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靜心學法中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學法時感覺大法書很重、很重,有拿不動的感覺,就一直放在腿上學(後來認識到這是對師、對法的不敬),也沒有引起我的重視,也知道自己哪兒不對了,但始終沒有靜下心來找一找原因。

每天,像完成任務一樣,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在不知不覺中左小臂有些不舒服,也沒在意,心中還說:別想動了我。看起來很堅定。又過了些日子,右胳膊的大臂也開始不舒服了,同樣也沒有引起我的重視,我想反正也沒影響我甚麼,過了一個月還是如此。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師父給我佩戴的「大法弟子」的徽章,徽章的底牌還在身上戴著,可是前邊的「大法弟子」的字牌卻掉沒了,我突然間從夢中驚醒。我意識到問題嚴重了,這一定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就開始發正念清理,剛清理完好些,可是過一會還是如前,就這樣不緊不慢的拖了半月有餘,而且兩條胳膊越來越嚴重,已經開始影響我煉功了,而且拿重物也感到吃緊。我這才認識到性質的嚴重。

我開始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我按照師父的法找原因,我反思自己這幾個月的言和行,開始還覺的自己不錯啊,我很精進啊,自己買耗材、晚上自己做資料,白天出去發完資料就講真相做三退,同時還為幾個同修提供資料,沒有甚麼偏離法的行為呀,甚至還覺的自己比有些人做的還好呢。

恰恰就是這顆心帶來了麻煩被邪惡鑽了空子,但是一直沒有意識到。但有一點我很清楚,一定是我有問題了,否則師父不會在夢中提醒我:我的所作所為已經不配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了。

一連幾日,除了正常做三件事外,我就開始冷靜下來,不再憑空去想我有哪些問題,就靜心學法。開始學法不是靜不下來,就是犯睏,我就先發正念,開始發正念也溜號、要麼犯睏,要麼睡過去了,這真的把我嚇一跳。我告訴我自己:可想而知你的性質是多麼嚴重!一定是你的心性出了問題,你要警醒!並鼓勵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要衝破這一關!這時師父講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在我腦中顯現,我知道只有師父的大法能破除我的執著。

我雙盤端坐,雙手捧著寶書一字一句的讀,開始的聲音把我嚇一跳,根本就不是我的聲音,是一個我最不喜歡聽的人的聲音,我知道這是我的嫌棄心所導致的;我不管這一切,繼續讀,一講、兩講、三講,直到讀到第三講時我清晰的聽到是我的聲音,親切、悅耳;在我讀到第二講時,出現那種乾渴、嘶啞的聲音時,我意識到是人心在干擾我:累了停下來吧,歇一會或喝點水。我就想我不是常人,我是主佛的弟子,師父早已淨化我的身體,邪惡別想用這套把戲來矇騙我。就這樣我靜靜的讀了四講,大法的法理逐漸打開我的智慧,看到一層一層法理的同時也看到我的執著所在。我繼續往下讀,當學到:「有一天他把測謊儀接到一棵植物上,然後他想:搞個甚麼試驗呢?我拿火燒掉它的葉子,看看有甚麼反應。他就這樣一想,還沒等燒呢,那電子筆就急速的畫出一種曲線,就是人在喊救命時才能畫出的一種曲線來。這種超感功能,過去叫他心通,是人的潛能、本能」[1]讀到這時,忽然間讓我明白了我身體不適的根源在哪。

那是半年前的一件事:那時一同修在我家交流時,突然問我你脖子下面怎麼像多一塊肉呢?我當時隨口說道:那是常人時粗脖沒好吧,說完也沒在意。過後一想我在修煉前也沒有粗脖啊,可是就是因為我說了這話之後,我的脖子下面真的就時常出現這個現象。因為它表現的很隱晦,不是明顯的「病」,我就沒有很在意,但我也沒有清除這一念,也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信口說出那樣的話。

一次,上網時看到一篇文章說吃熟蘋果可治粗脖,我還真就下載了這篇文章,並且照著做了,也吃了。說明潛意識中我已經把它當成是我的「病」了,不知不覺間承認了。對我而言這個「熟蘋果」不是蘋果,而是「藥」,是治「粗脖的藥」。我無意間的一句話就定下了我有「粗脖病」了,這讓我想到剛才學的:「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1]我的不正的一念給我帶來的麻煩就是兩臂不適,我認識到這就是讓我很長時間處於兩臂不適的根源之一。一手抓著人的東西不放,一手又抓著神不放。一個植物感知到的是常人微弱的一念,都能有如此強大的反應,那麼作為修煉人的我的一念,可想而知,植物或其它靈體對我們的一念感知能力會超過常人的百倍、千倍。當我把表現出來的「業力」或是「外來干擾」儘管是無意間當作是「病」的時候,相對而言,那個業力或是靈體它們不就真的成了我想像中的「病」了嗎?本來它不是病,是讓我提高、昇華的因素,我卻錯過了師父為我安排的這次機會。這個「病」是我的一念隨心而化生出來的。當我明白這些時,我的腦中似一股清泉流過,眼睛也為之一亮:我知道我的身體又得到了一層淨化。

師父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通過學法向內找,找到根源之二是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開始挺純淨,一旦做出點成績來,心就開始膨脹,逐漸就產生了各種執著、各種人心:歡喜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走極端的心、證實自己的心和強烈的幹事心。把每天的學法、修煉當成了任務完成,形式上做到了,心卻不得法,自然悟不到法的內涵,心性也自然就掉在常人中了,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所以自己招來身體不適的麻煩和干擾。師父告誡我們:「一動心你可能就受到干擾,你那個功就亂套了,往往就是這樣的。」[1]師父的法點醒我,要想不被人心帶動,只有多學法、靜心學法,在學法、修煉、證實法的過程中修去各種執著、各種人心達到法的標準「清淨心」。

通過上次靜心學法,現在我已經養成了雙盤端坐、雙手捧著寶書讀法的習慣;過去感到沉重的寶書,如今已經沒有了沉重的感覺;如果用人的重量來形容的話,他的重量如同一絲金珀,這是我的雙臂恢復正常的功能所致,而寶書的內涵則似層層蒼宇、廣闊無邊。他將指導我們修成不同層次中的佛、道、神!隨師圓滿回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恩師一直以來的慈悲點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