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一名癌症患者得法學法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得法

二零一五年,我因得了子宮癌做了子宮全切手術,一系列的化療、放療做完後在家吃中藥調理,三個月後,發現腿有點腫,到醫院複查,盆腔還有十釐米的囊腫。

得法

二零一六年過年時,我的表妹(同修)聽說我的病情來看我,送給我一本《轉法輪》。以前我聽電視上宣傳說法輪功是反黨的,就很排斥法輪功,但出於面子我沒有拒絕。

表妹告訴我說這本《轉法輪》是天書,是寶書,要把他放在高處,學習的時候要把手洗乾淨。第二天表妹打來電話問我看沒看書,我說看了三講,她問我甚麼感覺?當時我正在看書,我突然想起我以前看報紙看幾分鐘眼睛就累的不行,特別難受,我現在看這本《轉法輪》怎麼沒有疲勞和難受的感覺呢?表妹笑了笑說:「姐,一定要好好看書,認認真真的看。」表妹再三的叮囑我,可我打小被灌輸了無神論,看書是看書,該吃藥還吃藥,我是不敢相信不吃藥靠煉功能好病的。因表妹在外地,不能教我煉功,就委託離我比較近的表嫂來教我。

有一天晚上,我睡覺剛閉上眼睛,眼前就出現三個銀白色的亮東西在我眼前轉,我一睜眼就沒了,再閉上眼睛又出現了,一連三次,當時我很興奮,覺的很神奇。可是第二天我想上網查查法輪功,現在國內哪有對大法的正面消息呀?結果一查,全是構陷法輪功的不實之詞,這一下傻了,本來我裝滿無神論的腦袋,受國內網上中共謊言的迷惑,書也不看了,功也不煉了,腿也腫的越來越重了。

於是就到處求醫問藥,聽醫生說這樣的那樣的折騰下來要花五、六萬元錢。我的主治醫師把我盆腔的囊腫做了穿刺手術,說囊腫小了說不定就好了。我做了穿刺手術後又出現了細菌感染,我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覺的自己好像快不行了,腿還腫的厲害,老伴不停的給我推拿,醫生也沒有辦法,讓我回家泡桑拿。

我的腿是在做子宮切除手術時,淋巴系統被破壞了,造成淋巴回流障礙,根本不能治癒的,並且還出現了腎積水,沒辦法又做了插管手術。這樣我二零一六年正月接觸大法卻沒走入大法,半年過去了,我不相信法輪功不相信師父,卻相信了醫院,結果花了錢受了罪,囊腫還在,腿腫也沒消,又得了腎積水。當時的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腿腫的不能走,做了插管手術有時還尿血,一晚上要上五、六次廁所,背也痛、腹也脹。想學法還不能盤腿,煉功也站不住。

表妹一再督促我要多學法,要信師信法。我也受夠罪了,就打消了治療的念頭,想回家好好學法煉功。老伴和孩子受中共邪黨的謊言宣傳矇蔽,跟我吵起來了,我傷心的說:「是,我以前也笑話表妹修煉法輪功連教師都不幹了,即使坐監也不放棄,可我現在病成這樣,你說我該怎麼辦?!」在家人的壓力下,我一邊去醫院治療,一邊學法。在醫院住著早晨起來我就到陽台對著窗戶外面小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理真玄妙,修心走正道,健身有奇效,佛光在普照,世界都知道。」這是護身符上的字,我背下來了。在病床上我把簾一拉,就在床上打坐,腫著的左腿只能伸著,累了就躺下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就學法,坐累了就躺著學,總比不學好,躺著看累了我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雖然我還吃著藥,但我把心、腦全部都集中在學法煉功上,半個月後做B超複查,囊腫不見了,主治醫師說:「恭喜你,囊腫真的不見了!」為了治這個囊腫我吃了那麼多苦,受了那麼多罪,走了那麼多彎路,最後還是煉功才好了,是師父一直都沒放棄我!我看了師父在《法輪功》這本書裏說的很明白:「煉功吃藥就是不相信煉功能治病,信你還吃甚麼藥。」[1]老伴一聽我要停藥,怎麼也不同意,又給我拿了十五付藥,藥一下肚我就翻江倒海的疼,醫生讓我停一停,我高興的不得了,後來悟到是師父借醫生的嘴點化我。從那以後一年多了我再也沒有吃一粒藥。

背法

我想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可老伴害怕,阻攔著。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交流背法益處多,師父在法中說:「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我要背法,我也要走出家門講真相

我頭一天背法只能背一頁,外加通讀一講《轉法輪》。我想背一頁太少了,又想:不能嫌少,就是背一頁,一年我也能背一遍。同修告訴我說,背完一段再背下一段,不用老重複。有一天我從上午九點鐘開始背,背到下午三點多竟背下了五頁,一字不差。我背一遍再抄一遍,就這樣,每天都堅持背法,背完抄一遍,四個整點發正念。

背法的這段日子裏,我的心性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提高,去掉許多執著心,如怨恨心、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等。我記住師父的教導,只有多學法,學好法,不學法就不行,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開始我不會講真相,同修大姐就教我。隨著學法背法,我突然發現講真相時說話能量變強了。有一次我到商場講真相,四個小時講了十六個人,而且沒有給我臉色看的,有的還說謝謝。還有一次我在商場勸退十五個人,回家在等車點看到一位男士一拐一拐的,一問,才四十多歲,東北人。我就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會越來越健康。」他笑著說:「我以前也是煉法輪功的,共產邪黨不讓煉我就不煉了。」我說:「老弟,趕快回來吧,回到大法中修煉才是你的光明大道。」我問他能不能找到以前的同修?他說:「當然能。」我簡單的說了一下我的經歷,他上下看了看我,很認真的說:「我一定回來。」我又跟他說了一下大法的發展情況,他很感激的連聲說:謝謝!謝謝!

這位老弟走了以後,我又看到前面蹲著一位女士,五十多歲,在看一本書,她說她看的是最好的書。我笑了笑說:再好也不如我們的《轉法輪》好!她一聽又說了甚麼反黨之類的話。我說:「那是誣陷法輪功。法輪功是佛家大法,是修佛的,修煉法輪功是無罪的,江澤民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我去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功,你知道我的病有多重嗎?」我把我的情況又跟她講了一遍。她驚奇的看著我,急切的問我怎麼煉功。我說,我們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煉功改變本體;學法修心性。她讓我給她寫在她的書後面,我就寫上:法輪大法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真:就是講真話、辦真事、做真人;善:就是把利益讓給別人,不和人爭,不和人鬥,處處考慮別人,做好事不做壞事,不殺生,要有個慈悲心;忍就是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給她三退,她不假思索的告訴我她的真名。我坐上車離開時,她還在路邊一直向我招手,車裏的乘客都看我們,可能覺的我們倆怎麼這麼親哪!法輪大法在這位眾生的心中就像太陽一樣亮,讓她看到了希望。

在回家的路上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是啊,多好的大法在我們國家卻遭受著江澤民邪黨的誣陷誹謗,欺騙著多少善良的生命。這時我又遇到一位男士,跟他講為甚麼三退,他破口大罵,脖子伸的老長,我走遠了他還在罵。我向內找,可能是剛才出了歡喜心,被共產邪靈鑽了空子。一想起這事我就特別不舒服,可憐這位大哥生活在江澤民邪黨的謊言中,好、壞不分。

失與得的認識

我治病花了不少錢,經濟出現了危機,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去醫院把以前腎積水時插的導尿管取出,中午吃完飯一會的功夫,包讓小偷給偷走了,裏面有銀行卡、醫保卡、駕駛證等等全在包裏,還有兩千多元的現金。老伴那個急呀,我說老伴你別上火,破財消災。通過學法背法,使我提高了對失與得的認識。我是修煉人,對於財的得失我不會動心的,因為師父講過,業力可能轉化成其它災難。這次破財,要是在我以前的脾氣,在這種情況下丟了錢,我會崩潰垮掉的。可是現在我心裏裝著法,所以在失與得的問題上我很輕鬆的過了這一關。

我和老伴月收入不到兩千元錢,老伴每次去他哥哥那兒不空手兒,非要買點東西拿著。我勸他沒事少走動,等過了困境就好了。他不聽我的,我是修煉人要守心性,不能跟他吵。我就商量把我們倆的工資各人拿各人的,各人支配,話說到這份上他沒再說甚麼。可過了一個多月他又跟我要錢,說甚麼汽車加油、這兒那兒的跟我吵,我覺的這不是老伴內心的話啊,我警覺了,師父講過:「很多事情看似偶然,都不是偶然的。」[3]看來我對利益的心放的還不夠徹底,我就把錢包拿到老伴跟前,對老伴說:「錢都給你,我甚麼都不要,有你吃的有我吃的就行了,是我對不起你,治病花了這麼多錢,咱家的經濟危機是我造成的,真的對不起你,讓你跟著我吃苦受累了。」那時我背法背到第八講,我用法理又歸正了自己。

我這樣做老伴反而不要錢了,事隔兩天他打工的公司一次發了三個月的工資,一共八千多元錢,我們又添了三千元,一次還清了治病借來的錢。

鄰居來串門偷偷問我說:「怎麼大哥的脾氣好像變了?」我呵呵的笑道:不是他變了,是我變了。以前都是我不好,老瞧不起他,要想改變別人,先得改變自己。我們師父講過「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4]「你向外去求,怎麼也求不到。」[4]從此我看老伴順眼了,老伴就更不用說了,我們現在享受著大法帶來的家庭幸福。

謝謝師父給了我這麼好的法,謝謝同修給我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