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生活有了光明與希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家裏有十口人,日子過的很苦。我上學的時候還要背著弟弟上學,只要弟弟在課堂上哭,老師就讓我背著他回家,就這樣我有時上兩節課,有時上三節課,所以基本上是不怎麼識字的。

成年後父母給我找了個婆家,夫家人口多,生活更是困難。公公、婆婆在當地又是出了名的不講理,常常因為一點家庭小事就把我罵的狗血噴頭,甚至大打出手,有時把我打得鼻青臉腫,丈夫也不理不睬。

後來好不容易分了家,可分到的卻是幾百塊錢的債。分家後日子也不好過,因蓋房子又欠了很多的債,債還沒還清,家裏又添了三個孩子,從此我家的困境更是雪上加霜。我幾次催促丈夫出去打工掙錢,可是他都不聽。沒辦法,為了家裏的生計,我只好自己去縣城打工,去縣城後掙了一點錢才讓孩子們上了學。

但是沒多久,我的身體卻越來越不好,去醫院檢查得知得了胃病、乙肝、風濕、婦科病、乳腺增生等等。這對這個家來說無疑是禍不單行,丈夫非但沒有因此而體貼照顧,卻仍然是非打即罵。這樣的日子真的是沒法過了,我上吊自殺被丈夫看到又沒死成,就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

在日後非打即罵的日子裏,我覺的自己活在世上已經沒有意義了,我就又喝了農藥自殺,一瓶500毫升的農藥喝的就剩下一點點。女兒看到我喝了農藥後就急忙把鄰居叫來,在鄰居的催促下我丈夫才把我送到醫院,在醫院我被搶救了一天的時間我才甦醒過來。

後來身體恢復了一些,我就離家出走去了武漢,後來娘家打電話說兩個孩子在家都不上學了,我聽了很難過,於是就把掙到的一點點錢就寄回家讓孩子們讀書。後來回老家後覺的這樣的婚姻是名存實亡,便離了婚。在外的日子過的雖然很苦很苦,可是沒有了大吵大鬧倒是也清淨。

可是,俗話說,禍不單行,福無雙至。不幸卻再一次降臨在我身上,我在外地打工,有一次我高空作業時摔斷了腿,後來輾轉去了兩家醫院,住了七個多月醫院也沒好轉,最後醫生也不收了,只讓我回家養著。先後兩次住院花了十二萬醫藥費也沒治好,錢花光了,沒辦法我只好回了老家。回老家後拖著這待死不活的身體,更是覺的生活簡直是昏天黑地,沒有一絲光明,沒有一絲希望。

在二零零九年的時候,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為我兒子找工作遇到一位法輪功學員跟我講「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的事,我一聽口音,就問她甚麼地方人,說起來我們還是老鄉,在遠離幾千里的異鄉能遇到老鄉我非常高興,我就和她說了我背井離鄉、家庭和我自己這些年來遭遇的一些困境,特別是現在拖著這待死不活的身體和這條傷腿。於是,老鄉告訴我說:你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她還說修大法是讓人做好人的,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但我心裏還是不信,當時我心裏想,為了治腿我先後兩次住院花了十二萬醫藥費也沒治好,錢花光了也沒治好我的傷腿,你這「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就那麼神奇嗎?

俗話說有病亂投醫,心想,反正也不花錢,就念念試試吧!於是,我每天有空就在心裏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的十幾天過去了,好像覺的自己往日那刻在臉上的惆悵和滿腹的酸甜苦辣慢慢的消失了。覺的自己不是生活在那昏天黑地中,而是自己的生活充滿了光明、充滿了希望。

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說來也真是很神奇,修大法後沒多久,身體就慢慢好轉,後來不但身上的病都沒有了,而且瘸著的腿竟然也神奇的恢復正常了。我感到幸福極了,原本黑暗的生活變的無比光明。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更加了解到法輪大法是佛法,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在指導人修煉。修煉人尤其要注重心性的修煉,遇事向內找自己的錯,凡事要為別人考慮,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我的心性慢慢也有所提高,原本七零八散的家也因為我修大法使我們夫妻破鏡重圓。

我公公就一直在我家贍養,也沒要丈夫的姊妹們的一分錢贍養費,已是耄耋之年的公公身體越來越差。有一次,我公公生了一場大病,丈夫和孩子們都在外地幹活,就我一個人照顧病在床上不能動的公公,每天侍候他的吃喝拉撒,那時我還要每天上班,有時下班回家先照顧公公吃喝後,再給老人收拾好了,就到了我上班的時間了,自己根本顧不上吃飯就上班去了,如果我不是修了大法,我不會這樣處處為別人著想,不計前嫌的細心照顧公公,也只有修大法後我才能做到的。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救度與恩賜。是師父讓我有了好的身體,有了完整的家,有了光明,有了希望。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