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少年到壯年 在大法修煉中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向偉大的師尊問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大家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年我十五歲,正上初中,今年我三十五歲,我很慶幸自己生命中大部份的時光是在大法修煉中度過的。修煉了近二十年,一路走來跟頭把式、跌跌撞撞,是師父一直引領我、看護我,從少年走到青年、壯年,使我在法中逐漸成長、成熟。

一、在法中成長

參加集體學法洪法

我得法是在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放暑假的時候,記得母親總是帶著我到附近的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和晨煉。學法點的人很多,大家輪流讀法,有時學完法也交流。那時我年紀小,對修煉懵懵懂懂,只覺得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很好。

那時學法點上也有和我一樣的大法小弟子,同修們都熱情友愛。母親說我們那個地區,當時學大法的有一百多人,分成好多個組。有時我也和同修們參加洪法活動,去公園煉功等。我覺得我很幸運,雖然我得法不算早,而且年齡還小,但我有幸參加了同修們舉辦的千人法會,還參加了在廣場上的大型晨煉活動。記得那時的同修們都很精進,每天學法晨煉都不放鬆。剛開始學盤腿時,我要求自己不論腿有多疼,每次必須雙盤打坐半個小時。現在我還記得每次腿疼的時候,就好像有人從腿上一條條的往下撕我的肉,是真疼啊!但我仍然堅持,最終闖過了這關。

那時雖然年紀小,但師父對我的保護與點悟每時每刻都實實在在的。有一次,突然牙疼,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牙疼。我從小喜歡動漫,那段時間我頭腦裏總是浮現出動漫裏的人物和情節。我剛開始不知道為甚麼會突然牙疼,後來悟到是不應該總是想動漫裏的東西。修煉真是神奇,當我悟對了時,牙立刻就不疼了。

每當我回想起那段能自由在法中修煉的日子,心中總是蕩漾著喜悅和溫馨,同時感到萬分的珍貴和幸運,那段日子為我日後經歷風雨打下了一個很好的修煉基礎。

在風雨中

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開始後,那段血雨腥風、惡浪滔天的日子,任何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忘記。我也經歷了進京護法、被非法抓捕和關押等一系列魔難。感恩的是我每一次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化險為夷、轉危為安。我的學業並沒有因為邪黨的瘋狂打壓而受到干擾,相反的即使在母親被非法關押的日子裏,我的成績依然名列前茅。那是大法賦予我的智慧和勇氣。

那時年少的我,並沒有在法中悟到太多的法理。對師對法情不自禁的維護,是出於對師尊無限的敬仰和對法的誠信。在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裏,我最大的想法就是,師父說甚麼我就做甚麼,堅修大法,不改初衷。

只有一次在一個寂靜無人的夜裏,完成了一天的學習之後,我想起了被非法關押的母親,無邊的思念向我襲來,我哭了。在這許多年的修煉裏,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哭泣。

在無邊的暗夜中,在無盡的壓力中,在看似無望中,只要我能堅守住心中的正念,腳下就有一條路為我鋪就。無論邪惡怎樣瘋狂,也不曾撲滅我心中早已升起的法光,那是偉大的師尊為我點亮的希望!

二、在法中成熟

體悟修煉的實質

記得師父曾語重心長的對我們說過:「修煉啊,現在大家可能都體會到了它的艱難。難,才能修出來。」[1]時至今日,我不僅體會到修煉的艱辛與不易,更深切感受到,人向神轉變的過程中,法所展現的莊嚴、偉大、珍貴與殊勝。

再沒有少年時的稚氣與懵懂,也少了幾分輕狂和衝動。在這段談不上漫長,卻足以銘心刻骨的正法修煉歲月中,我對法在逐漸的思索、認知、實修的過程中,比之前有了更加清晰深刻的認識。

很多年前,我曾思考,在修煉中,我要克服的最大困難是甚麼?後來我想清楚了,就是對母親的依賴。從小母親把我帶入修煉,在一段時期,大人的修煉狀態,對孩子是起一定的帶動、引導的正面作用。但是天性中,孩子對父母的信任與依賴,還有對修煉的懵懂無知,又讓我對母親不論在生活或是修煉中,都產生了絕對的依賴。尤其在修煉中,母親悟到的法理,對我有莫大的影響力,這使得我幾乎失去了自己正悟法的意識。

經過思考後,我悟到這是很可怕的!已經過了十八歲的年紀,我卻還是以大法小弟子自居。潛意識裏,總覺的我是小弟子,師父不會對我太嚴厲。這一切幾乎使我失去了自我修煉的能力。

我在深切的向內找之後,認識到,修煉誰也代替不了,也不可能抄襲,只能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任何人都要以法為師,靠自己在法上悟,在法中修,通過自己努力克服魔難後修出的威德,才是被宇宙眾神接受和承認的。

多年前當我決心不再依賴任何人,要真正的在法中修煉自己的時候,從那一刻起,我才覺得自己有資格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記得以前背《論語》,當我把這篇經文完整背下來的時候,我看到經文中為我顯現出四個字:轉變觀念!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是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從舊的法理中走出來的,可是舊的宇宙、舊的法理、舊的生命、一切都在牽著你!」[2]我悟到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用大法法理做指導,把人的一切包括觀念、思維方式、行為習慣、人的一切理、一切認識等全部轉變為神的。對大法法理不斷實踐,和歸正自己的過程,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

我是青年人,自身懶惰安逸心很重,而且內心一直迴避不想碰觸這個東西。我的工作強度很大,常常要聚精會神的工作好幾個小時,有時甚至是一天,所以我對工作總有一種抗拒和抱怨,不想挨累,活多幹點就鬧心。而且我總有一個觀念就是晚上要早點睡,不然第二天的工作會沒精神。這種想法控制我好幾年,甚至我晚上睡不好,第二天工作起來,心裏都有負擔,沒休息好能有精神工作嗎?我把休息不好就工作不好看成一件很大的事情。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多年前背過的法:「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3]我這才意識到我一直在用人的理和觀念看待這件事情。再往深挖,自己有怕吃苦的心,把吃苦看的很重。不想吃苦就是想在人中過舒適安穩的日子,把吃苦當成不好的事情去對待,內心才如此抗拒。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從本質上來講,我一直用人的理去看待和理解修煉,這完全是錯的。師父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4]。看問題的基點我都站錯了,還修煉甚麼?!

當我認識到這些的時候,在這個問題上,法為我展現了更深的理,更廣闊的思維。我悟到苦、樂、累、困、冷、熱、渴、餓、痛、舒服和不舒服等等,這些都是人的感受,人中的東西。要想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就要擺脫這些構成人的物質因素的束縛,不被這些低層因素帶動制約,不去過多的感受它們,不把它們看大,在我們的腦海中抹去這些苦、累、困的概念,它們就甚麼也不是,就能真正的超越它們。

師父說:「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5]「你一看書你就想睡覺,一學法你就迷糊嗎?我告訴你,他就是這人類空間的一層的神。你衝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對你怎麼樣,他對所有的人都這樣,所以人會有疲勞、會有睏倦。你要想脫離人,你甚麼都得突破,你才能夠行。你就符合他,那麼他就認為你就是人。」[5]

法理明瞭的時候,修煉就變的簡單。「休息不好就工作不好」這個觀念被我從腦海中徹底否定、刪除!當它出來阻擋我的時候,我就毫不猶豫的排斥,清除,因為我知道它不是我。沒有了人的觀念的干擾,我也在逐漸的減少我睡眠的時間,堅持早起晨煉。觀念轉變了,心態也轉變了。現在即便睡的晚,我也沒有了第二天會影響工作的概念。雖然還和以前一樣忙碌,但我也沒有了怕挨累的心理負擔,很輕鬆的去對待。

這段經歷說出來很簡單,但是困擾我前後好幾年的時間。回首這段修煉過程,發現自己在承受能力、吃苦、忍耐、心的容量等方面都有所提高。此時再看看當初自己認為的關其實甚麼都不是。

用心救人

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我也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參與救人。在近幾年的修煉中,隨著對法理更加深刻的認識和逐漸的成熟,我意識到了自己以往在講真相中,存在的很多執著、人心及不夠完善的地方。發現自己有很多方面做的不夠踏實,有敷衍和求數量、求功德等各種人心。救度眾生是多麼偉大的事情,我卻如此輕慢用人低能的想法去對待。

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近些年在修煉中,我就在有意的修去這些執著。我悟到大法弟子要想真正的把人救了,就要用心講真相,用眾生能夠接受的語言和道理、平易近人的態度和他們交流。千萬不能填鴨式的灌輸,也不能講高,神神叨叨,戒急戒躁,我發現當我有心在這方面突破和完善自己的時候,師父就在幫我打開智慧,讓我在面對眾生時,能用很通俗大眾的語言說我想說的話,和表達我心中的想法。

有一次,一位患者來複診,我們已經很熟了,在為他治療的過程中,我用第三者的身份和他說起了法輪功,他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儘量用平和的語言和心態來同他一起交流討論,用他能接受的道理來解答他的疑惑。在我講話的時候,他很用心的聽,眼睛睜的大大的,閃爍著光芒,我說的他都能接受。在最後分別的時候,他有些依依不捨,前所未有的發自心底的很溫暖的向我微笑,那是因為大法弟子的純善,是眾生都能感受的到的。

還有一次在一個夏天,我和母親傍晚去附近的廣場遛彎,我們說好分頭講真相。我遇到一個剛從外地來的阿姨,帶著孫女也來看熱鬧。我們一起聊天,向她講真相,她很認真的聽,一直點頭。我們聊了很久,中途她孫女拉著她要走,她一直說:「再聽會兒吧,再聽會兒吧。」這次經歷讓我感受到,和你有緣的眾生就分散在這滾滾紅塵中。

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方式往往有很多種,前幾年,我也參與了面對面發真相光碟,從中暴露了很多人心執著。記憶很深刻的一次是我在下班途中,想邊走邊發。可是人心泛起,怕心、顧慮一直干擾著我。看這個人也不行,那個人也不善,走了很遠的路也沒發出去一張。我很懊喪,也恨自己不爭氣,情緒很低落。突然一句法打入我的腦海裏:「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6]。我的心豁然開朗,瞬間頭腦一片清明,是啊,阻擋我的不就是這些人心嗎?!我立刻抖擻精神把手裏的光碟發給了眾生。

用心支持大法網站

這些年我一直用寫文章的方式參與講真相,支持大法網站,從零九年到現在大約八年的時間。期間我嘗試著用不同文體的文章投稿,對我來說這是個非常珍貴的修煉過程。

我一直都銘記著師父的教誨:「文章中多是理性的分析與查找不足,和為證實法、為減少損失、為同修們都能正念正行、為被迫害的同修想辦法、為救度更多的世人的交流,沒有了華麗和為增強氣氛的詞句,實在、準確、乾淨、不帶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寫出來的,因為修煉人的內境是清淨的。」[7]從拿筆之初到現在,師父的這段講法,一直是我寫作中嚴格恪守的準則,和為之努力的目標。

參與寫稿這麼多年,我一直就是在法中悟到甚麼就寫出來,在師父的加持下,一般很快就完成。但我從來也沒往深悟一悟,這背後更大的內涵是甚麼。在一次投稿明慧網以後,師父為我展現出來了。

有一次,明慧網登出了我的一篇法理交流文章,下載後我認真的看了一遍,想看看編輯同修在哪裏做了改動,對照原稿找找不足。就在我閱讀的過程中,我的腦海突然閃現出一幕:一片很大的已經偏離法的天體範圍被歸正了!我震驚了!這才深切的體會到寫文章,也是在助師正法啊!我們每一次在法中的正悟與昇華,在另外空間裏都是驚天動地的變化!

這些年來,我寫過詩、散文、小故事、和修煉交流文章等,逐漸嘗試著用不同的文風寫作。目地是希望在自我不斷的突破中,能更好的豐富我們的大法網站,讓世人能看到更多的精彩的講真相文章。記得一位同修說大法弟子們對幾大媒體的支持和參與在無邊宇宙中匯成一股聖泉,於茫茫天宇中救度眾生。

如今我深深體會到大法網站是我們全體大法弟子智慧的結晶,是師父的無邊恩賜與給予,其中承載著我們巨大的責任與使命。

初心不改方成始終

在近二十年的正法修煉中,在反覆的摔打和錘煉中,每一次的提高與昇華,都離不開師父的保護與點悟,也都是因為自己符合了法在那一層對自己的要求,修煉的境界才得以提升。一路走來深深的領悟到,只有大法才是弟子生命的源泉與根本。

再次向偉大的師尊表達弟子無盡的感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