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成為品學兼優的好青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只有七歲。這二十個年頭的成長歲月,既像是一瞬而過,又覺的是歷經險阻,然而我更深知,沒有師父的時時看護,我難有今天。

師父幫我把難擋 給我新生命

打我記事起,我就知道自己體弱多病。後來聽母親說,那是一種稱為小兒淋巴結核的病,這在當時可是個嚴重的病,看了許多專家醫師,花費無數仍不見好,因此我身體一直很虛弱,發燒住院已成常事。

母親和我一樣,身體常年遭病痛折磨,且當時家境並不富裕,所以家中一直言少寡歡。而這一切,都在我們一家修煉了法輪大法後發生了本質上的轉變,李洪志師父不僅給了我們一個從此滴藥不沾的健康身體,也教給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尚法理,這一切都從根本上改變了我,我想說:謝謝師父!

記得七歲那年,我隨母親到縣城伯父家玩兒。一天晚上,正在吃飯的時候,母親突然問我:「弟弟(我的小名),你想做好人,想學真善忍麼?」我頭也沒抬,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學喔!」現在想來,這就是緣份吧,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第二天,我就在伯父家第一次看到了師父的法像,也第一次聽到師父的講法錄音。當時我正坐在地板上,懵懵懂懂的聽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突然母親發現我的小腿上長出一些星星點點的紅斑,在接下來的三天內,紅斑一股一股的很快便起滿全身,一直延伸到臉上,並且伴隨著高燒。直到深夜,母親邊照顧著高燒不斷的我邊問:「弟弟,難受麼,要不要去醫院?」其實當時我一點兒也不覺難受,只是想睡覺,迷迷糊糊中說:「我沒事。」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在替我消去病業,從我說要修煉的那一刻起,師父就管我了,感謝師父。

在之後的一年裏,我陸續發過好幾次高燒,並且都是高燒不斷,最高燒到43℃~44℃,最長時間是持續燒了十七天。按常理來說,這可是會燒壞腦袋的,然而我當時就是一心認為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我不想打針,也不要吃藥,還記著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所以,我也沒有被燒壞腦,也沒有耽誤上學吃飯,而我的一身疑難雜症卻神奇的消失了,換來的是一個健康的身體,直至今日未打過一劑針,未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康。

記得有一個晚上,很難受,睡不著,我便細聲細氣的和母親說:「我想聽師父講法錄音。」母親就用被子墊高我的頭,使我半靠半坐,然後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我聽,沒幾分鐘,便聽到我睡熟後勻稱的呼吸聲了。後來我聽母親說,當時看到我那般情況,她的心很定。她說她知道是師父給她的信心,若是以前,她必定心慌如刀絞,奔波在大小醫院了。

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了我新的生命,讓我能在往後的修煉路上健康前行,我怎能不頌師恩,我想對師父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師父不僅給了我一個好身體,危難中,師父總是幫我把難擋,只因我想修煉。

從小到大遇到過很多次危難,關於大小車禍就有好幾件,而每次都會有驚無險化險為夷。小時候,有一次,我的腿被一輛成人騎行的自行車碾過去,我卻毫髮無損,我深知這都是師父救了我,而這種力量是無法用常理去解釋的。最近就有這麼一件事,因為時間近,所以記憶猶新。

今年年初的一個晚上,我與母親在家。當時我的鞋子底部因為脫膠,我便想用膠水將它粘牢固,就去找來家中的一瓶強力膠(是那種鐵罐裝,氣味刺鼻,具有腐蝕性的工業膠水)。瓶蓋粘的很緊,徒手打不開,我便一手將瓶子壓住,另外一隻手用螺絲刀去撬瓶蓋,之間的力是很大的。然後,「砰」的一聲,瓶蓋「啪」一下彈到我的臉上,而蓋子帶出的一大股膠水一下子濺到我的左眼睛裏,我頓時覺的一股粘稠而冰冷的液狀體鑽進了我的左眼中,我條件反射的捂住眼睛,哭腔般叫道:「媽,進眼睛了!」

母親就在我旁邊,她馬上跑過來,扶著我去衛生間,一邊在我身邊不斷說道:「快求師父,快求師父,沒事的。」我也馬上在心裏念:「師父幫幫我,師父幫幫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會沒事的。」然後嘴上也跟著念出來。

在衛生間裏,我不斷的念,邊用水沖洗眼睛(其實膠水遇水會凝固,反而不好清理),心中卻不慌亂,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一會兒,我的眼睛能睜開了,我看著鏡中自己的眼睛,由模糊漸漸清晰,我的眼睛,沒事了,沒有任何異物。我哭了,我知道是師父為我化解了這次危難,師父再一次救了我,感謝師尊。

看著手上殘留的膠水硬化物,我知道,若是平常,這些膠水有著強烈的腐蝕性,多少常人因同類情況而導致殘疾。而當時我真實的知道膠水已噴入眼睛,短短兩分鐘,眼中所有雜物不翼而飛,師父將我從驚險中救出,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無痛無傷度過險關。師父的慈悲偉大無法用言語表達,大法的神奇再一次驗證在我身上。

改惡習 明事理 大法使我逐漸成為一個好孩子

師父教給我的無上法理,使我精神本質昇華上來。

我曾經染上一些很不好的惡習,尤其是打電動和編謊話,這兩樣惡習一度讓我成為大人們眼中的壞孩子。

上小學的時候,由於貪玩,跟著別人出入電子遊戲廳,然後就像著魔一樣迷上了。由起初的看別人玩到自己上陣,由開始的省下早餐費去玩到編謊話向大人要錢,甚至偷錢,而這些惡習在父母遭非法判刑關押(江氏發動的全面迫害法輪功)不在身邊後,變本加厲,著實已經是一個不良少年,在修煉路上漸行漸遠,學習成績也一落千丈,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初中。

慈悲偉大的師父並沒有因此丟下我,只因當初我想要修煉,師父就把我當弟子帶,哪怕我只是知道大法好,學過少量的法,心存善念,師父就將真、善、忍的法理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所以我的本質是想歸真的,是想向善的,是想做好人的。因此在大人同修回來後,我跟著學法多了,很快就在思想中歸正,找回自我。其間又犯過幾次同樣的錯誤,但在大法的威嚴和教導下,我一次比一次做的好,思想一次比一次歸正,最後就把它去掉了。我在學校的成績也逐漸提升,然後在師父的看護下,順利升高中,上大學,直至現在,做著一份穩定的好工作,親朋好友稱羨。

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我自己並無多大能力,相對的,有多少人就是因為染上這些惡習最終害人害己,在這個道德下滑的社會,誘惑無處不在,想要做壞事容易做好人難上加難。師父不僅給了我一個健康的好身體,也教給我修煉的真理,使我明白真相,從本質上昇華上來,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好孩子,這是千金難求的,我怎能不頌師恩,謝師恩?謝謝師父!

以上我所舉的幾個小例,也只是我在這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所受師恩的滄海一粟,而我也只是千千萬萬個受到師父看護的修煉人中的一員。我也想能讓更多眾生知道:「李洪志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