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使我們家祥和溫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二十四歲結婚,丈夫家有五個妹妹,婚後丈夫抽煙、喝酒、玩牌樣樣全,經常半夜回家耍酒瘋,吐得滿地都是,滿屋裏酒氣熏天。當時我非常生氣,但我不愛言語,心裏非常痛苦。

記得有一年冬天,聽說有一個人喝酒醉倒在半路上,結果凍死了。有一天,丈夫深夜十二點還沒回家,我很害怕,怕他也醉倒在半路上出事,我叫上公公就去五里外的工地上找他。可那裏的人說沒在那裏,可能是在甚麼基地。當時見不著他的人,我還是不放心,我就一個人去了那個基地找他。到那一看,一大幫人正在玩牌,當時我心裏那個氣,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也沒出聲自己就回家了,等他回來後,我就和他吵了半夜。

由於公婆疼兒子,因為這事跟公婆關係更是雪上加霜,以後就像死對頭一樣,明爭暗鬥,矛盾重重,結果是搞得我筋疲力盡,患上了神經官能症,氣結胸,肝瘀血,胃病等,病一犯,疼痛難忍。去過醫院,找過專家,中醫西醫治了一個遍,錢沒少花,就是不見效。年紀輕輕的,三十幾歲的人,瘦的皮包骨。

二姐看我生活的如此痛苦,跟我說和他離婚算了,別和他過了。我聽了也只是以淚洗面,整天在痛苦中熬著,對生活充滿了無奈。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徹底轉變觀念。師父說:「按照陰陽學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不能剛。」[1]師父還說,「個人的利益、個人的自由高於一切,那你們還到哪裏去找家庭的溫暖。互相爭強鬥勝,誰也不服誰,我告訴你們這不是人的狀態啊!(鼓掌)夫妻之間都不敢互相相信,你們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使你們有安全感,有溫暖、溫馨的地方,你們活的不苦嗎?可是你們心裏頭這樣想:不應該這樣,應該有一個溫暖的地方,有一個溫馨的地方。可是你們的表面卻破壞著這一切,強調自私的個性,卻不讓它有這樣的地方。大家都在這樣做的時候,那美好的人的關係就失去了。」[2]

師父的教導我牢記在心,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家庭的風波面前,我再也不憤憤相對、爭強好勝了。

記得有一年冬天,我家來了不少客人,做了一桌子的飯菜。等大家吃完了,我剛坐下要吃飯,公公對丈夫很強硬地說:「你今天下午到地裏拉白菜。」當時因為丈夫喝了酒,不服氣的說「拉甚麼去呀,我不去。」公公和丈夫因這事就爭吵起來了。婆婆當時沒在場,回來了破口大罵,指桑罵槐矛頭直接指向我,在場的人都聽出來了。我記住師父的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坦然相對。我勸公婆不要生氣,生氣會傷害自己的身體,當時丈夫對我說「你敢把白菜拉回家來,我就給你扔西坑去。」然後,就各自回屋賭氣去了。

下午,鄰居四叔幫我拉來白菜,我自己一個人起白菜,裝車,跟著回家還要卸車,忙得團團轉,但是我精神好,幹勁十足。一個大嬸見證了我家爭爭吵吵全過程,她為我不平,問我:你婆婆那樣對你,你不生氣嗎?我說:「我生氣能幹這麼重的活嗎?我真的不生氣。這就是修煉大法帶來的福份。」到下午四點左右,丈夫也出來了,公公也出來了。大家都幫忙卸白菜,白菜也拉完了,這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

修煉大法使我明白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能生活在一起就是緣份促成的,我很珍惜這份緣。從那以後,不管丈夫、公婆怎麼對我,我都用慈悲祥和的心態去對待他們,按照師父的要求處處考慮他們,關心公婆的生活起居,體貼丈夫,給他們做可口的飯菜;趕集上店都問公婆想吃甚麼,需要甚麼都給他們買回來。現在公婆經常是笑口常開,經常說我對他們的生活起居照顧得好,說有好兒子不如有一個好兒媳婦,我們遇上了一個好兒媳婦。

通過修煉法輪功,我的滿身疾病不知不覺中全部不翼而飛。十八年來再也沒吃過一粒藥,再沒去過一次醫院。人也精神了,走路也輕鬆了。

現在我們家祥和溫馨。我深知這是法輪大法帶來的幸福和愉悅。在這裏我深深地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法輪大法的洪傳。願天下善良人都像我一樣來感受法輪大法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