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的保潔員工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華東某省城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歲,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我經歷了大風大浪,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其中還走過彎路。感謝師父慈悲,一直沒有放棄我。

下面我把自己修煉過程中的部份經歷向師父做個彙報,和同修們交流。

「你要有幾十萬元錢,我就不來照顧你了」

修煉是第一重要的,是講真相救人的前提。

我婆婆八十歲的時候,身上有五、六種疾病。有一次在醫院就診,醫生對我們家屬說要開刀動手術。考慮到老人的年齡和醫療費用太大,我們就決定不做手術,讓老人出院了。在家裏,我就教婆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說:「好!」於是她就經常念,結果老人病痛消失了。到她九十歲的時候,再去醫院全面檢查身體,醫生驚訝的說:「這麼大年紀,怎麼甚麼病都沒有?」老人回家後,對我說:「小袁,我現在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每天念,會更長壽。」

婆婆這麼相信我,和我修大法後提高了心性是分不開的。

我的丈夫對他的父母有怨恨,都不叫他母親「媽媽」。婆婆是改嫁到公公家的,她更喜歡與前夫生的兒子。我丈夫覺得母親疼愛哥哥而不喜歡並虧待了自己,因為婆婆生下他才四個月的時候就把他放到他奶奶和姑姑家去了。丈夫少年時代是和奶奶、姑姑一起生活,不在父母身邊。丈夫和我結婚到後來我生兒子,婆婆都沒有來看過我們。

二零零六年,婆婆因摔跤而髖骨骨折,到她外地孫子工作的那家醫院去做手術換髖骨。於是我主動去外地醫院照顧婆婆,回家後還繼續護理她,前後兩個多月。看護臥床不起的高齡重病人,其辛苦可想而知,然而我無怨無悔、細心照料,著實感動了婆婆。婆婆說:「我真不相信你會來照顧我!」

在深圳居住的哥哥回來見了我也說:「你照顧母親,比她女兒都好。」我回答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修煉大法我也做不到。」

去年六月,婆婆便血,到醫院住院。我讓婆婆念大法好,她的病情馬上就緩解了,她還對我說:「只要你站在我身邊念法輪大法好,我就會很舒服。」

今年過元宵節後,我又照顧了婆婆一個多月,日夜看護,而她的親閨女都是做完飯就走。一天,婆婆對我說:「我要有幾十萬元錢就好了。」意思是想獎賞我。我說:「你要是有幾十萬錢我就不來照顧你了(意思是她的其他兒女會認為我想得錢而爭著來照顧她)。我不會要你一分錢。老娘,我是修大法的,我是聽我師父的話才能做到這樣。」婆婆說:「真不好意思,你真是學得好,謝謝你師父!我的父母都沒有我這麼長壽,是師父保祐我增壽!」

以丈夫重大車禍轉危為安講真相 救世人

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這是千真萬確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我和丈夫、兒子早上出門辦事。六點鐘時,我們過馬路,我和兒子走在前面,丈夫跟在後面,我們過到馬路對面時,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聲巨大的汽車撞擊聲,回頭一看,原來是丈夫被一輛快速行駛的麵包車撞到十米遠以外,倒在地上,汽車的保險槓都撞斷了。我邊往丈夫身邊跑,邊向師父求救,大聲的喊道:「師父救救我丈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子忙給 「120」打電話叫車急救。

過了六、七分鐘,滿臉是血的丈夫醒過來了,問:「這是在哪裏?出了甚麼事?」我告訴他他被車撞了。半小時後,「120」車來了,把他送去醫院搶救。

丈夫小腿骨折,醫生給他裝了鋼板。他恢復得很快,不到一週腦積水症狀就消失了,臉上的嚴重創傷也不見了,反倒滿面紅光。家人來看他,都說:「這哪裏像受過重傷的人!」丈夫逢凶化吉、快速康復,是托了大法的福!

肇事的麵包車司機是一個三十歲的小伙子,兩個孩子的父親。那天早上是給公司運送一車豬肉,沒想到速度太快撞了人。當時司機嚇得渾身發抖。出事後他家裏來了許多人,每個人都指責他開車亂來。為了減輕司機的壓力,我就對他的家人說:「你們不要罵他了,他年紀輕,出這樣的事情是誰也不願意的、也是料想不到的,以後小心開車就是了。」我一邊處理事情,一邊抽空勸司機家的來人「三退」保平安,見一個講一個。

丈夫住院期間日夜都是我照護,沒有讓肇事司機家請人,對方很感激。我家裏的親屬不修煉,對我這樣做不理解,說理應由事故責任方請護工來照顧丈夫。我卻很坦然,因為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用丈夫受大法保護的實例向醫院裏的病友和家屬講真相、做「三退」,讓他們也能得到大法的保護。

去年九月,家裏來了三個人:當地政法委負責人、社區居委會主任、司機等,他們是來對我這個法輪功學員「維穩」的。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我告訴他們是我師父救了我丈夫,師父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更好的人,我告訴他們「三退」才能保平安,得到福份。結果政法委、居委會兩個負責人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他們高興的說:「到你們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樣的感覺,真好。」

再講一個百歲老人因女兒修大法得到大法之福的故事。老人平時在她的外孫女家生活。二零零六年,老人已經九十九歲高齡了。一天,老人的女兒(我的同修)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小袁,趕快來,救救我媽媽!」

原來她媽媽病了。我趕到老人的外孫女家後,就和同修一起教老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老人家病狀果然就沒有了。好了以後,老人被她外孫女送進了敬老院。我的這位同修住外地。這期間,同修托我每週給她的老媽媽做一次肉餅湯帶到敬老院去看望她老母親。一次,我問老母親會念大法好嗎?老母親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師父好!救苦救難救人民!」後兩句我並沒有教她,是她自己加上的。

我每次去養老院,就會給養老院的員工和寄宿老人講真相,勸三退。

大約二零零八年,老媽媽一百零二歲時,突然有一天,她躺在床上,瞳孔放大,舌頭短了一截(說不了話)。我接到消息立即趕去敬老院,見到老人一絲不掛躺在床上(看護人員照顧,並不盡責)。我立即對著老人耳朵念大法好,並教她默念,又趕緊打電話叫她女兒回來。同修要半夜才能趕到,敬老院醫生說:「等不到,過不了今晚的。」可神奇的是,老人家不僅等到了女兒回來,而且女兒給她念了一晚的「法輪大法好」後,老人竟完全恢復正常,此後又健健康康了。

老人又活了六年,到一百零八歲高齡才走。

做好本職工作救更多的人

我是做環衛工作的。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煉人,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抓回來關押過。後來我找了一份環衛清潔工作。可環衛部門歧視法輪功學員,只給我開了二百四十元工資。我得知別的保潔員工資應該是二百八十元,比我多四十元的時候,我就去找環衛局長,去找六一零,告訴他們,你們不能歧視我們,這是辛苦錢,不能少,我不吃喝嫖賭、不殺人放火,只是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在我的勇敢爭取下,少發的工資終於補發給了我。

我在很多地方當過保潔員,文化機構的大樓、社區街道、小區、修理廠等。在哪個地方做,哪個地方的領導、群眾、居民都說我幹得好,而我都會讓他們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我每天都是幹滿八小時或更久,一刻不停的清理、保潔。可有的保潔員看到領導來了就幹活,領導走了就偷懶、休息。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從不投機取巧,再苦再累也八小時不停的幹。環衛所長見我工作認真,有時不是我幹活的地段,特別髒的地方、髒水多、西瓜皮多、瓜子殼多的地方都叫我去打掃,我也毫不推辭,有時候真是跟在亂扔垃圾的人後面不停的打掃。

有一天,環衛所的所長帶我去環衛局參加一個表彰會,我是我們所裏唯一一個獲獎的環衛工人代表,還得了紅包獎勵,市長來接見我們。有一位報社記者,專門為我寫了一篇報導在報紙上登出,文章名字就叫做《平凡的崗位做出不平凡的事》。

在一個汽車修理廠做保潔工作時,有一天,一個客人來到修理廠不禁這樣感嘆說:「這修理廠要關門了吧?這哪裏像汽車修理廠?太乾淨了!」

在單位工作的時候,中午十二點鐘下班,我往往要幹到十二點三十分才能下班。在單位辦公室、在公共場所撿到小額、大額現金、高檔手機等,我都會交到物業等地方去,請他們交還失主。

二零零六年到零九年,我在某銀行做保潔員。行長對我說:「你怎麼做得這麼好,我們請了幾個保潔員都沒有你做得好,不停手的做。我要建議你們的領導給你加工資。」我告訴他:「我們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接著告訴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犯罪行徑,所謂 「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大法,告訴他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

二零零九年,我到某省局做保潔員,物業管理的經理見了我的保潔區域非常乾淨,就誇我,還送一壺食用油獎勵我。我謝絕了獎勵,給他講真相,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境界,相信我講的話,做了「三退」。經理還叫其他保潔員都到我打掃的六樓、七樓廁所來參觀,要求他們工作向我看齊。後來甚至出現其他樓層的工作人員都到六、七樓的廁所方便的現象。

以後,我又調到這個局的宿舍大樓做保潔。大樓有二十六層,我一人管十三層,擦灰、掃地、倒垃圾,樓裏的人都很滿意我的工作,而這也就成了我講真相救人的最好條件。這個局的很多幹部與家屬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位老局長也被我勸退了。

我的保潔員工作地點換來換去,往往是一個地方講真相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就會被調到另一個地方。我想:也許是師父的安排吧,又有一方眾生等著我去救!

我要更加精進修煉,更加努力的救人,讓師父放心。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