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才能真正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晚上九點,我正在臥室學法,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推門進來說:「我剛才吃了一塊老婆餅,喝了幾口紅茶,胃疼的厲害,疼得我一頭汗。」我剛站起身,丈夫突然叫起來:「哎呀!我的胸腔要爆炸了!不行了!」再一看,丈夫滿臉是汗,站立不穩,痛苦的表情無法形容。

我一邊快速想著:為甚麼會發生這個情況?是我甚麼心招來的?這不是師父安排的。一邊對丈夫說「快求師父」,一邊趕緊到另一臥室給師父上香,丈夫很艱難的跪下來,頭卻只能靠在桌子邊上。我也趕快跪下求師父救他。然後他掙扎著站起來,走出臥室門,一下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剛坐下就說,「哎呀,輕鬆了,胃裏不這麼難受了,剛才我衣服都濕了。」說著就用手抹去滿臉的汗水。就幾步路的功夫,我的思路還來不及轉彎呢。師恩難表!寫到這兒淚水順著鼻翼流了下來。

接著,我像以往一樣打開播放器讓他聽《普度》,他說心亂。我就有點不高興:有一次聽《普度》你的頭不暈了,今天咋就不愛聽呢(這是有求心、埋怨心)。這念頭一閃,就被邪惡鑽了空子。馬上丈夫又叫了起來:「哎呀,肚子疼,又跑到肚子上去了,疼得不行,趕快上醫院去吧。」我家距醫院只有幾百米,路上我不停的發正念,又在心裏同那個生命溝通:不管你是甚麼生命,也不管你和他是甚麼因緣關係,你迫害他就是干擾我救度眾生,你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得救吧。兒子雖未修煉,也一邊開車一邊求師父。

到了急診室,丈夫已經不怎麼疼了。值班醫生馬上給做心電圖,我又在心裏與儀器溝通,做完了一切正常,又做胸透,一切正常。醫生說:「原因不明,觀察一會兒吧。」丈夫這時已經好了,但還是心有餘悸,就問:夜裏如果再疼吃點甚麼藥緩解?醫生說:「原因不明,不能亂吃,明天來做全面檢查吧。」這時又有病人來,我們就回家了。

回家後,丈夫又開始肚子難受,但沒有先前嚴重。我說:「你也看到了,醫生看病全憑儀器。儀器查不出原因醫生就束手無策。現代醫學在佛法面前連小兒科還不是。」他說:「是,我求師父。」

丈夫翻來覆去到夜裏兩點才入睡。這個時間我也在進一步向內找。第二天起床,丈夫大腿上長出一個像是被燒傷的大水泡,裏面全是黃水,拿根縫衣針捅破,黃水流出來了,怕衣服蹭著,又拿紗布包上。我說師父把毒給你排出來了,給你淨化身體了。丈夫又虔誠叩頭感謝師父救命之恩。父子倆誰也沒提去做全面檢查的事。

我知道,這突如其來的磨難雖然發生在丈夫身上,實質上也是自己在過關。這件事是衝我甚麼心來的呢?是歡喜心。今天完成一件同修交給的任務,過程中覺的不太順利,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完成了,心裏覺的很輕鬆,可能有點高興。師父告誡我們:「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當時悟到後就歸正自己,去除歡喜心。從法中我們也知道,無論碰到好事壞事,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說都是好事,是我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回想突發事件的整個過程,自己之所以能保持穩定的心態而不被帶動,得益於平時注重學法。為了能記住法、從而用法指導自己的行為。近一個時期一直堅持背《轉法輪》,因此在遇到問題時師父講的法能反映到頭腦中來,自己也就知道如何去做了;因此也習慣了遇事向內找,也有把握不準的時候,這時就想想這件事是不是師父安排的?如果一件事情的出現不利於救度眾生,那這件事就不可能是師父安排的。那就堅決不承認它,否定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丈夫、兒子雖然現在還沒有修煉,但他們都明白真相,都非常支持我學大法,平時買來好吃的東西或家裏改善生活,都記得的首先孝敬師父。如有大法的事需要幫忙,也都樂顛顛的去做,他們也都得了福報。記得有一次兒子突然肚子劇烈疼痛,情形不同尋常。當時正好有兩位同修在我家,其中一位同修說:趕快給師父上香,求師父。兒子馬上給師父上香,虔誠的叩頭,沒幾分鐘兒子就安然無恙了。他們雖然不是大法弟子,師父也時刻在呵護著他們,多次給他們化解危難,師恩浩蕩!無以為報,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

由此想到長期從病業假相中走不出來的同修,不修煉的常人誠念大法好就能得到師父的護佑,作為修煉了很長時間的大法弟子,怎麼反而不行了呢?自己真的要好好問問自己了:幾天學一遍《轉法輪》?多長時間學一遍各地講法?學法時入心了嗎?放下書時還是修煉人的樣子嗎?大的是非面前把握住自己了嗎?日常生活諸事中按照法的標準要求去做了嗎?師父說:「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1]

就身邊長期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學員來看,有的是平時學法少,做事多,有的也經常學法,發資料講真相也做得不少,卻不注重實修。嘴上也說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是迫害、是干擾。可只是停留在口頭上不承認它,行為上卻與常人沒甚麼兩樣。也並不真正向內找。師父說:「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你不是有師父管嗎?」[2]師父關於病業的法已經講得很多、很明、很透了。我們真的要像剝洋蔥一樣的深入的好好找找自己了。

師父說:「正念來自法」[3]。我的體悟是不僅要多學法,還要學好法,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是不行的。我們不僅要保證學法的數量,還要保證學法的質量,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唯有這樣,實修這方面才能跟上來,真正去實修了,在魔難面前也就能正念正行了。

這不是說自己做的就好,我也有做不好的地方,也應該全方位深入向內找。這裏只是寫出自己的一點感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