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四十五歲,是中國大陸某地一家企業的職員。我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風風雨雨的修煉中,我從嬌氣變的堅強,從憂鬱變的開朗,從自私狹隘變的寬容善良,我的家人也因為我的修煉紛紛得到了福報。

大法修心 家庭和睦

修煉,不只是煉煉動作,法輪大法到目前為止共有四十五本著作,指導弟子從一個好人做起,逐步去掉自私、妒嫉、爭鬥等不好的心,變成越來越好的人。自從修煉開始,我就按李洪志師父的教導,要求自己寬容忍讓,凡事考慮別人、利益上不爭不搶、工作兢兢業業。過程中也有沒做到的,但下一次我會努力做到,從而越來越好,心境也越來越平和寧靜,周圍的環境,包括家人、同事、朋友、鄰里之間,越來越和諧。

從家庭方面說,從我丈夫的父親患絕症到離世,金錢方面我沒有和他的繼母和弟弟計較,全部由我們出資;家裏的房產給了丈夫的弟弟,我一句怨言都沒有;對丈夫的繼母,我當作親生母親一樣,親親熱熱的叫媽,不計較老人偶爾的言語傷害。這些,不修煉的丈夫都看在眼裏。以至於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無理打壓迫害法輪大法之後,丈夫雖然迫於江氏的淫威、迫於邪惡施加的壓力,為了讓我放棄信仰,違心的對我從苦勸、哀求到指責、謾罵,可是就在那對於大法弟子和家人來說最黑暗的日子裏,有一次說起家裏的這些事情,他不由得感慨,不得不承認我「做得是真好」。

其實不是我有多好,是師父在大法中教導我們:「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丈夫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親人,我對他就像對自己的弟弟一樣好,要體諒他,關心他。其實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到了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僅此而已。

連續十幾年的優秀員工

李洪志師父講過:「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1]我牢記師父的這段講法,十八年的修煉中,我在工作中一直是這樣做的。工作中從來不推諉,不計較,別人不願意做的,領導分派給我,我二話不說,做的盡善盡美。與同事相處,言辭上忍讓,工作上多付出,利益上不爭不搶,對別人的成就真心成全,對領導和同事的不足,默默補充。

我所在的部門這十幾年更換了四屆主管領導,都很認可我的工作和為人。年末推選優秀員工,最多兩個名額,最少一個,每年都有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那一段被迫害最嚴重的日子,我和同修在單位裏一邊晚上通宵加班,一邊白天被單位有關人員輪番找談話,強迫放棄修煉。單位那個管人力資源的大姐不解的問我,單位都逼你們下崗了,你們咋還這麼賣力工作啊?我坦坦蕩蕩的回答她:「就算明天開除我,我今天也會把工作認真做好的。」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大姐感動得瞬間淚流滿面。

抑鬱症不翼而飛

我修煉之前性格內向、憂鬱,愛生悶氣,修煉之後,同事都說我:「開朗多了,就像換了一個人。」

二零零零年的十一月,我突然出現抑鬱症的症狀,情緒低落,無緣無故地自責,覺的活著沒有意思,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精神恍惚,人開始迅速的消瘦。最嚴重的時候,我整夜睜著眼不能入睡,聽鄰居家掛鐘敲響每個整點,每個半點,眼巴巴盼到天亮,腦子裏壓抑不住的一個念頭,就是想去死。我謹記師父說過自殺是有罪的,無論多麼痛苦,也絕不自殺。可是那種精神痛苦是常人無法想像的,真的是悲哀絕望到極點的感覺啊!我一分鐘一分鐘的挨,用了我全部的意志力量去抵制精神上巨大的痛苦,抵制那個讓我去死的邪惡念頭。憑著師父的慈悲呵護,憑著同修無私的幫助,用了不到一週的時間,嚴重的抑鬱症煙消雲散,從那時起到現在,再也沒有出現過,我一直樂觀開朗的走在修煉之路上。

了解抑鬱症的人都知道,這種精神上的症狀是現代醫學無能為力的,僅能靠藥物緩解。而我,因為今生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沒有吃一片藥,沒有採用任何治療,一週時間徹底根除了抑鬱症,能說不是人間奇蹟嗎?

親人得福報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被誣陷,法輪大法弟子經受了非人的精神和肉體迫害,家人也無時無刻不在擔心焦慮中。媒體放出的連篇謊言,江氏集團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帶給家人的誤解、擔心、焦急可想而知。然而,紙畢竟包不住火,海內外大法弟子共同配合用多種方式講真相,讓眾多的大陸民眾逐漸走出了迷霧,認清了邪黨及江澤民的醜惡嘴臉。我的親人們看到了我得法以後善待別人,身體健康,人變的樂觀、開朗、堅強,從最初的不理解,到逐漸明白了真相。

對大法的認同也給親人帶來了福報。我八十多歲的老父親,三年前相繼患了腦梗、肺癌和心梗,對於老人,這三種病每一種都是要命的。腦梗的水腫期,大夫交待我們做好最壞的準備;心梗最嚴重時,一夜要用好幾次速效救心噴霧,否則就上不來氣,我和媽媽陪護在左右幾乎一夜不能睡;診斷出肺癌時,更是讓全家人陷入絕望,背著老人家偷偷哭泣,四處求醫問藥。我求師父救救老父親,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腦梗後遺症得到了比較理想的康復,肺癌治療後已經兩年多,沒有出現復發和轉移,心梗連支架都沒放,症狀就消失了,現在人好好的。每天我下班回來, 都會看到老人家悠閒地在看電視或看電腦,我開心地上前跟他打招呼:「爸我回來啦!」心裏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無限感激。

我的媽媽,以前有心臟病和腦梗,住過幾次院。自從我勸她三退(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後,再也沒住過院。我的兒子從小知道法輪大法好,高考時狀態特別好,超出平時成績考入了名牌大學。暑假裏孩子遇到一次車禍,被摩托車撞倒在地,摩托車主肋骨折了幾根,牙也撞斷了,孩子卻只是皮外傷,交警都嘖嘖稱奇。因為在大法中成長,孩子懂得要與人為善的道理,在剛被撞完臉上還淌著血的時候就安慰肇事的司機說:「你不用擔心,我沒事,也不追究你的責任。」

十八年的修煉,要說的故事說也說不完。惟願世人能聽到我的心聲,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抹去對法輪大法的偏見和誤解,明真相,得救度,一起笑著迎接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