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終於喊出: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我是黑龍江大法弟子,在這裏我想講講我老伴對大法由不信到信的經歷。

我是一九九五年因有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伴不反對我修大法,他說煉功強身健體是好事,大力支持我。如:提醒我煉功、學法、發正念;幫我發真相資料;用錢方面從沒有怨言。但他不相信煉功能修仙得道,為此我勸他很多,同修們也多次給他講,他說你們說再多也沒用,有本事你們飛起來我看看,離地一寸高就行。那時我不懂發正念,對老伴這種狀態就當作是下士聞道了。

二零零七年十月,我因給學生講大法真相被惡人舉報,七、八個惡警到我家綁架我,我把自己反鎖在廚房裏拒絕抓捕,惡警們就威脅說要把我八十五歲的老母親和我老伴架到警車上,老伴因此受到驚嚇,留了個病根,就是常說的掉魂了,做甚麼事精神都集中不起來,吃喝不知道節制,失去勞動能力。

就這樣魂不守舍、癡痴呆呆的老伴,不斷被惡警察劉冬生威脅、恐嚇,勒索錢財,威脅說:你要把這事說出去,還把你老婆抓起來。等我知道時,老伴已被勒索人民幣兩千元,還被逼迫多次給劉買整提的礦泉水和飲料。

我單位離家遠,中午不能回家給老伴做飯,他每天中午在小吃部吃飯。到二零一三年,我發現老伴情況不對,去醫院檢查,他已經得高血壓、脂肪肝、咳嗽、腔梗、腦積水導致腦萎縮、腰椎盤突出等病。二零一六年五月,老伴的腔梗變成突發性腦梗左半邊身體不會動,腦積水導致腦萎縮,半痴呆狀態。由於腦裏積水,腦細胞已經破破糟糟的,腦子裏不舒服,就用手抓頭皮,頭皮抓的亂膿膿,血淋淋的。去醫院治療腦梗控制住了,腦積水沒有有效治療方法。二零一六年臘月十三,老伴摔跤了,導致第三節腰椎壓縮性骨折,臥床兩個多月,剛能下地走,又從床上掉地上,導致第一、二、五腰椎挫傷,臥床兩個多月,剛能下地,走的還挺好,我和兩位同修正為他高興,眼瞅著他一下子坐到地上,導致第四腰椎也挫傷了。醫生診斷:後半生痴呆臥床了。

同修於姐說:我第一次來你家,他就摔跤,看起來我修的有漏啊!聽了同修的話,我心臟咯登咯登的跳了幾下,清清楚楚的聽到:「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想對啊,我家人怎麼沒受益,反倒有病了?於是我對同修說:如果說你修的有漏,我的漏就更多更大了。

面對老伴的一大堆病和此次摔跤,明明白白的知道問題出在自己的身上,於是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改變了以往求醫問藥和勸老伴煉功的做法,開始認認真真的學法,從心性上找到了自己很多並持續很長時間的執著和危險的漏洞。例如:

1、修煉過程中遇到問題沒做到信師信法。例如:老伴有病時,我勸他煉功,他也煉了,一到師父給清理身體時,病情顯得重,老伴就要去醫院,我就送他去醫院。

2、執著食療。其實也是不信師父不信法的表現。例如:根據老伴的病情,能吃甚麼,不能吃甚麼。

3、邪黨作風,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例如:對外人從不發脾氣,回到家裏看不順眼就發脾氣,有時還摔東西。

4、還有顯示心,喜歡照鏡子、自拍等。

找出這些執著和漏洞真的很後怕,自己都沒修好,別人能受甚麼益?深感對不起師父也對不起家人。我對老伴說:你之所以有病遭這麼多罪,都是我沒修好,我們一起求師父原諒吧!我們雙手合十求師父原諒、求師父救命!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老伴第三次摔傷。

二十一日也就是三次摔傷第四天,臥床的老伴坐起來了,緊接著又下地,我拉著他手就站到地上了,邁步走路了。我一個勁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老伴嚎啕大哭,邊哭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大法師父!

從那天起,老伴扔掉正在吃的十幾種藥,開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目前他救了三個人了,我們商量好了,除了網上講真相救人、大街講真相救人、還要「走戶」講真相救人,就是挨家挨戶救人。

前幾天老伴複查,脂肪肝沒了,咳嗽好了,腦積水少了,這幾樣病一開始就沒吃藥。腰椎盤突出沒有了,血壓正常,腦梗變成腔梗。老伴煉功才一個多月,動作還沒做全哪,現在除了走路有點慢,其他基本恢復正常。在老伴身上又一次再現了大法的神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