一片真心的幫你們,你們卻不識好人心,怨恨我。我的人心也起來了,心裏憤憤不平。完全用人心看問題了,沒有跳出人的理站在法上看問題,看看自己有甚麼執著心,該去掉了,卻怨恨人家,不修自己。結果魔就鑽了空子,迫害我的肉身。表現上就是牙劇痛,嗓子、牙床、臉都腫了,耳朵孔、太陽穴像鑽頭鑽的一樣劇痛,腦子裏像撕開一樣劇痛,一連三、四天吃不好、睡不著,在極度的痛苦中煎熬著。我就不斷的聽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同時向內找。我知道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邪惡迫害我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否則的話,我有師父保護,邪惡是不敢動我的。是甚麼人心造成的呢?牙痛,一定是我這張嘴出現了問題。就是沒修口。沒修口就是沒修心!這麼大的漏邪惡能手軟嗎?如果由於我的原因,把同修推下去,我能承擔得起嗎?我得犯多大的罪呀!這給整體造成多大的損失呀!再說,委屈心、怨恨心、憤憤不平的心、隱藏很深的求名心也得修下去呀。在修煉中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我真得好好的謝謝同修,要不怎麼暴露自己的人心呢?我有了這樣的認識,師父就安排A、B 同修來找我。我首先向A、B同修道歉,請他們原諒,真誠的感謝他們幫我去人心。同時把我的認識跟他們說了一遍,他們非常高興。我發現我的怨恨心無影無蹤了。說完話,我才發現我怎麼輕鬆了?牙也不疼了,頭也不疼了,腫也消了,一切正常!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我驚嘆於向內找的神奇!驚嘆於法輪大法的巨大威力!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瞬間就好了。這是真正的佛法呀!就看你能不能真修,你真修師父就真管。

長了五年的瘡,訴江後消失了

在修煉前,我的脖子背後左側就紫外線過敏,有手掌那麼大一塊,像癩蛤蟆皮一樣,嘟嘟癩癩的,看上去很噁心,鑽心的癢,一撓血糊糊的。西醫、中醫都看過,就是不好。人說是瘡,血液病,不好治。從八七年到九八年,折磨我十一年。直到九八年我修煉法輪功才好。二零一零年又返出來了,但只癢不流血,這次持續的時間很長。我知道,它不是病,是邪惡鑽我執著心的空子對我的迫害。它和我的執著心是對應的,肯定是我的執著心沒去淨造成的,它也是很大的一塊業力。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開始訴江,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訴江中來。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江澤民邪惡集團為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製造了鋪天蓋地的謊言,使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人心不古,道德敗壞,世人面臨淘汰的邊緣。我們必須站出來起訴它,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還世人公道。世人是被迫害最深的,否則世人就沒有未來了。所以,我不但自己起訴它,我還幫同修寫訴狀。經我手整理的訴狀就有二十多份。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有很強的顯示心,我渾身一震。顯示心的背後不就是證實自我嗎?那不就是求名的心嗎?因為我在訴江中心性提高了,師父就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我立刻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顯示心不是我,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我不要。我只要師父給的。第二天一摸脖子,光光的,甚麼都沒有,一點痕跡都沒留下。師父給拿掉了。我激動的不知說甚麼好了。師父啊,弟子千言萬語也道不盡您的救度之恩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