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執著總協調 是對法理的誤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前幾次明慧發表了是否需要總協調的切磋文章,我感觸很深。前兩年我參加了所謂「總協調人」小組。據我所知我地大規模綁架都是因為大範圍交流、手機被監控定位造成的,都太好為人師了。今天就這兩年的經歷說一下自己個人認識。

現在我地資料點遍地開花,同修互相都認識,也都在有序的做著救人的事。如果說前幾年需要協調的同修多跑跑多付出,把未走出來的同修找出來,成立學法小組,讓大家有個環境取資料互相配合出去講真相救人,真是起了大作用。現在協調同修放下願操心的心吧,我個人認為真不需要整體協調做檯曆、發資料、購耗材了。現在也的確不用統一採購,大家也能該做甚麼就做甚麼了。前年負責總採購的同修被迫害後,現在每個小組都能自己獨立做檯曆了。同修都獨立了多好啊!

師父法中明確說明國外情況不適合大陸。國外的協調人、佛學會負責人都是師父指定的,並不是同修想當領導、執著心指使組織幾個人,在同修中組織活動,指導同修修煉。當然想法也是為整體提高,都不是有意去做。但是基點要對啊,指導同修修煉的只能是師父、是法,而不是我們自己,不能被執著心指使,神神叨叨甚麼大話都說,別人提出來還說別人有嫉妒心。沒有當領導的心怎麼會說別人嫉妒心呢?

我們大陸同修,大部份同修黨文化嚴重,被邪黨灌輸喜歡集體做事大幫哄。前幾個月負責大協調的其中幾個同修聯繫有汽車的同修,每次都是四、五輛汽車二十多位同修去縣裏發資料,包括天天出去講真相一線救人的同修也跟著去,中午有同修請客吃飯,跑一天就為了發資料的那十多分鐘,一輛車就可以解決的事非要追求形式大,太浪費人力資源和財力。目前有四位有車的同修被綁架,一位已被迫害致死,與不注意安全有直接關係。

每星期聚一次就像單位每週開例會一樣,總結發言,說些假大空的話,並不見一句向內找如何修自己的話。看完前段時間明慧發表的切磋文章,我就沒有再去這個小組。離開這個環境才發現自己也有當領導的心,現實生活中沒達到的常人願望,想在同修中實現。

我個人看到的情況是,這幾個所謂的大協調人並不是修煉很紮實的人,也不是法理清晰的同修,在整體中起的負面作用遠遠大於正面的作用,部份技術同修拒絕和她們合作,整體出現間隔。現在其中兩位又開始頻繁組織學員開交流會,解釋師父講過的法。

我們走到今天應該清醒了,幾年前已經出了十多位亂法同修被綁架被迫害嚴重,至今幾位還在監獄受囚禁,應該吸取教訓了。別再給她們市場!指導我們修煉的是法是師父,我們應該聽師父的話多救人,共同督促向內找,而不是同修幫我們提高能走捷徑,不要再給這樣的同修市場了。近一年本地多位同修被迫害,絕大多數同修因訴江被干擾,我們不能只看表面的迫害形式,歸根結底還是我們自己的心招來的。

看到問題寫出來,出發點是不希望同修走錯路。大家還是把心放在實修上吧,形勢好了又把名利心勾出來了。自己不好好修還干擾別人走師父給安排好的路。

師父說:「正法在最後階段了,宇宙中那些干擾的因素也在從學員中拉出那些不能夠精進的,例如:一、理智不清的,二、神神叨叨的,三、執著心不去,越來越膨脹,造成強烈的向外看、向外求,失去理性的。它們干擾的手法,還是叫人在不理性的執著中沖昏頭腦,幹出有損學員、有損正法的壞事,從而使其想回頭從新做好都很難了。因為一旦對學員造成了巨大損害,使一些學員掉下去、甚至處於被淘汰之列,這巨大的業債怎麼還?而且因他(她)而毀的又是大法學員,這與在正法中起迫害作用的有甚麼不同?與邪惡是同罪的。」[1]

我們大家都能靜下心來學習師父的教導,就知道甚麼應該馬上放下。對任何人心的執著,放下還是不放下都是自己個人的選擇,放下不放下的後果同樣也是自己個人來承受的。只有理性、明智的對待,才能走正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淘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