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在看守所當「大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二零一二年十月,我被「六一零」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和洗腦班期間,我絕食、絕水反迫害。遭遇過野蠻灌食、關禁閉、通宵達旦的噪音干擾、警棍電擊、強行加戴各種鐐銬等酷刑

當時我得法修煉三年多,因學法少沒有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酷刑迫害中走過彎路,經歷過剜心透骨的傷痛!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我爬起來繼續前行!

師父說:「你們別忘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你們是來證實法的!修煉苦,證實大法中邪惡更邪惡呀,能走過來的,就一定是眾生之王。」[1]

傷痛過後我去掉了被迫害的觀念,要把自己變成證實法的「眾生之王」。在此與同修們交流一下,我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正念正行救眾生,瀟瀟灑灑當大王的一段經歷。

打坐煉功 喊「法輪大法好!」

這次我被惡警綁架後,他們對我進行了一個通宵的非法審訊,我沒有任何口供。第二天,被送往看守所非法關押。剛邁進看守所的大院,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站在監倉前面最明顯、最開闊的地方煉功。之後想甚麼時候煉,就甚麼時候煉,隨時隨地雙盤發正念。

早、中、晚都有一群警察巡倉,我每次都對著他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開始時他們都快速走過去,後來就站在原地聽著我喊完才離開。

有一獄警找我談話,她讓我坐在小凳子上。我將幾個小凳子疊在一起,高度與正常凳子一樣才坐上去。她滿面微笑的對我說:你要遵守監規紀律。我也滿面微笑的說:「我只聽我師父的!」她接著說:「那你們的曾主管回來會很不高興的。」監倉裏的人也告訴過我:曾獄警可不好惹,你要再這樣煉功、高喊口號,她回來就得狠狠的收拾你……

一天上午,全監倉的在押人員都在風場排隊坐好了,等著主管獄警來巡倉。大鐵門突然發出一陣猛烈的撞擊聲,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有人急速的喊著:「曾主管來了,快坐好!」風場立即鴉雀無聲。

我正坐在人群中雙盤單手立掌,身體端坐著發正念。面容自然祥和,心底生出無盡的慈悲。

氣勢囂張的邪惡一絲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寂靜中被解體……

我發完正念,這位主管要我去她的辦公室談話。一進門她就將一隻腳「啪」踩在了面前的椅子上,讓我坐到小凳子上去。

我說,請將你的腳拿下去我坐椅子,要麼我坐地上煉功。她想了想說:「你煉功吧。」

我坐在地上雙盤結印發正念,她類似自言自語的說:「我早就聽說了,你把我整個監倉都快掀翻了!你知道剛才我看到你是甚麼感覺嗎?」她的口氣由強勢突然變成了讚賞:「端莊,優雅,高貴……」

不知為甚麼,她告訴我,不要只在監倉裏喊口號,要到大院子裏去喊,讓所有人都能聽到!她每次到關我的監倉,都會打開監倉的大鐵門,讓我到院子裏喊口號。我當然不放棄這個機會,馬上就到大院子裏高喊:「法輪大法好!」邊走邊喊,見人就喊……

我當了「大王」

後來,我從這個主管的監倉調到了另一個監倉,這個倉的主管姓陳。監倉的氣氛與前一個感覺略有不同。

倉裏有個個頭高大的人張口閉口自稱「朕」,哈,自己給自己封個皇上當上了。正覺得可笑,有人就來問我想當甚麼?我毫不猶豫的說:「我當大王!」

那個「朕」受不了了,她大叫:「你憑甚麼當大王?」我說:「掰手腕!」我舉著小細胳膊與大家掰手腕。結果連勝八、九人。「朕」心服口服「退位」讓我當大王!

一隻孤雁與免費律師

我負責畫監倉裏的壁畫。關在前一個監倉時我畫了一幅大型的油菜花。大家都說那幅畫能療傷,看一眼就心曠神怡。

我在畫面上畫了九隻起飛的大雁,分別畫在四處。監倉有一女子明明(化名),一直陪著我畫畫,我倆結下很深的緣份。她看到我在畫面的最後畫了一隻孤雁,問我:「為甚麼最後只畫一隻,那麼孤單?」剛畫完,曾姓主管突然宣布要從倉裏調走九個人,分別去四個監倉。只有明明一個人被調到最後一個倉,明明大哭著說她就是那隻孤雁,是我把她畫走了。

幾天後,明明滿面春風的出現在監倉的門口,原來最後那個倉是「大差倉」,她當上了「大差」(在監倉外面打雜,能在看守所的院子裏自由走動),那是看守所裏被關押的人夢寐以求的「工作」。明明說:「謝謝你的那只大雁,真是太神奇了!有甚麼需要幫忙的我一定盡力。」

後來,明明真的幫上了大忙。回頭一看一切都是師尊巧妙的安排,都是在為弟子鋪就回家的路!

一天,我突然想起在明慧網上看到過同修請律師給被非法關押的學員辯護的文章。因為我得法晚,相關的文章還沒來得及認真看,對請律師更是沒有概念,只是想,既然同修都請律師了,我也請一個吧,請來幹甚麼呢?那就先結個緣藉機給他講真相,最好也能給他那個律師圈子講真相。

我想大法弟子是被非法關押,請他來又是為給他講真相救他的,那麼理應是免費的。當然即使是免費的,素質也必須是高的,在社會上有影響力的!我想到在常人這層有個禮尚往來的理,到時我就給他畫一幅畫吧。

我被警察綁架時正在丈夫的車上,因此他也一同被綁架,也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兒子還小,沒人能幫我請律師,我決定了:要自己請一位免費的大律師!

身在牢籠,還要給自己請一位免費的大律師?這在任何一個常人來看都是做夢!可我相信師父,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2]

我剛作了這個決定,就有個吸毒女過來問我:「姐姐,你請律師嗎?我請的律師很厲害,過去當過團長,曾做過法官,現在當律師。」我說:「就請他了。」

她給了我這個律師的地址,我立即寫信請該倉主管獄警幫忙寄出去。主管獄警覺得很可笑,說:「這不是做夢嗎?一個吸毒人員說的話你也相信?」我讓她照寄就是了,按規定這樣的信是不能寄的,但她還是答應給我寄出去。

幾天後,這個律師真到看守所見我來了!我一看此人背景可能不凡。談話中得知他過去果然當過團長,曾做過法官。他說:「我看到你的信很大氣,所以決定來見你。」還說:「我的律師費很貴,起步就要多少萬!不過你放心,我決定免費做你的律師。全程都會一直跟進,將你的損失降到最低。」我問:「你有甚麼要求嗎?」他說:「我知道你會畫畫,給我畫一幅畫就行了。」他第二次來時帶來了聘請律師的相關文件,我正式簽了律師委託書。

就這樣短短十幾天時間,我那做夢般的設想全部實現了,就連給他畫一幅畫作為酬謝這樣一個小細節都與我想的完全一致!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2]師尊的慈悲無邊無際!

此事在看守所引起轟動,其它監倉也有人知道了我免費請了一位大律師。

小宇的故事

來我們被關押的倉的人有福了:生活用品缺甚麼大家很快幫助湊齊了,這讓新來的人受寵若驚,有的人被感動的哭了。她們之所以哭,是因為她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她們要得救了。

與大家的關係相處的好,講真相自然方便,有時候正和大家說說笑笑,拉著對方退到了一邊勸「三退」,再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緣的眾生就這樣靜靜的明白真相「三退」。

我講真相,我默寫了師尊的《論語》讓她背熟、默寫。她很快背熟又認真的默寫。幾天後,她的老花眼恢復正常。此人是加拿大籍華人,她表示回加拿大後一定修煉法輪大法。她認真的對我說:「我是發自內心的將你當成大王的!」

一天,一個叫小宇的吸毒人員過來問我:「姐姐,你能教我煉法輪功嗎?」我問:「這裏是看守所你不怕嗎?」她說:「不怕,馬上加刑都不怕!」我心生敬佩,一個沒修煉的常人在這種地方能有這樣的正念真了不起!我問:「你真想修煉就要戒掉毒品,你能嗎?」她沒說甚麼默默離去。

一天下午,她從外面回來高興的對我說:「姐姐,剛剛主管叫我們到外面吸煙,我手裏拿著煙就覺得對不起師父!可是沒想到主管親自給我點上煙,沒辦法我吸了一口,再也吸不下去了,將那支香煙當場丟掉。法輪功太神奇了!在這裏能戒掉香煙,出去後我就一定能戒掉毒品!」

我太震撼了!我的淚水落了下來……

我把自己寫的真相資料拿給她看。她坐在我身邊看,我發正念清理空間場。不久,我發現她身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黑色汗珠子,如同弄髒了的汽油。她說頭太疼了,像裂開一樣,我知道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稍微緩解一下她又接著看,她的身上一直冒著黑色汗珠。

第二天,一女子小心的問我:「你給她看甚麼?她一捧起你那個本子,身上就發出汽油味,我被她熏的沒處躲藏了。」我想到小宇身上冒出的黑色汗珠子,可能與汽油有關。我問她:「你做過與汽油有關的事嗎?」她告訴我:她有一次醉駕,撞死了一家三口人,油箱撞碎洒了滿地,那三個人都泡在汽油中……因那輛車是她男朋友的,家裏花了一大筆錢,讓她的男朋友頂罪坐牢,她卻沒甚麼事了。這些年來她因為毒品三番五次的坐牢,良心一直不安,所以想修煉法輪功。

我問:「你修煉法輪功是為了避難嗎?」她說:「我是真心想修煉!」我說:「有三條人命在身,修煉可能要吃大苦的!」她說:「苦死都不怕!」剛說完她突然喊了一聲肚子疼,急忙跑廁所去了。此後,拉肚子連續拉了兩天。同時伴隨著頭疼,又發高燒,燒的昏迷過去。

當她再醒來後我對她說:「你現在還沒有煉功,如果忍不住你可以去醫院。」她說能忍,又昏迷過去。我一直守在她身邊,一邊幫她擦洗手腳和滿頭的大汗,一邊給她發正念。

看守所的醫生給她測量體溫要求立即送往武警醫院住院。我給她準備衣物用品,並將師父的一首《洪吟》抄寫在一張紙上給了她:「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

臨行前她告訴我,她聽到警察偷偷的說高燒四十三度,她說,師父告訴她不要怕,再燒一個星期就沒事了!我傻傻的回不過神來,四十三度?我好像還沒聽過誰高燒四十三度!

一週後,小宇回來了,她說:「姐姐,我真的高燒了一週,每天都背你抄寫給我的那首詩。今天,一退燒就被送回來了。法輪功真是太神奇啦!我回家後一定修煉法輪功。」

短短一週時間這個生命就獲得了重生!我從內心為她高興。

恭祝師尊中秋快樂!

中秋節就要到了,我希望能買到一箱蘋果。於是全倉人都給家裏寄去了蘋果購買單。結果只有我買到了一箱蘋果,中秋節前收到了。這是我被非法關押將近一年第一次買到蘋果,約八十個,又大又新鮮。

之前我還收到家裏送來的一大包衣物,有黃色彈力褲,白色棉袖衫,玫紅色的布鞋等等,在看守所很難送進來那麼精緻的衣物和鞋子,原來是兒子請我的律師幫忙送來的。

我用水彩顏料畫了一條橫幅,內容是:「恭祝師尊中秋愉快」! 邪黨是因為我張貼宣傳法輪大法橫幅為由來迫害我的,那我就要將「恭祝師尊中秋愉快」的橫幅貼在邪黨黑窩的牆壁上。

二零一三年中秋節,我經歷了感天動地的一幕,終生難忘!

那天早上,我將那一箱蘋果和我平時儲存下的牛奶糖全部拿出來,平均每人一份分好。放眼望去好大的一大片,非常壯觀!大家都不知道我要幹甚麼,靜靜的在我身邊觀望著……

我換上了白衫、黃褲、漂亮的鞋,心裏想著:全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今天都穿上了節日盛裝用各種方式為慈悲偉大的師尊獻上一份深深的敬賀!

在看守所,我能穿上今天這一身新衣就是盛裝!在一片灰暗的囚服中光彩奪目!我也要多救人!也要為慈悲偉大的師尊敬上一份深深的祝福!

大家的目光跟隨著我的一舉一動,面對眼前的眾生我的心中升起了無盡善念。我面帶微笑,語言慈悲、祥和,我對大家說:「今天我們能在一起過中秋就是天大的緣份。你們能看到的面前的這些糖果,就是給大家準備的,當然以後還有更美好的禮物要給你們。」

我接著說:「今天是中秋節,我的師尊為了度眾生千辛萬苦!為了度弟子操盡了心!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能為師尊做任何事情,只能給我的師尊磕一個頭,以此表達我深深的愧疚!無盡的想念!」

說著我將「恭祝師尊中秋愉快」的橫幅貼在了監倉前面的牆壁上,桌子中間擺上了水果,在眾人的注目下,給慈悲偉大的師尊莊重的磕了三個頭!千言萬語化成無聲的淚……

監倉裏異常寂靜,我站起來時看到一張張掛著淚水的臉,接著聽到有人失聲痛哭……

在中國的黑窩裏這樣的一幕真是難能可貴!眾生的善念被喚醒,有幾個人一直在哭,她們說從沒見過這樣感人的場面。大部份人的眼睛都哭紅了,大家真誠擁抱,相互祝福!極其珍惜的收起了各自的糖果。那天我們高興的吃了自製的大餐,一整天,又笑又唱,歡樂伴隨我們直到深夜……

救警察

身邊的在押人員可以當面講真相,那些警察的辦公室裏有監控、身上有執法錄像儀,況且他們是被毒害最深的。這些年來我接觸過形形色色的警察,他們當中的多數被阻擋著不肯聽真相,他們真的是最可憐的。

對那些經常想方設法接觸大法弟子的警察,包括看守所的這些獄警,我想都是與大法有緣的。

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4],「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5] 「你們大法弟子啊,無論身在何處,都會給那一方生命帶來無限的福份,會給他們奠定將來的基礎 ──將來得救的基礎。就是這樣。」[1]

我知道大法弟子,無論在哪裏都必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決定書寫真相資料揭露邪惡,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傳遞給看守所的警察。既然我是大王,就應該想幹甚麼就能幹甚麼,就應該要甚麼有甚麼,我要做的事情都由師尊做主。

我要購買五十本信紙,五十支筆芯。這個數量在誰來看都是不可能的(看守所只賣筆芯,限量每月最多購買十支、信紙十本)。

我填寫了申請單,主管獄警真的就立即簽上:「同意購買」。半個月後我收到了五十本信紙,我抱著厚厚的一摞信紙如同做夢!

我正在高興,突然想起怎麼沒有筆芯呢?找遍了所有物品都沒有筆芯,我知道這又是舊勢力在搗亂,它們知道有紙沒筆,那紙就是一堆廢紙。但是我相信師父有的是辦法!既然信紙都買回來了,筆就一定能解決!

這時有一名獄警正在巡倉,我喊她,請她給我拿兩支筆來。一會兒,她從上面扔下兩支筆來。我又大聲喊,告訴她兩支筆不夠,請再給我準備一些。她說:「先用著,再給你去找。」我想到寫真相資料這麼嚴肅,不能出現錯別字,還需要一本字典。我向主管獄警借字典,她立即送來一本。

今天回想起來,覺得那個看守所的環境真是太寬鬆了!其實,寬鬆與否是大法弟子的正念與人心決定的!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的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6]我們有偉大的師尊,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師尊就能為我們解決一切,要甚麼有甚麼,缺甚麼給甚麼。

第一天,我凌晨三點多起床發完正念就開始寫真相信,一直寫到天亮,白天又寫了一整天,兩支筆就用完了。

誰都知道自己手中的筆芯非常珍貴,但是大家知道我急用,除了自己留下一支都給了我。共有十幾支,我將家裏買來的物品分給大家作為交換。

此後,每天除了日常生活必須要做的雜務和兩、三個小時的睡眠外,我手上的筆幾乎沒停過。開始時最難的就是突破昏睡這一大關,多少次,筆還在手裏握著,人已經進入夢中;多少次看著自己的「豪華大鋪」想躺上去睡一會兒,卻只能告誡自己這裏是魔窟!絲毫不能放鬆,否則前功盡棄,手中的筆就是眾生的生命,任何的人心都會毀於一旦。

此後,凡是監倉人員有變動,就從新調來的人那裏換取筆芯,也可以藉機講真相。

此時我體驗到了大法的無限殊勝與美好,別人都在分分秒秒中煎熬,我卻感到時間像飛一樣快,好像還沒寫多少,一抬頭天亮了,再一抬頭天又黑了。那時我最怕的就是時間過得快,真是不可思議,在牢獄中能達到那種狀態。

一天,我突然看見小窗口貼著一張熟悉的臉,是明明!我知道又是師父巧妙的安排!急忙湊過去對她說:「我急需筆芯,有多少要多少!」她很快就拿來了七、八支,她說如果不夠會繼續想辦法。此後明明逐個倉去收集筆芯,有時一次拿來了二十幾支,我可以踏踏實實的寫了!

信紙也不夠用了,明明又幫我收集信紙,因為我的物品多,可以拿去交換,有時拿一箱方便麵到別的倉去交換。那時我悟到家裏源源不斷送來食物和日用品,是給我解決筆芯、信紙用的。

我繼續寫下去,大家看到我每天凌晨一兩點鐘起床,有時十二點左右就起床,都勸我說,這樣下去會累死的,還是多睡一會兒吧。後來大家看到我不但沒事,而且越熬夜臉色越漂亮,白裏透紅,都覺得法輪功真的太神了!

我所寫的真相資料,是修煉中的親身經歷和在明慧網上看過的資料,例如: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使億萬修煉者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法輪功祛病健身億萬人受益;中共捏造的所謂「1400例」謊言;天安門廣場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三十六位不同國家的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震驚世界;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講真相;為甚麼「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一百餘個國家和地區;李洪志師尊的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近四十種文字在全世界各地發行;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地榮獲褒獎與支持信函3000多項;大紀元網站記錄退出中共黨團隊人數已達一億一千一百萬;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為何「三退」,怎樣辦理「三退」;善惡有報,惡報實例等等,最後自己編寫了一首順口溜式的勸善詩句。

我用了七十天編寫出四十六本真相資料。用了約兩百支筆芯!明明說整個看守所女倉的筆芯,能搜集的她都搜集來了!這一切的一切,一個一個的不可能,都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變成了現實。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7]

我將一套完整的真相資料,共二十七本,還有寫給看守所的警察們的一封厚厚的書信,一同包裝的整齊美觀,在眾人的注目下,鄭重的交到陳姓主管獄警的手上,請她轉交給其他獄警。

希望這份真相資料能使看守所的警察們明白法輪大法的珍貴、美好!看清邪黨,珍惜救命機緣!並將這份救命的真相資料傳遞給親友,能為更多的生命留下美好的未來!

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一套共十九本真相資料我就準備帶去女子監獄,那裏的眾生也等著救度。

我被非法關押在黑監獄三年,在那裏繼續反迫害、救眾生。

如今,我離開黑窩已數月,兩個月前完成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寄往兩高。收到兩高妥收回執。

郵寄控告狀的當天,郵局的工作人員給我辦理完快遞郵件後,很鄭重的交給我一張金卡,她說:「歡迎你多到我們郵局來郵寄郵件!」我想起自己下一步的計劃就是給眾生郵寄真相資料,我悟到這是師尊對弟子的鼓勵!

弟子慚愧,無以回報!一定多學法,實實在在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弟子叩拜恩師!

第一次投稿,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