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大法 在複雜環境中修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這些年大陸人心道德下滑的很厲害,意識形態、社會風氣敗壞沉淪,特別是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社會環境極為複雜險惡,對修煉者構成了嚴峻的考驗。大法修煉者只有以法為標準,依靠大法的威力才能在複雜的環境中辨別是非,堅定正念,不斷修去後天形成的各種人心、執著,逐漸的從人中走出來。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迫害後我抓緊時間背記了《轉法輪》,並長期堅持背或讀,利用時間反覆學習師父的其他講法,逐漸理解接受大法法理,在大法的指導下,漸漸的認識並消弱去除各種不符合法的人的觀念、人心,艱難又幸運的走到今天。

不斷去除怕心,堅定修煉

大法造就了一切,正法挽救著一切並開創著未來。當我對大法逐漸有了接近他的認識的時候,生命的深處與他也越來越近了,由此奠定的修煉的基礎是不可能改變的,但這對我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中,面對嚴峻的迫害現實,我的人心很多,怕心很重,修煉的路一波三折,迫害初期、洗腦班、勞教都讓我一度動搖、迷茫、甚至表面妥協,走了彎路。

後來我不斷學法,逐漸認識到:我的生命我的一切源自於大法,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一切,那還有甚麼值得執著和怕的呢?真正可怕的恰恰是修煉人對修煉的放棄。法理清晰了,逐漸放下了生死,消減了怕心,儘量冷靜面對這些年大陸的迫害現狀(如:邪惡操控世人上門、電話騷擾,多處對住處的監視,監聽電話、手機,跟蹤監視行蹤監聽說話等等,前些年一個人幾乎天天跟蹤我有一年時間,一次有七個人跟著我上車下車……)堅定修煉不動搖,盡力去做三件事。

警惕並修去自大的心

幾年前,我從市中心一個地鐵口走出來時,看到一個三歲左右畸形的孩子,頭比身體還粗還大,根本不成比例的嚴重病態。我一邊走一邊思索:讓我看到這個大頭孩子,是不是我有甚麼問題呀?後來經過認真的查找,終於發現我有嚴重的自高自大心理。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也沒有甚麼特別突出的能力,但有時卻莫名其妙的自我膨脹,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後來發現這是黨文化的一種典型表現,接受無神論灌輸的人容易產生這種思維模式。我通過拜讀許多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和事蹟,反思總結自己終於明白:其實和師父的要求,和許多同修相比我差的太遠了!有甚麼可自恃自詡的呢?清醒的把握好自己,也是修煉的應有之義啊。

自大又是自心生魔的土壤,而自心生魔最終會把修煉人毀掉。我能夠走到今天,還能在大法中修煉,全靠師父的慈悲保護,全靠大法的威力和感召力,我必須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鏟除心中自大的魔障。

克服依賴心,走出自己的路

我似乎天生依賴心重,好像沒有主心骨兒,總想有一個強有力的依靠。這種狀態伴隨了我幾十年。修煉後有變化但沒完全改變。十年前,我做了一件講真相的事兒,事後心理負擔很重,壓力很大,睡不著覺吃不下飯,甚至一度後悔做這件事,身體很快消瘦,有點兒支撐不住。我知道是怕心,但沒有能力解除只是消極承受。

後來我逐漸意識到我的主意識太弱,想做事又怕承擔後果,有依賴和僥倖心理,遇到困難向外求,寄希望於外在的力量。

通過學法知道,大法造就的生命應該是頂天立地獨當一面的偉大的神,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為踐行宇宙真理無所畏懼。在法中,我的主意識開始逐漸強大,明白師父和大法是最根本的依靠,真正的大法弟子應該也必須堂堂正正的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不能依賴其它任何因素。

前一時期,經常幫助我的兩個同修都離開了本地,我意識到這是去我的依賴心,不能因此甚麼也不做了。當然作為一個修煉人不可能甚麼都會,同修之間互相幫助是完全必要和應該的,但依賴心不能有,自己能做的事盡可能自己去做。

修去隱藏很深的妒嫉心

我原來認為自己修的不好屬於在大法弟子後面追的人,哪個大法弟子修的好是人家付出了,在生與死的迫害面前心性到位,正念強做的好,而我沒有做到,所以沒有妒嫉心。

後來在與同修的配合中,暴露了我隱藏很深的妒嫉心,就是在做類似的事情過程中,發現有同修先做了或者重複做了,自己心裏有點不平衡,甚至對同修做的東西不太接受,不想看,還引起了些許消極情緒。當時冒出這種心的時候,自己也很震驚,原來我不但有而且還很突出。

查找妒嫉心的背後,還有功利心、名利心、執著自我、埋怨心等。妒嫉心這個問題確實很嚴重,師父在《轉法輪》中是單獨作為一個問題講給修煉人的。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解答問題時又告誡弟子:「這個妒嫉心你可千萬得去啊,這個東西可了不得,它會使你所有的修煉都變的鬆懈,毀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

逐漸消減怨恨心,爭取修煉的家庭環境

家人因為我被迫害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包括精神和經濟的壓力。這些年家人掌控了我的生活費,對我的修煉形成很大制約,目地是求得心理平衡,花錢方便一點兒。對此我一直耿耿於懷,心理不平衡,對家人怨恨心很重,覺的太過分。正確對待錢財以及失與得的法理,師父講法很明確。對照法的標準,慢慢我的心理也平衡了;還有,家人也確實不容易,從人的理看,迫害是邪惡造成的,但卻是因為我修煉。當然,我如果有一定的經濟條件講真相,家人又理解支持,這最好。可是往往現實難遂心願,在我的能力還沒有達到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錢財和修煉,我只能選擇修煉。這樣怨恨心逐漸淡化,爭取了基本的家庭環境。

滅盡色慾心,純潔神之體

這些年大陸道德下滑沉淪的一個表現是色情淫亂幾乎成災,我住的小區常看見「包小姐」的小廣告,有的街旁小屋裏會有女人向過往行人招手,甚至居民住處門縫經常有印有女孩照片、電話的卡片……這些事情許多人都知道,好像沒有人管。

我年輕時曾犯過男女之間的錯誤,後來改邪歸正,但色慾心一直有,修煉後,我更加警惕,但沒有根除,比較注重自己的形像外貌,看見漂亮的男女,也想多看一眼,甚至說過修煉人不應該說的話,對此我也很苦惱。

在法中,我明白這是修煉人絕對必須去掉的,明慧網也有大量這方面的同修交流文章。色慾是生命從聖潔之處掉下來後的一種表現,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人不守本份的一種妄念和貪婪,是對外的一種干擾甚至侵犯,根源於變異和膨脹的私。修煉人要修成無私無我,必須根除色慾心。我這方面有過教訓更應該格外警惕,從一思一念做起,儘快徹底把它滅盡,回歸聖潔。

修去對同修的情

我有一個認識二十多年的同事,後來一起走入大法修煉,還曾經作為同一個「案」子被邪惡迫害過。長期以來,除去被非法關押期間,在修煉上一直有往來,我們都嚴格要求自己正常交往,但時間長了,有了些許同修情。她對我幫助很大,我有修煉方面的事請他幫助,她也很熱心。

我知道情這個東西,師父講法講的很清楚,不管多少大小,是甚麼情,是必須要去的,否則就根本修煉不了。尤其是近幾年,我才感覺到有這個問題,更說明我修的太差。意識到這個問題後,堅持嚴格把握住絕對不能做不能做的事,同時在交往上注意,除非必須見面的事,儘量不見面,見面時在語言上過去說過的不應該說的話不能說了,保持嚴謹、正常的交往狀態。

這位同修很正很善良,這方面做得很好,去年她去了一個很值得去的地方。我想我們正常的修煉之間的互相幫助會保持,這是十分珍貴的同修緣份。緣和情是兩回事,情必須得修去,緣那就是法的安排了,需要維繫就維繫,該斷的時候也就斷了。一切以法為標準,以修煉提高為目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