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參加了集體學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二零一三年,我左胸部長了個癤子,我不自覺的用手把它捏的發炎了,那一塊都發黑了,我自己也害怕,痛的還受不了,又沒法幹活,學法又不深。在家人的催促下,去醫院做了一個小手術。雖然不精進,師父還是照看著,掛吊瓶的醫生也不敢給掛,因為過敏很厲害,即使這樣也很快就好了。

在前幾天洗澡的時候,我發現以前做手術的地方,好像出現了異常,我心裏有點不穩,沒把自己當煉功人,我把做手術的包塊上的小黑頭拔出來以後,心想,看你還能怎麼著。這一句話不要緊,招來了迫害,第二天那個包塊就特別痛,並且鼓起來一個大包,顏色是黑紫色的。我不敢說,怕家人知道後逼著我去醫院,還得強忍著痛幹活,雖然不好受,但是正念還很強。

有一天,同修來找我交流了一會,她問:你怎麼樣,我說別提了,掀開衣服給她看,說:你看,長了這麼個東西,還怪嚇人的。她說:好像是個粉色的,沒事,讓你寫個交流稿你不寫,說不定寫完就好了。我們說了一會話後她就走了。

粉瘤子沒有消下去的趨勢,好像還在腫脹,衣服一碰到就痛,還得強忍著幹活。有一天家人下班回來懶懶的說:渾身不好受還得幹活掙錢。我接了句:誰不是啊,就你自己難受嗎?他問:你怎麼了,我不自覺的說:以前做手術的地方又發炎了,你還讓我幹這幹那,有良心嗎?他要看看,我看瞞不過去了,就給他看了一下。他當場就罵了:你想幹甚麼,快去醫院,不要命了?我本來想讓他關心一下我的,沒想到讓他把我罵的正念都沒有了,手也哆嗦,腿也站不住了,飯也吃不下了,就要倒下去的樣子。我對他說:你吃飯吧,我吃不下。

我要去同修家裏,讓她幫我發正念。這次家人沒有阻攔。我到同修家就快十二點了,他們夫妻都是同修,都在家。我們一起發完正念,同修問我好點了沒有,我說:沒有,家人把我罵了一頓,我自己在家也靜不下來,讓他罵的我都有些害怕,才跑來找你們的。她說:沒事,別把它當回事,要不你跟我一起到學法點學法吧。一直以來我沒有突破家庭關,沒有參加過集體學法,這一次也許就是讓我過這一關的。

回家我跟家人說:不要緊,同修也說沒有事。家人說:那要是有事她來負責吧。我說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人家是好意安慰我。我接著說:我要去學法,一起學法能量場大,正念強。你把我攔在家裏,我才會出這樣的事。他說,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我不管了,早點回來。給你幾天時間,要是還不好的話,就得去醫院。

我們騎電動車很快就到了學法小組。加上三位老年同修,我們一共六位同修。學法之前我們先背《論語》。輪到我背時,心裏有點緊張,因為以前我老是默背,沒在這麼多人面前背過,怕背不好。同修鼓勵我。我背了上句忘了下句,臉羞的發熱。本來背過了,怎麼又背不過了呢?同修說這就是不參加集體學法的差距。我也覺的是。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環境能熔煉人,互幫互修能使人提高的更快。唉,不聽師父的話,怎麼能不摔跟頭呢?

學法後,我們往家走的時候,同修問我:晚上還來一塊學法嗎?我說:當然來了。這個關就是讓我來參加集體學法的,我能不來嗎?

參加了集體學法後,我覺的身體好了一大半。感謝師父的苦心,讓我終於突破這一關,參與小組學法。也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