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繼母的怨恨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繼母進門的時候,我只有幾歲,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懵懵懂懂,對於一切都感到很陌生。只記得,隨著後媽的親生兒女們的出世,每每我放學回家,經常看到一些美食的垃圾袋,而美食對我是從來都見不到的。父親白天上班,這些父親也無從知曉。

和繼母生活了幾年,似乎已習慣了繼母的謾罵和打。記得印象最深的一次,繼母不停的數落我,越說越來氣,以至伸手揪起我的衣服在煤鍋裏搓來搓去,還經常打我的頭。為了討好父親和繼母,每天晚上我都會小心翼翼地給他們鋪被,極盡細緻入微的,也儘量幫繼母多做些家務。但是繼母依然還是經常跟父親說我這不會那不好,以至有一次父親一腳把我從床上踹到地上,全然不顧及我們父女之間的親情,心裏的苦楚就不必說了,對父親和繼母的怨恨更不用提了,對弟弟妹妹們的嫉妒也早已根深蒂固了!

我的身體每況愈下,年紀輕輕得了許多種病。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修煉以後,明白了做人應該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和理念。要善待別人,與別人有了矛盾要找自己的不足。隨著不斷修煉,我明晰了我與繼母之間的恩怨,是我前世的業力輪報,以前自己一定傷害過人家,這一世她才會這樣對待我。我的心放下了,對繼母不再怨恨了。不知不覺中,我身體的各種病也不翼而飛了,我變得越來越健康!

姥姥家曾是大戶人家,母親出嫁的時候,姥姥陪送給母親裝得滿滿的兩個鐵皮箱子的嫁妝,並叮囑母親:這些是留給孩子的。還有俄國毯子十二條;布匹多少多少現在都記不清了。有一天,繼母把我母親的金戒指分給自己的孩子後,拿著一個快要折了的銅戒指給我,我平靜的說:我不喜歡這些東西,便謝絕了。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對繼母的這些怨恨我是根本無法釋懷的。後來繼母生病,我沒有記前嫌,耐心的侍候她一段時間,給她包餃子吃。

父親去世後,留下一處房子。一天,小弟和弟妹來找我。說是要過戶、更名,得把父親的名字改成他的,讓我帶著身份證去簽一下字,如果我要不去就辦不了。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們,趕緊回家去取證件,正好丈夫在家,丈夫說:那錢呢?錢怎麼分?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想過錢的事,也根本沒想過要那些錢。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使我變成了一個寬容、善良、淡泊名利的好人,感恩法輪大法,感恩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