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去顯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我這個人,從小到大都被人說「聰明」,同學說,老師說,領導說,同事說,同修也這麼說,甚至來抓我的惡警也說我「聰明」。從小形成的顯示心根深蒂固。

師父慈悲,看見我身上有這麼頑固的物質,在最近的一件事情中,三次讓我的顯示心暴露出來,讓我看見它,從而去掉它。

事情發生在這次市級行業作品製作大賽中,我既是評委,也是參賽者之一。

沒開始評審之前,我就惦記著先展示發言。因為參賽作品中有跟我雷同的作品,如果在後面展示,我的作品就沒有新鮮感了,會比較「吃虧」,就想讓評審小組把我安排在前頭。可是沒等我張嘴,大會立即宣布順序,我被排到了最後!

我默默的回到座位上,心想:「明明想第一,結果倒數第一,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想顯示的心太明顯了。真是慚愧,去掉它,去掉它。」同時還看到了自己有爭強好鬥的心和想搞特權的黨文化思想。

我坐在那,往下抑制這些壞思想,可是沒一會,顯示心換了個途徑,改頭換面又冒出來了。那些和我雷同的作品紛紛落選,我入圍了。我心裏又不幹了:「我的名次不能在前頭哇,因為前三名會晉級省裏,繼續參加省級比賽。那得耽誤我多少時間啊?我得把自己拿下來。」於是,我極力誇讚別人的作品,在評比現場充份的顯示出我「謙虛」、我「大度」、我「禮讓」,順利的實現了目地,作品既獲獎,又不用晉級。我心裏美滋滋的,因為這不僅讓大家看到了我的專業水平,還能顯示出我的「高風亮節」。

此時,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顯示心、求名心包圍著,已經飄飄然了,忘了剛剛的點化和師父的講法:「顯示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執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1]

在這顆膨脹的執著心的作用下,我順便把一個小同修有希望晉級的作品也給拿下來了。

賽後,我找到小同修說:「你可得感謝我呀,我把你拿下來了。這要是晉級啦,未來兩、三個月時間都得白搭在這一件事情上,那得耽誤多少學法時間啊?」小同修說謝謝。

可是第二天,小同修找到我說:「我家裏人認為如果晉級了,會提高自己在省市的知名度,得到更多的行業裏的機會。」小同修說這話時,沒有任何埋怨我的意思,可是我卻明白了:我錯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還自以為幫了小同修。不但讓他失去嶄露頭角的機會,還被顯示心驅使著,跑到他面前「邀功請賞」,我真是無地自容。

回頭看看,在這件事情裏,顯示心一次又一次暴露出來,師父一次又一次的點給我,我卻迷而不悟。所謂的聰明其實不過是常人的奸猾,而非大法的智慧。把這種後天觀念當成自己,自以為是。

翻開《轉法輪》目錄就能看到,「顯示心理」(第六講)和「妒嫉心」(第七講)都是單獨的標題,那麼去掉這兩顆心就都很重要。師父說:「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那麼顯示心呢?深挖下去,我才漸漸認識到:平時工作中有些「份外」的事情自己也格外熱情,不是大法弟子的善心所致,而是出於顯示「我能,我比你們都有能耐」;正法中的事情也是如此,明慧網上哪些文章是我寫的,正法中,哪些項目是我做的,總會想方設法的讓身邊人知道;更有甚者,曾經妄想過法正人間之時,自己大顯神通,讓人們都看看……有「追求超常的東西在常人中顯示」[1]的心。現在回想起來,這些想法已經接近自心生魔了。

寫出來,暴露它,去掉潛藏很深的顯示心,感謝師父的苦心點化,與同修共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