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我沒有安逸的工作,整天為生活奔波,忙裏忙外。有時丈夫因為各方面的壓力,沒處發洩,就發洩到我這,一罵好長時間,罵的都是世界上最難聽的、最挖苦的、最狠的話,不堪入耳。即使在這樣的環境,我也由衷的幸福。

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是偉大的佛法修煉才讓我修出這般堅忍。修煉不是吃喝享受,要應對複雜的環境,和所接觸人群的複雜心境,找出自己的人心執著,提升自己的境界,包容和善待他人,心懷眾生……是師父的偉大,法的偉大,才能造就出大法弟子在艱難的環境中,以拖不垮的意志,堅守著應遵從的道德,不隨波逐流,樂觀不衰。

有幸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但我的修煉讓師父操盡了心,是師父的慈悲讓我這個愚鈍的弟子有了從新修煉的機緣,一步步走到今天。是師父的慈悲為弟子安排有序的修煉歷程,不同時期的心境,安排不同的同修結緣,做不同的救人項目,剜心透骨的去執著。

師父為弟子鋪好修煉路

學法是最嚴肅的事,可我讀法常常讀錯字、添字、落字,同修總是不厭其煩的校正,有時面子心被觸動,著急,同修一直認真的校正,幾乎不錯過一個字,使我讀法有了很大的改善,現在也能為同修校正了。學法中,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帶有使命來的,要救度眾生的,那時不知怎麼做,有怕心,聽說有同修在集市上發真相資料,想去看看。

到集市上,正好看見一位六十多歲的同修在發真相資料。兩邊的攤位主人看見老同修來了,紛紛念著:「法輪大法好!」人們擁著來拿真相期刊、光盤或護身符。看見這一幕,我的怕心解體了好多,給走出來救人打下了基礎。

想做救人的事,就有同修送來真相電話,又有同修帶我一起面對面的講真相救人;想學電腦,就有同修在技術上支持,幫我裝好加密系統。我只是這一念符合了正法要求,幾乎是到甚麼時候做甚麼,不用自己多想。要修去人心的時候,有甚麼樣的人心,就有甚麼樣的眾生或同修反映出他們不好的狀態,讓我看見自己的人心,這是我的修煉過程。

溶在整體中昇華

師父洪大的慈悲,沒有放棄我,周圍的同修沒有嫌棄我,給我法中的力量與各方面的幫助與方便,使我很快溶入正法修煉中,除去農忙的時候,幾乎是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

因為我想做讓師父放心的弟子,落下的太多,快快精進,我就得到了在整體中實實在在的修煉,苦在其中,樂在心中。苦是因為有人心,樂是因為人心修去了,悟到了。我地大法弟子多,他們已經為講真相救眾生開創了寬鬆的環境,有的警察你給他真相,他都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只需我把人心放下,慈悲的去救人了。

我們講真相小組長期合作,秋冬發真相年曆,有時和其他同修配合,我在其中就是參與,各種真相資料隨時都有,都是做資料的同修默默的付出,短缺時,協調同修也能很及時供給,我們三人小組也建了一個小資料點,節省了其他同修的精力。我像一個小學生一樣,在這個環境裏昇華著。

開始出來救人時,因為自身有怕的因素干擾,丈夫總是阻攔、嚇唬,造成每次出家門時,那個怕的物質就上來,總是一路發著正念清除怕心和干擾,一到集市,開始救人,怕的因素頓時解體,進入那種無我的狀態中救人,眾生有的做了三退,拿著自己喜歡的真相資料,點著頭答應著,「記住了,記住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我支持法輪功!」

眾生的得救,我感恩師父的慈悲,眾生才有這樣的福緣,生在大法弟子多的區域。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每次出去都拿回來幾十個三退人的名單,救人少的時候,就是我們整體配合不好,執著自我造成的,從法中歸正,找出人心,純淨自己,就這樣,再配合,再歸正,一層層曝光人心,一層層純淨自己。

我學會了向內找

丈夫脾氣大,點火就著,但讓他三退、訴江、徵簽,每次的機緣都沒錯過。前一段時間,因丈夫表面壓力大,想要做事都沒做成。一次因我沒給電動車充電,丈夫為這件事糾纏,越說越氣,甚至動手打了我,強行把我推出門外,反鎖上門,只聽屋裏「砰砰」東西摔個不停,我叫喊無用,只好去了同修家。

過一會女兒打電話來,說她爸讓我回家,我回家一看,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也毀了一部份,我所用的物品都毀了。我恨自己沒修好,自責到了極限,丈夫口口聲聲說和我離婚,說我擋了他的財路,擋了他的幸福,我被帶動,準備和他離婚。當我定下心來要和他離婚時,他又不離了,我知道自己又用人心做事了,不得不從自身找原因了。砸碎東西是丈夫魔性發洩時的慣用方式,但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弟子以來,丈夫從保護大法書籍,配合良心警察提供方便使同修走出派出所,這麼好的生命幹出這些逆天叛道的事,自己究竟誤在哪?

回想前段時間,給女兒辦婚事,三件事沒跟上,有時還動了利益之心,隨喜來的眾生,也沒給他們講真相,表面上時間短沒機會,實際是心不到位,再有對丈夫始終都有怕的因素,形成了觀念,沒有做到堂堂正正修煉。出去講真相回來,丈夫問時,總是搪塞,躲閃,人心想:告訴他會怎樣怎樣,維護表面修煉環境的平和,用這狡猾的觀念把那個怕受傷害的假我保護起來,在信師信法上大打折扣,口說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是修煉中的許多念頭都脫離了法的標準,使丈夫經常造口業,也沒深挖自己,卻怨他被邪靈指使,魔性大……

寫到這裏淚水不斷,我是師父的弟子嗎?這麼惡的念頭,持續這麼長時間,這個生命明白的一面多著急呀!他看到你只執著維護修煉的表面形式了,不惜用下地獄的方式震驚你,叫醒你,再不從法中歸正,那舊勢力會利用他不好的一面往下拖你,甚至整死你,也毀掉他。

和同修相處,配合做事,由於各方面現成的等靠慣了,甚麼事都不主動認真負起責任來,有時主意識不強,糊弄事,讓和我配合做事的同修都感到困惑。直來直去的同修語氣硬點,我心裏就不平衡,找藉口去開脫那個假我。師父講了:「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我知道向內找是法寶,但是也要求別人這樣,用師父講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3]這段法要求同修,掩蓋自己的面子心,錯過了好多本該提高同化法的機緣。

師父慈悲又一次安排在我心裏有些隔閡的同修和我一起清除邪惡展板。結果是同修自己做了。等我到地點時,同修已經做完回家了。第二天,我有意用黨文化反問句問她:「怎麼沒等我先做了?」同修馬上火了:「我怕你等著我冷,我得早去等你,等你半小時,你還沒來,我自己就先做了,我也不怕感冒,這就是層次的不同,境界的不同。」我當時回了一句:「你境界高。」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是圍繞著給自己解脫、辯解,你近我遠,我沒耽誤一點時間,是你沒算計好時間先去了,大冬天,等一會就冷,你等不及先做了,還說我怎麼怎麼樣。

想著想著,突然發現自己這麼自私。是自己有怕的因素,帶著所謂的安全意識,繞道走了超遠的路。同修近,都要早去等我,怕我冷,等的時間長了,把本該兩個人做的事,自己完成了。多好的同修啊,師父的好弟子,同修說的真對,真是層次的不同,境界的不同。

第二天,看到同修,我說了我與同修做事的兩個基點,一個是為我,一個是為他,同修高興的說:「認識到就好。」日後,同修真誠的和我說:「我說話太直了,對你傷害很大。」同修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是她心的容量在拓寬,但我知道,傷害的是怕被觸碰、怕被淘汰的自尊心,追到底是妒嫉心。

感恩師父慈悲,利用同修這種方式棒喝沉迷的我,我為啥不能時時做主?卻讓私心起作用,並繞了一大圈才能悟到這層理,真對不起師父對弟子的看護。我好幸福有這麼好的同修幫我從私我中走出來,當這一念轉變時,看到的記憶中儲存的都是同修的閃光點,歷歷在目。

學法時,當學到:「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1]豁然明白,這不是向內找的過程嗎?向內找是法寶,我找到了法寶。

層次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