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證實自我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修煉以來,這幾年常會碰到過病業關的同修離世的事情。我發現,這些同修往往都是做很多事,在某一項目身負重任的同修。最令人難過的是,因為做事做太多,他們煉功打瞌睡,學法犯睏,開會討論事情猛點頭,就連開車也會不小心睡著了。

有時候參加同修告別式之後,我想我應該找時間挖一挖證實自我的心,但是常常又被事情太多為由就滑過去了。有一天突然覺悟,總不能一次次錯過深挖自己,找自己的機會吧?還能錯過幾次呢?

我看到自己的幹事心,如果不正視這個證實自我的心,就不能甩掉它,它就會像個附體似的巴著你不放。

被調教出來的證實自我的心以前我無法想像,師父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1]。對照師父這段法,我終於明白了,自己通過幹事而表現出來的證實自我的心,在這一世是被舊勢力調教出來的。很多觀念是從小就被自己經歷過的各種大事小事,植入自己的思想中,有怎樣的思維方式,就會形成怎樣的行為模式。簡單的說是一種被舊勢力「洗腦」的過程,這真的是一個長期的圈套啊!這樣舊勢力在關鍵時刻才可以利用我這個證實自我的心,阻礙我做好師父要我做的三件事。

舉例來說,我小時候,父親經常會在親朋好友面前誇我好乖,好勤快,大人對我笑,我也開心的跟著笑,那時候我得到一個經驗,當別人不喜歡做的事你去做了,會被大人讚美。

學生時我常當老師的助手或同學的跑腿,上班了常配合主管加班,別人說我認真負責我就樂得不行,主管總愛把急件交給我,再難再委屈我也悶著頭去做,得到的是年終優等的評鑑和比別人多的獎金,出於對工作認真負責,做好別人交代的工作沒有錯。只是幹好工作的後面還有得到滿足的虛榮心。

這樣經過幾十年的「洗腦」、「自我暗示」、「自我感覺良好」,我把那顆通過幹事而表現出來的證實自我的心看得越來越重要,不知不覺中把它當作是自己的特質、特色,而且把這顆心看得越來越重要,好像卡通片裏面,大力水手吃了菠菜後力大無比,這顆證實自我的心不僅給我力量,還讓我看到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事捨我其誰呀!

不修煉不知道這個非常在乎自我、證實自我的心是顆很不好的心,它障礙我看清修煉真正的目地。當然,要和自己這個長年共患難的人心決裂是很苦的。因為不幹事了,不作為了,好像我就顯不出甚麼本事了,好像自己少了甚麼似的。

證實自我的心干擾我做好三件事

聽了很多同修交流,我越來越意識到我這種被養成的證實自我的心對自己修煉的危害,例如發正念時間到了,那腦子裏就馬上反應:你還沒拖地喔!老公回家又要碎碎念。喔喔!妳忘了回同修電話,人家著急等妳回覆呢!

例如要學法了,突然想到忘記提醒同修某件很重要的事,又有誰明天不能值班還沒找到人怎麼辦?越想越沒有心情學法了,先去打電話找同修幫忙再學法吧!

通過幹事而證實自我的心越來越強烈時還會走極端,一件事接著一件事拼命做,因為同修說很趕,趕來趕去家事就少做了,晚上該七點吃飯拖到八、九點才吃,還給自己找理由,反正小孩也說他不餓,配合先生晚下班,就晚點吃吧!

在家人眼裏我比上班族還忙,婆婆問我:「你常常這麼忙,有錢嗎?」先生也不高興:「你多久沒吸地啊?」「到底在忙甚麼?」有一天兒子小聲跟我說:「媽咪,我覺的你們好像革命黨喔!有人打電話,有人發傳單,還要別人翻牆、退黨……」弄得我哭笑不得。我小孩也把這些話告訴他父親,難怪我先生看到有一個台灣人被中共依「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的新聞後,擔心的說:「我覺的你去大陸也會被抓。」可見我的人心真的讓我忽略了家人的感受,我自認做的是最正的事,其實已經讓家人不安,而我又沒時間好好跟他們講真相

發正念清除證實自我的心

這個被舊勢力在我腦袋裏強加的人心,常攪得我發正念和煉靜功無法入靜,我下決心要跟這個人心一刀兩斷。當我主意識強的時候,一有那個強迫幹事的心態出現我就發正念,不一定要等到四個整點發正念時才清除這個人心。

我是發出這樣一念:徹底清除強加給我的執著心,從微觀到洪觀,從層層層層身體的思想中徹底清除,我不要這個心,它干擾我做好三件事,我師父李洪志不承認舊勢力一切安排,我也不承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聽師父的安排,其他的我不要也不承認。最後加上正法口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 法正天地 現世現報」。

師父《洪吟》中有一首〈無為〉,讀了好幾遍都似懂非懂,十幾年後,現在真正能理解師父對弟子的點化了:「三教修煉講無為 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弟子悟性差,感謝師父慈悲苦度!

以上是個人體悟,如有不在法上,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