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執的點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

一、敬師敬法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由於本地區有一位同修受到干擾,我就把大法書裝到一個紙箱裏,放到一個雜貨屋裏。

過了十幾天,大哥回來了,他把一個馬桶放到放雜貨的小屋門口,不知甚麼時候又放到小屋裏邊了。好像從那時起,我開始牙疼起來,疼了一個月。我向內找,看哪件事沒做好,是不是因為該給同修送資料沒去送?就馬上給同修送去了,和同修交流後,牙疼輕了一些。

第二天晚上又疼了一夜沒睡著,晨煉時心也不靜。我就向內找,從開始牙疼到現在到底是哪件事有漏?自己三件事也在做呀?到底是哪件事做的不符合大法了?想著想著,忽然想起,是不是因為把大法書放到雜貨屋裏了?我就趕緊把大法書放到乾淨的地方去。過後牙就不疼了。我想牙疼是因為大法書放在不應該放的地方,這可是不敬師不敬法呀。

第二天打坐,我把腿搬上去也不痛不麻,一下坐了一個小時,這在以前從來沒有過,一連三天都是這麼美妙的感覺。我悟到是師父看弟子有敬師敬法的心,就把業力消掉了一塊。

二、修真

去年的一天下午,同修們準備開個小型的法會。我想把丈夫支開,不叫他知道,就想叫他去賣菠菜 。結果開法會的當天早上,丈夫的朋友突然叫他去幫忙賣白菜。我一個人一上午要挖不完,下午也沒法去開法會,怎麼會這樣呢?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定是我有漏,就開始向內找。我仔細的想自己的每一念,不想叫丈夫知道自己下午開法會,想支開他,這不是沒做到「真」嗎?再深挖下去,發現自己還有怕他知道的心,怕他埋怨說不好聽的話的心,這不是保護自己的私心嗎?這不是執著自我嗎?悟到這兒時,丈夫就打電話,說有人來收菠菜,不用去賣了。師父看我找到了原因,就安排好了一切,我按時參加了法會,謝謝師父。

在法會上,一位同修說:「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一連說了幾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我感到無地自容,想把這件事說出來,但是礙於面子心,就沒有說。又是一顆人心!一定要修掉這不好的心。過後,我一直在想,甚麼時候起開始說謊的呢?想起我給媽媽買衣服,每次她都嫌貴,我就騙她說很便宜。雖然是善意的謊言,卻形成了習慣,自己都不易覺察。修煉人善意的謊言也不能說,我現在才意識到,作為修煉人,這麼多年了,這個「真」我都沒有做到,真是太慚愧了。

「真」也包括做了錯事不掩蓋。我還悟到,家裏人問自己一件事,自己不願意回答,就隨便應付一聲,也沒做到真。如果不願回答,可以不回答,也不能隨口應付一聲,希望有這種習慣的同修都警醒一下。

三、修忍

今年又開了一次小型法會。有一位同修說她丈夫訓斥她的時候,她能做到不惱不吵不動心,光衝著他笑。人家做的真好,我也要做到!

最近家裏蓋房子,也發生了這樣的事。丈夫不順心衝著我吵,我笑著和他說話,但心裏卻想,看他生氣的樣子真好笑。丈夫看我衝他笑,表情尷尬,哭笑不得的走了。雖然這次沒生氣忍住了,還有點嘲笑他的意思,這是不善的念頭,還沒達到師父說的:「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以後在「忍」上還要努力,多下工夫,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

四、去執著心

家裏蓋房子,總擔心蓋房的工人偷工減料,房子蓋得不牢固,老想去看看,心裏放不下,結果學法煉功也靜不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對蓋房子太執著了。作為修煉人,我的一切都有師父安排,師父說了算,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一定要放下,不再執著房子的質量了。如果不是蓋房子,真不知道自己還有這麼多的執著心,如怕房子蓋不好的心、不相信人的心、疑心、對建房工人不善的心、執著人間住房的好壞的心等等。師父利用此事把我的執著心暴露出來,一定要把它修掉。

師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大法弟子怎能執著這些呢?當我悟到這些時,再學法煉功時腦子清靜了,發正念也有威力了。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也就是說,你要重視心性修煉,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2]當我不再執著房子時,一切都正常了。

生活中和我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是有緣的人,都是應該被救度的。當我轉變觀念善待幫我蓋房的工人時,也給救度他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